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记者 刘志杰 张杨

“我国进口油气用汇2192亿美元,其中64%是来自美国控制的中东和南美,且要经过马六甲海峡。目前我国油气资源面临巨大的供应链安全。”

11月19日在蓉举行的2020年四川省经济和社会发展专家论坛上,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原主任王海林分析指出,我国在能源领域对外依存度高,供应链风险较大。而四川在能源领域,具有“多水富气少煤缺油”的先天性清洁化优势,完全可以进一步放大优势,在完善国家重大产业链供应链方面做出贡献。

具体而言,他建议加强对页岩气开发的重视;在攀西、甘孜阿坝、盆周等水电资源富集的地区,应支持电力开发企业实施区域水风光电力资源一体化开发。四川是唯一具有用清洁能源生产清洁能源的地区,王海林建议四川应进一步优化水电供应方式,降低光伏制造业用电成本,研究用光伏发电制造光伏装备、实现光伏全产业链良性循环的产业创新模式。在锂电池、锂储能、钒储能电池领域,我省资源丰富,但下游断链,应组织产学研合作的技术攻关与招商引资。在氢能源领域,重点是降低制氢与运输成本,沿长江布局加氢站。

王海林认为,四川可以建成国家倡导的“水风光气氢储一体化”“源网荷储一体化”的全产业链清洁能源供应基地,将能源产业发展成万亿产业,这样国家能源安全也获得更可靠的保障。

除了能源产业供应链有风险,王海林还指出,粮食和集成电路产业一样存在类似风险。他建议四川可以运用现代生物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弥补国家食品产业短板,“比如,中国化工集团拥有的天然气生物发酵制单细胞蛋白技术,就可以大规模生产单细胞蛋白,用于饲料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