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张应芬未能送出的两双绣花宝宝鞋 韦德占 摄

新甘肃·每日甘肃网记者 韦德占 兰天 张永刚 见习记者王昱钧

“老公,醒醒啊,鞋我给你买了,快穿给我看看啊……”

2021年1月8日下午,经抢救无效,年仅39岁的邱军永远地离开了。他的妻子在冰冷的太平间里啜泣悲鸣,几度晕厥。

邱军生前是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派驻庆阳市华池县的挂职副县长。作为央企高管的邱军,生活节俭到舍不得给自己买一双新鞋;而作为副县长的邱军,看到帮扶户的儿子考上大学仍穿着旧鞋,却花上千元钱为他买了两双新鞋……

购物车里的一双鞋

2020年11月17日上午11时,刚刚写完《华池县中央定点帮扶工作自评报告》的邱军突感胸闷气短,在被送到华池县医院检查后确诊为主动脉夹层A型。随后连夜被送往西安西京医院进行治疗,长达9个小时的手术后,邱军终于苏醒了。

12月3日,生命体征逐渐平稳的邱军从ICU转到了普通病区。病房里,邱军和妻子岳丽英闲聊时,说起自己手机的购物车里,半年前就收藏了一双一直舍不得买的皮鞋。

“我给你买,等你病好了,咱就穿着它出院。”岳丽英说。

2021年1月6日中午,邱军病情突然加重,被再次送进ICU,岳丽英心急如焚,一夜之间头发白了一大半。

“病人脑部出血严重!”1月7日下午,医院第一次下达病危通知书。

“病人已经脑死亡,家属尽早准备后事吧!”1月8日上午做完CT检查后,医院再次下达病危通知书。

此时,一直忙于照顾邱军、精神极度紧张的岳丽英才想起答应要买给爱人的皮鞋还没买。她一路狂奔来到西安开元商场,为邱军买了一双皮鞋。

1月8日14时33分,当岳丽英捧着鞋气喘吁吁地来到ICU的门口时,等来的却是一句让她崩溃的噩耗:经抢救无效,邱军永远地离开了……

太平间里,岳丽英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将这双44码的鞋子往邱军的脚上套,但由于身体发肿,不管岳丽英使多大的劲,始终未能将这双鞋给邱军穿上。

“怪我啊……怪我买的太迟了啊……怪我啊……”岳丽英嘶喊着。

缝缝补补的一双鞋

2019年冬天的一个傍晚,刚要下班回家的华池县政府办公室干部魏建飞被邱军叫住。

“小魏,你对县城熟悉,你知道有补鞋的地方吗?”邱军笑着问道。

“……啊?”魏建飞愣住了。

“邱县长,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补鞋啊?”回过神儿后,魏建飞打趣地对邱军说。

“哈哈哈,你看我这双鞋还挺新呢,就只是鞋底有点开胶而已,缝一缝还可以穿嘛!”邱军指着脚上这双穿了五六年的休闲皮鞋认真地说道。

魏建飞带着邱军在县城转了一大圈,没找见一个修鞋的地方。又问了很多人,终于在老汽车站找到了一个修鞋地摊,花了10元钱将开胶的鞋底扎了一圈。

邱军拿起修好的鞋,看着魏建飞得意地说:“你看,这不挺好嘛,至少还能穿个一年半载……”

“邱县长经常下乡,费鞋得很,听说后来又去那里缝了一次鞋。这双旧鞋他又穿了两年,直到生病的时候,脚上穿的还是这双鞋!”魏建飞说。

邱军(左一)带着两双鞋和行李箱来到刘玉金家 (资料图)

作为“升学礼”的两双鞋

2020年7月23日,高考成绩公布当天,邱军从县城专程赶到南梁镇高台村刘玉金家,询问刘玉金儿子刘国荣的考试成绩。

当得知刘国荣的成绩超出一本线十几分的时候,邱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好样的,真给咱村长脸!”也就是这个时候,邱军看见了刘国荣脚上的一双旧布鞋。

邱军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回去后,一直忙于网上直播卖土特产却很少网购的邱军,第一次花了2000元钱从网上买了一双皮鞋、一双运动鞋和一个行李箱。

三天后,开始填报高考志愿,邱军带着两双鞋和行李箱,抱着沉甸甸的高考志愿填报指南和高校招生简章,来到了刘玉金家。

邱军(右一)给刘国荣钱鼓励其好好读书(资料图)

邱军看着刘国荣试新鞋(资料图)

“男孩子一定要有一双皮鞋和一套正装,今后有很多正式场合用得到。考上大学了,就当邱叔叔送你的升学礼物。”一进门就张罗着刘国荣试新鞋,看到鞋合脚后,邱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随后,邱军又详细询问刘国荣填报的志愿,“你想学什么专业,想去哪个城市,这个很重要,别人的意见都是参考,关键还得看你自己。”根据刘国荣的想法,邱军认真地翻阅着手上的资料。

8月下旬,刘国荣如愿被常州大学录取。邱军带着母亲、女儿前来祝贺。

一进大门,邱军就指着刘玉金的妻子张应芬对身边的母亲说:“妈,这就是我经常给您提起的张大姐,她儿子国荣有出息得很呢,考上了常州大学!”谈话间,邱军从自己的兜里摸出了1000元钱往刘国荣的手里塞,“这是邱叔叔给你的奖励,你一定收下,好好学习,自强自立,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不要辜负家人的期望!”

邱军(左二)带着母亲、女儿前来祝贺时与张应芬一家合影(资料图)

邱军为刘国荣填报志愿(资料图)

未能送出的两双鞋

1月16日,邱军去世的第8天,张应芬坐在炕头上,盯着眼前两双精致的绣花宝宝鞋,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自言自语:“来不及了……这下真的来不及了……这辈子都见不上了……”

张应芬看着两双未送出的绣花宝宝鞋流眼泪 韦德占 摄

2020年6月,邱军的儿子出生,他发了近两年来唯一一条与工作无关的微信朋友圈:“感恩眷顾,‘好’字凑齐;感谢亲朋好友,特报喜讯。初次见面,百看不厌;寒来暑往,来日方长;惟愿平安快乐,加油少年,奔跑吧,后浪!”

亲友同事以及华池群众纷纷点赞祝贺,邱军的一条统一回复感动了所有人:脱贫攻坚胜利在望,乡村振兴后继有人……

看到这条朋友圈后,张应芬便暗自决定要以老区人民最淳朴的方式,亲手绣两双绣花鞋作为礼物送给邱军儿子。

可就在她终于做完的时候,邱军却住院了。“去年11月20日,知道邱县长住院后,我杀了一只土鸡,炖了鸡汤,想去医院看他,顺便把做的鞋送给他。但是县委陪护的同志让我别来,说疫情防控期间医院不让看望病人。”言及此,张应芬再次泣不成声。

“我不该听他的啊,当时就应该去啊,进不去,哪怕是站在医院门口大喊一声‘邱县长兄弟,张大姐来看你了’,我也算是心甘了啊……”张应芬掩面抽泣。

1月12日,在得知南梁镇政府代表要去西安参加邱军的追悼会,刘玉金从家步行半个小时,凌晨5点就守在了镇政府门口,请求带他一起去西安送一程邱军。

张应芬看着邱军送给儿子的皮鞋默默流泪 韦德占 摄

张应芬发朋友圈悼念邱军 韦德占 摄

1月12日上午9时,在邱军遗体告别仪式现场,哀乐低回,从北京、安徽、陕西、甘肃各地赶到的领导、同事、父老乡亲心情沉重,泪眼婆娑,纷纷与邱军作了最后的道别。

此时,张应芬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点点滴滴,此刻我的内心是满满的回忆,你看的让我们两个娃顺利上了大学,千言万语就像亲姐弟一样,你刘大哥去送你了,兄弟,你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