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

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必挑那么大块。

近日,一位研究者指出国家社科基金“西南边疆历史与现状综合研究项目”子课题结项出版成果《广西石刻总集辑校》存在质量问题,并挑出了密密麻麻的错误。

后该课题负责人回应称,他们引用的文献原本存在错误,且引用这些资料,得到了评审专家认可,因此不是课题组的错。

“甩锅”甩得如此之快,只证明课题负责人的骄傲很没安全感。

客观而言,其辩解的语句言之成理。该课题除了评审专家的认可,还于《中国社会科学报》上,刊发了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等多位高校教授点评,称为“研究广西文化不可或缺的文献”“其意义具有普遍价值”。

但核心问题在于,其辩解的起点错了,导致整个辩解过程,再正确也无济于事。辑校课题,单一个“校”字,就包含订正之意,引用文献存在错误,课题组“校”出来,本是承担该项国家课题的核心工作。任谁再强词夺理,也是辩解无力,只会弄得斯文扫地。

而事实也进一步打脸。6月11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网站发布通报,撤销 “广西石刻总集整理”课题。虽然具体调查还在进行之中,但这一阶段性结论,已经搞得涉事专家众败俱伤。

究竟是“学术不端”还是“学术不当”?看客内心自有公道。只可惜以及可叹的是,学术共同体的评议机制,居然没有发挥有效作用,反而为瑕疵涂上一层保护色,这就令人细思恐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