陈向前 川观新闻记者 魏冯

为了解决老人们的上下楼问题,也为了弥补启动资金缺口,今年4月,泸州帝都花园小区和一家企业签约,想试水“公司免费加装,住户有偿使用的共享电梯”,然而,如今半年过去了,共享电梯安装却始终难以落地,不少居民通过四川日报民情热线(028)86968696、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频频反映:“该走的流程走了,为啥子不让我们装?”


居民们的电梯梦卡在哪里?记者调查后发现,在相关部门审查这一关,增设共享电梯一事被按下了暂停键。对此,泸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表示,“这个事情不是不干,是正在研究。”<<<点击查看此前报道


一直“在研究”,帝都花园小区居民们的“电梯梦”一再推迟。来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有专家认为,对于共享电梯这种新事物、新模式,主管部门有疑虑可以理解,但仅靠拖延是化解不了疑虑的,反而会激起群众不满,应尽快详实地调研,拿出可行方案。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韩旭

从4月业主和企业签协议至今,一拖半年还说要研究,这是主管部门典型的不作为、慢作为。


像莲花池街道要求居民签订“免责承诺书”来撇清责任,也是缺乏担当精神的表现。


相关部门不能继续停留在纸面研究阶段,应该积极考察申请企业、考察已安装地区,当前除了云南外,我省绵阳、内江也都有共享电梯安装运行案例。


如考察后可安装,即做好审查监管工作,比如为群众把关电梯质量等。如果考察后发现不宜推进共享电梯,也要迅速决断,对群众做好解释工作,并引导群众以其他合乎规定的方式增装电梯,解决出行困难。


在这个过程中,要始终注意群众的知情权,共享电梯审批进行到哪一步?为什么能建或不能建?都要主动告知群众,以免降低政府公信力。


南开大学中国政府发展联合研究中心研究员

赵聚军

拖着半年还说要研究,是地方政府部门常见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避责心理。这种共享电梯模式,地方积极拥抱外部资本主动介入,既有利于电梯市场良性竞争、完善电梯市场机制,也帮助当地居民解决了筹资难题。


共享电梯涉及上上下下的民生工程。若地方推行共享电梯模式,应对乘坐电梯价格进行合理调控,避免后期涨价。如果企业运营不善乃至解散,也要设计好居民后续电梯保养费用的分摊机制。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涵

引入“共享电梯”后,可找和电梯、小区都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方专门维护电梯,业主交维护费用给第三方,即便企业在电梯运行中途退出了,也可以持续运行。


记者手记

少点畏难情绪、多点应对之策

“曾有过初步方案”“不是不敢,还在研究”……采访中,记者一次次感受到,地方相关部门的纠结,既觉得共享电梯模式,有利于解决群众实际困难,又对新模式充满疑虑,踌躇不前。


面对新模式,新事物,政府部门提前预判风险是正常的,但不能停留于预判风险的幕墙下,犹豫、懈怠、畏难。而需要在积极应对、优化管理中,与新生事物一同成长。


现代社会发展和变化速度极快,从城市共享经济的“互联网+”,到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一桩桩一件件,体现出发展不止、变革常新的社会发展规律,面对这样的社会发展节奏,政府部门也要反思审批速度、考察效率和服务模式是否跟上新时代,少点畏难情绪,多点敢于担当,少点害怕,多点办法,保持包容开放的心态,去接受新生事物一时的不足与不成熟;树立学习创新的精神,融入新生事物的发展变化中去。


在四川有困难,找问政四川。如果您在四川遇到了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请登录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或川观新闻·民情热线求助通道留言反映、求助或建议。我们将充分发挥平台的互动联系作用及舆论监督功能,第一时间传递民声,推动问题得以及时解决——听得见声音,看得见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