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记者 张彧希

这朵“云”,并不像想象中轻盈。它最直观的表现,是位于成都益州大道的共3栋五层高楼内的大数据中心;

这朵“云”,很大很大。全省的2+5+X的节点全部算上,可以容纳超过20万家企业的全部数据;

这朵“云”,很有料。“云应用”包括企业文件共享协同和文件管理、重要数据备份、AI计算、智慧楼宇、综合办公……这份长长的清单,可以列上两百项。

它是四川电信打造的“天翼云”,也是我省推动“中小企业上云”工作中所指的那朵“云”之一。

这朵“云”什么样?怎么上?上了能干啥?川观新闻记者在四川电信,实地了解这朵“云”。

特别海量,特别有料

成都高新区益州大道中段1666号,中国电信中国西部信息中心。4栋5层高的灰色楼房,从外表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但走进云数据中心大楼,场面却有些震撼:一排排黑色的机柜像一个个小型集装箱,整齐排列,一眼望不到头。

“大数据中心中存储了企业的海量信息。”中国电信四川省分公司云锦天府事业部解决方案及运营总监马星说。

这还不是全部。按照四川电信“2+5+x”的大数据中心战略布局,“2”是指西部信息中心和空港新城两个省内核心节点,“5”是指5个区域中心节点,“X”是指覆盖全省21个市州的若干边缘数据中心。

这么多机柜中的一些服务器中,存储着省内一家知名酒企的全部数据。“大约就相当于10万部高清电影吧。”马星打了个形象的比喻。

要有效储存和管理这“10万部高清电影”,对于一家专注于酿酒的企业来说,无疑是个令人头疼的难题。

“原有机房有30来个机柜,只有两个人来负责这项工作。”这家企业的负责人曾这样向马星诉苦。

“搬家”,是“上云”的第一步。双方达成合作后,公司的信息化系统数据全部搬迁到西部信息中心,企业的ERP数据、OA数据、财务数据、电商网站等,也就是那“10万部高清电影”。

这朵“云”给企业提供的,是1100核vCPU、120T的数据存储盘、700M的互联网带宽。枯燥的数据不懂没关系,总之就是特别海量,特别牛。

“最直观的效益,就是企业节省了近40%的年信息化运营费用。”马星说。

这也不是全部。依托这朵“云”,可以做的事太多太多。

比如,在云平台上打造的“魔镜”应用平台,可以整合工厂里的每个摄像头,将各个摄像头采集的数据打通,并对数据进行判断分析。“尤其是一些化工厂里的重点危化区域,温度、湿度、人群等数据传回西部信息中心后,云大脑会自动分析,并为企业自动推送异常数据。”

再比如,企业下载依托云平台的工业添翼APP,就可以将所有产品资料、公司介绍全部装进一部手机,并以3D全景方式呈现。参加会议、展览时需要运送一车纸质资料已成为过去。

再比如,在四川电信打造的智慧园区平台上,通过数字化管理企业生产能耗,通过5G控制工厂的机床,正潜移默化地催生工厂走向产业数字化。

“云桌面”“私密云”“云备份”“云名片”“云等保”“云迁移”“GPU云”……在马星拿出的部分重点产品表格上,各种项目排得密密麻麻。

几年磨合,需找准“痛点”

这样的一朵“云”,是不是堪称完美?其实也不尽然。

“中小企业上云的意愿都很强,但他们的整体规划能力不强,在信息化的很多环节都需要帮手。”马星说。

数据的搬迁、后期的使用和运营,很多企业完全不具备能力,需要专业人员支持,而四川电信全省的属地专业团队可以提供云网一体化定制服务。

“另外的问题是云的安全也非常关键,重要的业务系统应购买相应的安全产品和服务,保驾护航。某企业忽视了安全问题,遭受了黑客的恶意攻击,造成重要客户的数据丢失。这个损失,就不是钱能挽回的了。”马星说。

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企业对网络安全关注不够的现实。“很多企业是不具备体系化的安全管理能力的。”马星说。如果在自己的机房建服务器,企业的网络带宽有限,面对网络攻击时根本无计可施;但如果上云后,由电信的海量带宽联动来抵御攻击,就容易得多。

“而在费用上,如果按三至五年的生命周期成本来看,企业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平均成本要下降40%——50%左右,“这主要包括设备成本、基建成本、电费支出等。”马星说。

另一个“痛点”在于,如何对每一个不同门类的制造业企业,做出有针对性的上云方案。

“几年的磨合下来,我们也感觉到,对不同行业的企业,应该因地制宜,找准不同的需求点,不能拿一种模式来套。”马星说。

四川电信一直在陪伴企业的成长。在马星拿出的一份针对食品制造企业的上云方案中,包括生产资源管理ERP、生产执行管理MES、工业设备上云、数字化车间、门店销售管理和精准销售、产品预测性服务等。

“这个方案的特色就在于精准营销。因为食品市场竞争激烈,生产企业对销售数据十分敏感,需要精准、快速的数据收集与反馈,以便快速调整生产指令。对于制造企业上云,不仅仅是成本降低,更重要的是打通了设计、生产、销售、管理、决策的数据链条,通过数据关键要素促进了效率和经营收益的提高。”马星说。

【专家点评】

四川大学工业互联网研究院  刘畅 博士

要加快我省工业互联网发展,必须要提升工业互联网平台运营水平。

一方面,要加速推进制造业数字化发展进程。加强企业数字化发展顶层设计,做好企业业务流程、用用发展、系统互联、平台建设、数据共享、数据安全等方面的统筹规划,为企业数据无缝流动奠定基础;持续推进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电子商务等有机结合、互促共进,加快研发、制造、管理、商务、物流、孵化等创业创新资源数字化改造和平台化共享;组织实施云工程,鼓励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带动中小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促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

另一方面,要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监测分析服务平台建设。制定一批规范,重点制定工业互联网平台数据接入、运行监测、评估评价等规范;加强监测分析服务平台与重点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数据对接,为监测分析服务提供平台运行、工业APP、上云设备、上云企业、相关产业运行等方面的基础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