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记者 王代强

作为一项森林资源调查工作,当前,我省正在开展林草生态综合监测评价。野外调查具体是怎么开展的?近日,长期从事森林资源调查工作的四川省林草调查规划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张文,向记者讲述了野外作业的一些情况。

图为省林草调查规划院工作人员开展野外调查(下同)。

喀斯特地貌区域暗洞、暗河多,有的地方地磁异常

“正常来说,人只要是意识清醒,能辨别方向,会看地形,就能走出来。”张文说,在野外,饿了可以吃野果树皮,生存几天问题不大。

“一些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环境,是非常复杂的。一些喀斯特地貌区域,暗河、暗洞多,危险性也很高。”张文说,四川就有很多地方长年累月被大雾锁住,比如被称为“中国百慕大”的峨边黑竹沟,还被证实地磁异常,调查人员带的罗盘、指南针不管用,很难找到正确的出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有调查人员在这里遇难。

曾经,省林草调查规划院一支4人调查小组在德阳绵竹伐木厂进行森林资源调查作业,工作做完了,结果突然起大雾。工作人员们只能用测绳将自己的身体牢牢捆在附近的大树上,熬到第二天雾散才开始下山,直至第三天才在地方救援人员的配合下安全下山。

“看不清路时不敢乱动,向前一步可能就是万丈深渊。”张文说。

意外随时可能发生。张文讲述,今年在峨边,调查队员完成调查工作回到驻地后,竟发现带他们的向导没回来,便连夜返回搜山,找到时这位向导已是奄奄一息。原来,当调查工作快结束时,这位向导独自朝另一个方向上山打笋去了,结果不慎掉下了山崖。

明知有危险,为什么还要派人去实地调查?

今年6月,我省启动了四川省国家林草生态综合监测评价,系统调查我省森林、草地、湿地、荒漠化土地等资源本底情况,调查方法有卫星监测、遥感影像、样地调查等。

明知道部分地方有危险,而且已经利用了这么多技术手段,为什么还要派人到实地去调研呢?张文说,这是获取科考数据的需求和抽样理论决定了的。运用卫星、飞机、无人机、监控等,能够从空中观测森林面积,但无法确定森林资源的结构和质量,必须派人到实地现场考察。

调查点位的选择,一般采用抽样的方式确定。而抽样调查是按照一定科学规则布置的,不能随便改动或者不去,否则就失去了调查的科学性,无法准确推演整体情况。

张文讲述,曾经,考虑到部分地方车少、路差、自然条件恶劣,我省在森林资源调查的布点中,有意回避鸡冠山、什邡、千佛山、黑竹沟、宝兴、天全等地的危险地带,采用经验推演的方式进行。近年来,随着野外调查的条件改善,加之“尽量全覆盖调查”的要求,在做好工作安全预案的前提下,可能有危险也必须去。

张文感叹,野外调查的作业对象是瞬息万变的大自然,在它面前人类是非常渺小的。但是为了守护好绿水青山,为生态文明建设出一份力,调查人员总是“明知山有虎也向虎山行”。他表示,野外调查有一套严格的技术规程,对身体素质和野外工作经验有一定要求,在出发前会对作业人员进行必要的培训,但无法确保万无一失。

调查点位上的活儿不多,往往是在赶赴点位途中大费周折

“调查点位上的工作,可能半天就完成了,不过是按部就班测量、记录、采集样本,往往赴点途中才是最费时、最辛苦的。”张文举例说,到崇州的鸡冠山做调查,需要绕道都江堰,提前把帐篷、干粮等生活物资备齐,叫上向导,在山上住一两晚上才能完成。

他坦言,一个规则是,森林资源调查不能交给只擅长野外生存的人去做,因为资源调查具有很强的专业性,花花草草要认识,不然抵达现场也不能按要求完成任务。

森林资源调查工作是一项巨大的考验。目前从装备上,一些林草调查单位的工作人员执行调查任务时,背后没有庞大的后勤队伍一起协作,这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作为保障。

如何提高野外调查的安全性?在张文看来,需要尽可能利用一些高新技术,减少野外工作量,尤其是要加强出行前的培训、求生技能锻炼等基础工作。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像野战军一样配备一些单兵通信设备。

“野外调查不等同于大家在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游山玩水。”张文说,风景名胜区的风险是被提前规避掉的,吃住游行条件是经完善过的。而野外调查的区域,不少是未曾进人的区域,脚下没有路,只能靠探索和开辟,谁也不能肯定向前迈一步就不是个大坑、大洞。

“虽然现在气象预报越来越准,但还没有达到精准预测荒山野岭的某一处几分几秒会起大雾的程度。”张文提醒,普通群众千万不要抱侥幸心理,轻易尝试野外探险。

(省林草调查规划院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