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稳 乐山观察 代玉巍

28年太漫长,但为了寻回丢失的儿子,乐山市夹江县一对夫妻从未放弃,辗转了大半个中国。7月9日,儿子终于回家。

当天,鞭炮声响彻马村镇水库村,乡亲们帮忙招呼左邻右舍,团圆、喜庆的氛围感染着村里的每一个人。最开心的莫过于胡永国和徐玉英,他们苦苦寻找了28年的儿子胡潇回来了。为了庆祝这一天,夫妻二人在农村的老家摆起了九大碗。

认亲仪式上团圆的一家三口

一转身 儿子消失不见了

这一切,还要从1993年说起。胡永国和徐玉英在夹江县城南门口做装裱字画的生意。7月8日的早晨,和往常任何一个早晨一样,徐玉英给了胡潇一碗玉米糊,胡潇乖巧的自己吃了起来。

“哪里想得到嘛,就一眨眼的功夫。”胡永国早早地就出门忙活着字画生意,徐玉英也需要把字画搬到隔壁姑妈家,但就在这会儿,不满3岁的胡潇不见了。

徐玉英立马通知了家里人,报了警,随后疯狂地在附近寻找孩子。汽车站、火车站、乡镇,甚至河边、水井,能找的都找了,却没有任何有关于胡潇的消息。

多年前的寻人启事

“身穿圆领浅黄色红边针织品汗衫套装,黄色短裤,脚穿棕色凉皮鞋。家长敬告各位父老乡亲,有收留者、知其下落或者将小孩护送来者,定有重谢。酬金壹万元。”很快,万元酬金的寻人启事,就贴遍了夹江县城的大街小巷。在当时,1万元的酬金不少。但夫妇二人却没等来任何消息。

这一找,就是28年。寻亲的电视节目有时就像安慰剂,看到结局大团圆,胡永国和徐玉英仿佛也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无数个日夜,夫妻二人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起床后又开始寻子路。

成都,宝庆,西安……1万多个日夜,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却均因当时技术有限且线索缺乏而屡屡碰壁,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坚信一定能与孩子相逢。

DNA比对 茫茫人海中终于找到你

和胡永国夫妻二人一样,不曾放弃的还有夹江县公安局。

幸福的敲门声来自今年6月。夹江县公安局对涉拐线索进行全面梳理排查时,发现胡永国夫妻俩的血样,与远在河南省鹤壁市一名叫小马的男子DNA数据匹配,符合遗传关系,此情况立即引起办案民警高度关注。

这个小马,是否就是胡永国夫妻丢失多年的儿子胡潇呢?公安民警迅速作进一步的信息比对。“我们联系当地公安,找到小马,通过采集他的血样,来复核信息。”夹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吕学宏介绍,经过血样复核,最终确定了小马就是多年前走失的胡潇。

民警助力一家三口大团圆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找孩子的28年,哭了一路。”说起寻子路,胡永国和徐玉英再次红了眼眶。

28年,太漫长。他们最担心的是胡潇想不起回家的路。但他们又不得不去抗衡揪心而孤独的岁月,一遍又一遍给自己打气:“要坚强,要坚定信念,孩子一定会回来的。“

徐玉英正在为团圆的儿子准备汤圆

走失28年 曾辗转三个家庭

胡潇就是小马,小马就是胡潇。

面对事实,小马懵了,似乎只有电视剧里才能出现的剧情,居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经过民警多次做工作,小马逐渐敞开心扉。据河南省鹤壁市刑侦支副支队长吴海林介绍:“胡潇被拐骗到河南后去了三个地方,现在养父母应该是他第三个家庭。”

这是一段怎样的经历?吴海林回忆说:“他最早是在河北市的另外一个村子,他现在养母的妹妹家。但因为夫妻矛盾,仅养了他半年,就转手给了河南濮阳一户人家“。在河南濮阳待了大概一个月后,有人觉得不妥,就和他现在的养父母联系上了。此后的27年,胡潇在河北市安定下来,随养父姓马。

走失多年的潇潇(居中)与外公和母亲

亲生父母是什么模样?这些年他们过得好吗?带着这些疑问, 在河南省鹤壁市警方的护送下,胡潇7月7日回到了离开多年的故土。

认亲仪式上,民警宣读了胡永国和徐玉英的DNA比对报告。这一刻,胡永国和徐玉英失声哭了出来。 压抑了28年的情绪仿佛找到出口。历经漫长的煎熬和等待,心之所向,皆已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