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父亲母亲:

你们好,时间过得真快,你们也即将进入“杖朝”之年,在即将到来的新年里,作为儿子我也离“知天命”的年龄越来越近。

前两天在一个小饭馆吃饭,听老板和一个顾客聊天,说起了过年,大概是这样的,顾客说:快过年了。老板回应:小的时候,觉得一年年慢得很,总是盼着过年哩。现在,感觉一年年快得很,又要过年了,人这一生过了二十岁以后就感觉一年一年过得很快,我今年都五十多了,这几十年嗖嗖就过完了。

听他们的对话,我的内心也觉得是这样的,我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上大学了,可我脑海中总是他刚从医院抱回来时,放在单人沙发中的样子,54厘米的长度。

回想起来,还是儿时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年过得有滋有味,虽然我们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工作,但是过年时家里还是给我和姐姐置办新衣服,快过年的时候父亲总是领着我和姐姐上街置办年货,我们的年过得也很幸福的。

亲爱的父母,说到过年,在这里我要向你们真诚地道一个歉,记得那是我上技校的最后一个寒假:大年三十,你们和姐姐在家里包饺子,我当时说去父亲单位的办公室睡一会,说好的晚上12:00回来吃饺子。谁知道,在路上碰到一个要好的同学,叫我去他那里,当时他姐姐回家过年,他要去照看门户,我一看时间还早,就和他一起去了。到了之后,他还约了一个同学,我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聊天。其实我心里是忐忑的,总惦记着12:00吃饺子的事,不过喝着喝着,就把这件事放在了脑后。这杯酒一直喝到了凌晨,我们几个将就着迷糊了一会。大概早晨6:00我赶紧往家里走,回到家,姐姐与母亲看到我,就给我使眼色,我就知道没在父亲办公室睡觉的事被父亲知道了。

姐姐偷偷地告诉我:父亲12:00不见我回来,去单位找我。单位的大门当时锁着,父亲还是翻门进去的,一看我不在,又翻门出来。回家之后,就不太高兴。我做好了挨批的准备,谁知父亲看见我回来了,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今天过年哩,我就不说你了。于是让母亲赶紧给我下饺子,我吃着热腾腾的饺子,心里也热乎乎的。

在这里,我想说一声,对不起了,亲爱的父亲,我知道你原谅了我。

其实,我明白父亲的原谅,是你作为一个长辈,对孩子的理解,你可能知道,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朋友圈,有时做些自己的事情,虽然有些“过分”,但总的情况都在掌握之中。

进入工作岗位后,我才感觉到,那个除夕夜,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从此之后的除夕夜,我们这一家子再也没有在一起过过年了。

因为我在生产一线工作,而生产一年到头是不停歇的,机器在运转,就需要工人去操作,这样在离家近百公里的我就只能在工厂度过每年的除夕夜,只能利用轮休的时间回家匆匆和你们小聚一下。

刚开始姐姐还能回家陪你们过个年,等到姐姐结婚以后,由于有出嫁的女子不在父母家过年的习俗,姐姐除夕夜自然也不回来了。家里就剩下你们二老了,虽然父亲每年依旧挂红灯笼,贴红对联,但是这个年已失去了往日的欢乐。

所以,在这里我要再一次向父母亲真诚地说一声:对不起,这件事一直让我这几十年来忐忑不安。

现在好了,随着父亲的退休,我们一家人又住在了一起,虽然姐姐还在省城,但是与我们之间只有50公里的路程,在高速路上,开着自己的车,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说团聚就团聚了。

又要过年了,给你们说起过年的往事,看着现在的条件,你们总是开心地笑一笑,而我忐忑了几十年的心情,从此也不再忐忑。

亲爱的父亲:我想对你说,今年过年咱家一定挂一个大大的红灯笼。

祝你们健康长寿!

你们的儿子:杨靖军

2021年1月16日

(作者:陕西渭河煤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杨靖军)

过年母亲在包饺子

全家照片

编辑:秦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