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去的2020年,每个人都感受和体味着这个特殊年份给予的特别体验。很多人经历了疫情后,坚定地选择了相信爱情、相信婚姻。记者日前从民政部门了解到,2020年全市共办理结婚登记51730对,和2019年结婚登记74761对相比,数量有所减少,但在疫情考验下,这5万余对新人的爱情,更显得坚贞和珍贵。

5万余对新人中,有经历多年“爱情长跑”的异地恋人,有离婚十多年又复婚的老夫妇,也有经历过失败婚姻,终于下决心再次迈进婚姻殿堂的中年人……连日来,记者走访哈市各区婚姻登记部门,听工作人员讲述疫情下的爱情故事。

“能朝夕相伴,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辞职回哈结婚 结束八年异地恋

32岁的张斌和孟小骄是一对相恋八年的异地恋情侣。因工作原因,张斌一直在外地工作。去年,因为疫情影响,春节后张斌一直留在哈市。“经历这场疫情后发现,我们的终身大事不能再往后推了。”张斌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小孟是个很体贴的姑娘,她一直鼓励他安心工作。但疫情之下,他觉得不能再等了,再也不要和她分开了。

于是,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张斌辞去了外地工作,在去年8月份和小孟登记结婚。婚后,张斌在哈尔滨重新找了份工作,尽管收入少了一大截儿。张斌说:“能朝夕相伴,就是最大的幸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去年登记结婚的新人中,25岁—34岁年龄段的有45244人。在这些适龄新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在外地工作,因为疫情原因返回哈市,然后登记结婚组建小家庭的。新人林女士告诉记者:“现在才明白,赚钱、忙工作固然重要,但永远不要让爱情一直等下去。要说这一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珍惜’这两个字的意义变得更重了。愿你我都能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

“你又是我老头儿了,从现在起又归我管了”

离婚十年的他们 年过古稀时复婚

“你又是我老头儿了,从现在起又归我管了!”70岁的许阿姨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还热乎的结婚证,眼中带笑地看着身边的老伴。年过古稀的他们,当初离婚时想过从此不再联系。在经历突如其来的疫情后,已经分开10年的二人又重新发现了对方的优点,找回了逝去的爱情。

过了大半辈子的老两口,性子截然相反。许阿姨爱热闹,热心肠,快言快语。老伴性格内向,喜欢安静。两个人结婚几十年总吵架,也没有什么大矛盾,都是过日子中鸡毛蒜皮的小事。

十年前,好容易挨到了退休、子女都成家立业,许阿姨和老伴却办理了离婚手续。本以为此生不会再有交集的二人,没想到因为一场疫情重新走到了一起。

“我每天通过孩子们叮嘱她出门要多注意,谁知她也是一样惦记着我,自己好不容易买到的消毒液,还分我半瓶。”许阿姨的老伴表示,在那一刻才知道,其实二人心里都有对方。

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2020年全市共有11356对复婚的夫妻,占全年结婚人数的22%。

道里区民政局婚姻登记科张科长对记者说,虽然去年上半年实行了预约登记,但来复婚的夫妻仍然不少。有的甚至已经离婚十多年,在经历了这次疫情后,两个人发现心里还是放不下对方,才明白什么才是人生最重要的。

“靠谱的爱情不是‘我爱你’,而是‘我如何去爱你’”

送口罩酒精帮抢菜 胜过送钻戒

39岁的陈女士和40岁的罗先生都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两年前经朋友介绍,两人相识相爱,但因为之前受过感情的伤害,陈女士对再次走进婚姻殿堂心存畏惧,结婚的事也就一直耽搁着。

“疫情来临,口罩、消毒液、酒精都成了稀缺品,那时候我家里什么都没有,真是心里没底儿。”陈女士告诉记者,一天早上男朋友罗先生来电话,让她下楼到小区大门处接收两个大包裹。回去打开一看,是口罩、酒精、还有蔬菜、水果。后来,陈女士才知道,罗先生当时把托朋友辗转买到的口罩、酒精都给了她,还特意去超市买了蔬菜、水果。后来每隔三四天,只要罗先生出门,总要采购双份的生活用品、水果、蔬菜、肉鱼,给陈女士送去;陈女士每次也是将自己在家炸好的丸子,蒸的包子、馒头,包裹好递给罗先生。二人隔着小区大铁门进行交接。

“那两个多月,我们不是每天都见面,每次见面也都是简短地问候一下,根本不会谈情说爱。”陈女士说,“人到中年,再次择偶慎之又慎,爱不是口头上的你想我、我想你;爱你,就是护你周全,是整日朝夕相处还没有彼此厌倦。”去年7月份,他们终于登记结婚,发了朋友圈进行“官宣”。有好友在下面留言“有大钻戒吗”,陈女士回复“他将口罩、消毒液都让给我,这份情谊胜过大钻戒”。

“婚前‘谈钱’不伤感情,可以避免婚后出问题”

追求纯粹爱情 他们为婚前财产公证

小杨和小孙这对“85后”新人,去年历经七次预约登记,才领到结婚证。好事多磨的原因是,二人因为婚前财产协商而将登记的日子一改再改。

“我们二人都是自己创业,打拼几年下来,挺幸运,还都小有成就,当然也有一定的贷款。”小杨说,原来也没想过要做婚前财产公证,两个人在事业上属于“势均力敌”,但这次疫情,让他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他认真思考了婚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让他和小孙婚后的感情更纯粹,不让各自经济上的事干扰到爱情。于是,他向小孙提出婚前财产公证的想法,女方也欣然同意,二人都认为谈钱不伤感情,而且房产、财产包括债务,这些在结婚前都明确权利归属,其实就是为了避免婚后“出问题”。

受疫情影响,哈市各区、县(市)婚姻登记部门都在去年实行过几个月的预约登记,虽然结婚登记的总体新人数量要低于上一年,但新人们对于结婚更趋于理性。道外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负责人王利平告诉记者,去年大部分预约结婚登记的准新人们,不会去选择所谓的谐音“好日子”“大日子”,大家都很自觉,不扎堆不聚集,有一些准新人们会选择生日、纪念日等相对来说比较有个人特色的日期,和工作人员提出请求能否预约,一旦预约不上,也都通情达理地同意换个日子预约登记。

实行预约登记,也让个别头脑一时发热的年轻人有了冷静期。一位小伙子曾打电话预约了两个月后的结婚登记,可在登记日期的前一天,工作人员与他确认时间时才得知,这对恋人因为多了两个月的“相恋时间”,进一步了解后,发现彼此并不合适,已经分手。电话里,小伙子一再表示,挺感谢这两个月的等待,如果婚后再发现不适合,对彼此的伤害更大。

(文中新人均为化名)

数据

2020年,全市共办理结婚登记51730对,其中,南岗区5763对、道里区5015对、道外区3227对、香坊区4539对。25岁—34岁年龄段的有45244人。全市共有11356对复婚的夫妻,占全年结婚人数的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