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朝 川观新闻记者 雷倢 摄影 吴枫 视频 甘翠

回龙沟总是笼罩着半山的云,张宣守护的山就在这片云坳坳里。


春节将至,张宣依旧为这片山而忙碌。2月9日,他前往彭州市区参加森林(草原)防火灭火技能知识培训会。“森林无火,大熊猫才能安全。”


而在平时,张宣更多的时间是行走在大山里。 每年第一场雪,大熊猫都会下山来觅食,这是最容易偶遇大熊猫的机会,张宣总会去巡山。


去年12月中旬,回龙沟迎来2020年第一场大雪,川观新闻记者跟随张宣去巡了一次山。


1996年,张宣来到回龙沟的一处林场工作。2001年,张宣又从林场借调到四川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回龙沟保护站,从林场工作人员转变为守护大熊猫栖息地的管护人员。19年里,张宣一直在追寻大熊猫的足迹。


张宣在回龙沟见证了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几次升级。1996年,回龙沟设立保护站;1999年,回龙沟从县级保护区上升为省级保护区;2002年,回龙沟成为国家级保护区。再到2020年,大熊猫国家公园正式成立,保护区的面积也由原先的301.5公里扩大至318公里。张宣也有了新身份——大熊猫国家公园成都管理分局彭州管护总站回龙沟保护站站长。


大山中行走,49岁的张宣锻炼了一身本领,山里的植物他大多都能辨别。看一眼植物,他就能辨别出大熊猫是否会在此生活。因此,大熊猫调查队的队友们送了他一个名字——“辨哥


辨哥说自己就是个土专家,但是从一个林场工人到成为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的正式队员,这中间看过多少书,走过多少路,只有他自己知道。


进山19年

只为寻找大熊猫

尽管在山里追寻了大熊猫19年之久,辨哥还没有见过一次野生大熊猫。每到下雪天,他都会想起18年前的那一场雪,那是离大熊猫最近的一次。

2002年1月,山里第一场大雪来临,周边的村民王朝富在水电站附近看见了正在觅食的大熊猫。他立马通知了辨哥。

辨哥赶上了山,可惜大熊猫已经消失在丛林之中。追随着脚印,辨哥寻到了新鲜的熊猫粪便。粪便的温度,告诉他大熊猫刚来过,粪便不是青色,而是夹杂着些白色,说明这只大熊猫去过人类生活区。

通过熊猫粪便,不仅能判断熊猫行踪,还能判断大熊猫种群数量。

“在第三次、第四次大熊猫调查里,我们都是通过粪便提取DNA来判断大熊猫种群数量的。”辨哥参与了全国第三次和第四次大熊猫调查。

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是我最惊险的一次巡山,差点就死在里头了。”至今回想起那段经历,辨哥都感到后怕。

2014年,辨哥在茂县磨子沟进行第四次大熊猫调查工作。雇佣的向导冒称识路,进山以后才承认自己实际上40年没进过这片大山了——然而,这时他们已经走进了海拔3000米的无人地带。

失去方向,突遇山雨,两条腿都爬满了吸血的山蚂蝗。辨哥叹了一口气说,“当时几乎要绝望了。”镇定之后,凭着多年的经验和手里的地图,他选定了一条安全脱险的道路——先上山避雨过夜,第二天再说。

那一夜,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下,一堆火两包烟,辨哥和向导对坐了一夜。

“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都想放弃了。好在太阳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山梁上。”看着路对了,辨哥终于燃起了希望。

按照计划,辨哥终于在第二天下午,拖着浮肿的双腿,到达了最近的村庄。辨哥找老乡讨要了一晚稀饭,便一头睡去。这一睡就是两天。辨哥说,这是他喝过的“最醉人”的稀饭。

我觉得我算幸运的,在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里,还有很多人受伤。

退

人类活动离开山林

只为给大熊猫腾空间

19年里,辨哥也见证了回龙沟的许多变化。

过去,周边的村民们常常会上山捕猎,设下了很多圈套。

“我们会去山里抓捕猎者和解除他们设下的圈套。”在辨哥的办公室里,有着个麻袋,里面装着猎套。猎套上斑驳的锈迹,透露出了它们的年份。

“我最后一次在山上搜到猎套是2017年,随着宝山村的发展,村民开农家乐也能挣钱,加上保护意识的加强,现在村民不会再上山捕猎了。”辨哥说,况且捕猎是会坐牢的,大家都知道。

在辨哥的记忆中,他最后一次听见枪声,是在2007年,捕猎者也被抓捕,被判刑12年。

现在,村民们常常会说:“有辨哥他们在这里镇起,谁还敢打猎。”“开枪的人不会善终。”

以前打枪的多,很多动物都看不到,现在野猪随时可以看见,黑熊也会下山来吃余粮,连金丝猴的种群也变大了。“辨哥说,现在已经发现了5个川金丝猴种群,每个种群大概有100多只川金丝猴。

捕猎者只是破坏生态的一环,回龙沟里曾经还有一座矿场。“矿场是民国时期修建的,鼎盛时有3000多人,矿场还有自己的医院、电影院。”上个世纪90年代,回龙沟成立保护区后,矿场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医院、电影院早已没了痕迹。但每次巡山时,辨哥都能在丛林中看见早已布满青苔的灶台,记录下那个时代的缕缕炊烟。

矿场留下的矿库也布满了植物,辨哥想利用矿库遗址再设立一个巡护站,“这样的话,巡护人员平日也可以住在山里。”

2008年,大熊猫曾现身过的水电站也关停,给大熊猫们留出更多的生活地带。

对辨哥来说,见不见大熊猫,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只要看到大熊猫栖息地的生态在恢复,大熊猫的伙伴们在增加,通过粪便发现新的大熊猫,他就没有遗憾。全国第四次大熊猫普查结果显示,回龙沟保护站这一片区有7只大熊猫。

19年来,辨哥见证了水电站、矿厂、猎枪的消逝。19年间,辨哥的期待在逐一实现:保护区面积扩大了、生物种群丰富了、人们开始敬畏大自然了。19年间,也有很多他不敢想的事发生了——大熊猫国家公园成立了,这里将提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中国方案。

19年里,他将自己融入进了这片山中,改变这座山,也见证着这片山的变化。惊喜与寂寞、执着与等待、寻找与失落,是辨哥的生活写照。在成都,还有着许多辨哥。

他们走遍了大熊猫栖息地的山山岭岭,只为了守护大熊猫的乐园,探寻人与自然如何和谐共生这一命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