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介绍说,网络犯罪主体开始向低龄、低学历、低收入“三低”人群发展,一些在校学生、社会务工人员都深陷其中。

未来网北京1月25日电(记者 谢青)今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当前检察机关惩治网络犯罪、促进网络空间依法治理情况。

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介绍说,网络犯罪主体开始向低龄、低学历、低收入“三低”人群发展,一些在校学生、社会务工人员都深陷其中。

“网络犯罪的非接触性特点,降低了犯罪悖德感和罪恶感。”郑新俭表示,同时超长的黑灰产业链细化了犯罪分工,降低了犯罪专业门槛。加之超高的收益,致使大量法律意识薄弱、社会经验不足的人步入犯罪“陷阱”。

发布会现场。(钟心宇摄影)

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当前网络犯罪案件数量上升迅猛。近年来,检察机关办理网络犯罪案件以年均近40%的速度攀升,2020年达到了54%。郑新俭表示,特别是战“疫”期间检察机关办理的诈骗犯罪案件中,有三分之一是利用网络实施。在所有网络犯罪中,网络诈骗、网络赌博(包括开设赌场罪和赌博罪)高位运行,成为当前主要网络犯罪形式。

此外,网络黑灰产已形成生态圈,为犯罪持续“输血供粮”。据郑新俭介绍,黑灰产上游为犯罪集团提供技术工具、收集个人信息,或为导流获客、广告推广;中游实施诈骗或开设赌场等犯罪;下游利用支付通道“洗白”资金,构建起完整黑灰产生态圈。规模庞大的地下黑产密切配合,为网络犯罪持续“输血供粮”,成为网络犯罪多发高发的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犯罪手段花样更新,已形成网上网下、境内境外、虚拟现实相互结合,网络犯罪手段方式交织升级。据检察机关不完全统计,当前网络诈骗手法多达6大类300多种,而且还在不断“推陈出新”。

网络犯罪危害叠加升级,需要全民警惕。郑新俭表示,网络犯罪危害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层面相互交织传导,社会危害“量”的积累往往短时间内导致“质”的突变,敏感的生活“小”信息往往会酿成严重的社会“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