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要充分认识、倍加珍惜世界自然遗产这张城市名片,用世界级的理念、世界级的标准来重新审视、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万宏蕾  编辑顾佳贇

盐城聚龙湖畔

初秋的盐城条子泥湿地,风大、微寒,但格外热闹。眼下,数以百万计的南迁候鸟正在这里栖息、换羽、觅食,其中不乏勺嘴鹬、黑脸琵鹭、卷羽鹈鹕等珍稀鸟类。潮涨潮落间,海鸟翔集,蔚为壮观。

除了“鸟类天堂”,再往前走是时而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时而肆意生长的野生林。这里有华东地区面积最大的平原森林,经过50多年的孕育,成片的树林从无到有,倾斜着躯干,在盐碱地上奇迹般生长。

湿地资源,特别是沿海滩涂湿地,是盐城最具特色的旅游资源。申遗成功后,盐城黄海湿地旅游迅速升温,成为“网红打卡地”。

“拓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高标准推进黄海湿地生态旅游业发展,提升条子泥、黄海森林公园、麋鹿和丹顶鹤自然保护区等景区品质,加强湖荡湿地旅游资源整合,构建全域旅游、全景世遗的旅游空间格局。”针对后申遗时代如何增创生态价值,盐城市委书记戴源这样说。

全球最佳观鸟点

条子泥位于盐城市东台弶港镇东部。“这里独特的地理位置,波浪通过浅滩能量减弱而潮汐作用相当活跃,从而发育了大范围的淤泥质浅滩,造就淤积淤涨型海岸带,”盐城市黄海湿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吴其江告诉本刊记者,“丰富多样的滩涂湿地生态系统、浩瀚无边的芦苇荡、一望无际的野树林,引来了野生丹顶鹤种群和它的伙伴们来此栖息,也吸引众多观鸟爱好者前来”。

“勺嘴鹬在中国”公益组织成员李静介绍说,“我国现在1400多种野生鸟类中,江苏有500种左右,大约有400多种会在东台沿海滩涂出现。在条子泥湿地发现的涉禽种类创下世界之最”。

“丹顶鹤常常以家庭为单位成小群活动,鹤类的警惕性很高,人离很远的时候已经开始伸长脖子观察周围的动向,受到惊吓时会群体起飞并发出高亢的叫声。”观鸟爱好者李惠群周末的清晨经常会在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附近寻找野生丹顶鹤的踪影。

“保护区周边的农田是它们喜欢栖息觅食的地方,这边的芦苇面积不大,密度也不高,里面的鸟类更容易被发现。”李惠群解释,“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可爱的鹤宝宝跟着父母出来觅食。这里是目击丹顶鹤概率最高的地方。”可以说,也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冬季拍摄野生丹顶鹤的最佳选择地。

“条子泥天然的湿地资源非常优越,不但面积大,质量也好,”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王寿兵说,“这里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太平洋西海岸最后一片没有遭到污染的天然湿地”。

“农历每月初一和十五的前后会有二次大潮,潮水涨起时,散居在海边觅食的海鸟被浪水驱集至岸边,生成壮观的鸟浪;海水再次涨起,滩涂即将全部被淹没时,海鸟们纷纷起飞躲避,等候退潮再次捕食。”李惠群说,“场景非常震撼。”

有的发烧友甚至自己购置几十万元的装备用来观鸟、拍鸟。盐城一年四季都可以观鸟,根据候鸟迁移习性,每年3月到5月、8月到11月是鸟类迁徙高峰期,从11月到次年2月是冬候鸟的旺季,4月到8月则是夏候鸟的旺季。

为此,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观鸟爱好者专门搭建长达110米的生态观鸟长廊,这里天然形成的柳树林中聚集着近4万只鹭鸟筑巢栖息,观鸟爱好者在长廊可以随时观赏它们相互追逐嬉戏的景象。

目前,保护区的“中国盐城丹顶鹤主题馆”已全面对外开放,这是中外尚属首家以丹顶鹤为主题的展馆;另外,盐城东台市已着手启动条子泥“勺嘴鹬之乡”品牌申报注册,东台与上海成功签约康养产业合作、鱼米之乡康养共建等一批项目也正在进行中。

“2019年9月盐城举办了首届国际观鸟节,下一步计划借鉴美国、欧洲的一些做法重点发展观鸟休闲旅游,以鸟类为主体的文创产品也计划大力推进。”吴其江说。

假日里的条子泥景区

用好名片不能就盯着旅游

“未来,盐城要充分认识、倍加珍惜世界自然遗产这张城市名片,用世界级的理念、世界级的标准来重新审视、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戴源说。

顶着世界遗产这块金字招牌,如何抓住机遇发展生态旅游,成为摆在盐城面前的新课题。

“作为黄(渤)海湿地世界自然遗产申报的牵头方,盐城承担着为全人类保护生态原真性和生物多样性的历史重任。以自然保护区、湿地公园和湿地保护小区为主体的盐城滨海湿地,不能大规模开展旅游活动和旅游设施建设。”吴其江说。

根据盐城全市旅游发展计划,“遗产申报地珍贵的生态资源在明确要求严格保护的前提下更多地被用作提升地区知名度,而非主要游览空间。第一期两处提名地内目前没有开放旅游。”吴其江说。

开放旅游的区域为遗产申报区三处展示区:盐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展示区(丹顶鹤湿地生态旅游区)、大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展示区(中华麋鹿园景区)、条子泥湿地保护管理区。吴其江介绍,“这三处展示区游客近年来基本稳定在25万人次,盐城对于保护区旅游的区域、人数、形式均有严格要求,遗产申报区和缓冲区要严格分区管控。”

有一种观点认为对于自然保护区要“不出现人类活动的痕迹”。对此,吴其江纠正说,“保护环境不是排斥所有的人类活动,只是人类活动必须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标准。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关键看我们怎么用。就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言,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是核心区人鸟无涉、缓冲区于鸟有益,实验区于鸟无害。”

“良好生态本身蕴含着无穷的经济价值,能够源源不断创造综合效益,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发展生态旅游,世界自然遗产这张牌,盐城肯定要打,但绝不是胡打乱打。”盐城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陈锦还告诉本刊记者。

“提名地的环境整治,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和技术,还有智慧和技巧,以及更多的创新思维。”吴其江说,整治不能仅停留在修桥铺路、清运垃圾、绿化美化上,更重要的是把提名地周围的社区存量资源进行整体盘活,农业、旅游业怎么做,工业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这些都应该在国际要求的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重新梳理地方发展思路并调配资源。

比如,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江苏省“十三五”重大旅游项目——盐城大洋湾6000亩的核心景区便是盐城市向生态型城市转型的一张新名片。

位于盐城主城区东侧,毗邻盐城国际机场和东环高架路的大洋湾景区,地形上带有两个“W”形的河道,自然风光秀美,素有“绿水瀛洲”的美称。

早在2005年至2011年间,大洋湾景区的定位方向为,打造以生态、运动、休闲、体育为主题的大洋湾生态运动公园项目。伴随着盐城地方发展思路的变化,有关大洋湾景区的规划定位和开发也随之更新,直至2015年,这一变化被明确为从生态运动公园项目向综合型、复合型的生态景区组团项目转变。

2017年,国家住建部正式批复大洋湾景区为国家级湿地公园,江苏省更将其列为省“十三五”重大旅游项目,在盐城市2017年“十三五”城市建设总体规划中,也将大洋湾生态景区列为重点改造项目。

“大洋湾项目实施前,盐城大市区内景点较少,人流量不足,景区所处位置道路不畅,环境脏乱,当地居民生活质量也不高。”陈锦还介绍,通过保护性开发,尤其是周边污水管网配套建成,景区水环境和水质得到大幅改善,景区内原有的湿地资源也得到更好保护。

“现在,周边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当初荒凉景象不复存在,换来的是集城市风光、休闲度假、游乐观赏、健康养生为一体的文化旅游休闲集聚区,这里也是盐城全域旅游的‘圆心项目’和长三角地区生态旅游胜地。”陈锦还说。

根据规划,围绕“遗产+”新经济,盐城未来将重点改造提升丹顶鹤湿地生态旅游区、中华麋鹿园,新建盐城野生动物园、袁家尖度假岛,加快改造提升新洋港老街、黄沙港渔港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弶港世遗小镇,完善提升野鹿荡特色生态旅游,科学实施蹲门退养区生态修复。积极推进环黄海生态经济圈建设,全力创成国际湿地城市。探索绿色发展和生态富民有效路径,实现“有风景的地方会有新经济”美好愿景。

盐城九龙口国家湿地公园

乡村旅游“新地标”

从四川老家来到盐城发展旅游民宿的张韬称自己是“新盐城人”。得知盐城湿地申遗成功的当晚,他们立刻在自己的公号上推送了几篇宣传文章,“我们的旅游民宿距离丹顶鹤湿地保护区就10分钟车程,一半以上的客人来自北京、上海、青岛等地,亲子游居多,丹顶鹤湿地是吸引他们前来度假的最主要因素。”

盐城的乡村大部分是中间一条笔直的小河,既是行船通道,也是灌溉农田的水源,十几二十户人家的居所次第有序地建在河两岸,每个院子由2到3个体量小巧的房屋自然围合,房屋外围不设院墙,最大限度让院子与门前的水和房后的田融为一体,这种苏北水乡特有的风格,颇有归田园居的意境。

张韬的民宿便建在这样的村落里:村里有会编芦苇草鞋的大爷、擅长画牡丹的农民画家、擅长刺绣的大婶、专职饲养丹顶鹤的养鹤人……游客可以赶海拾贝、夜光垂钓、喂食丹顶鹤,还能与村民深入互动。

“高铁一通,盐城全面融入上海的‘一小时经济圈’,盐城与上海等地之间的时间和空间距离再也不是障碍,这将为盐城旅游业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客源基础。”陈锦还说,另一方面,旅游业态的打造不仅直接拉动了区域资源的有效升值,还拓宽了盐城当地百姓的增收渠道。

最直接的反映在:“申遗成功之后,从上海等地拿着‘长枪短炮’来拍摄鸟类的自驾游客明显多了,海边观鸟区的几个村子农家饭馆生意也明显火了。”东台市弶港镇巴斗村党总支书记祝致前说。

践行“新经济就在风景里”的理念,大丰新丰镇以建成“旅游目的地”为目标,打造的荷兰花海郁金香产业辐射周边8个村,从赏花买花到花艺作品拍卖,每年推向市场种球盆栽300万盆,带动3000多农户每年户均增收3万多元,旅游扶贫脱贫贡献率达80%。

“盐城在促进旅游高质量发展、形成文旅品牌的同时,通过流转土地、经营农家乐、景区内再就业、承租商铺摊点等方式,当地百姓也享受到了旅游高质量发展带来的红利。”陈锦还说。

以大丰为例,2019年大丰累计接待游客1256万人次,实现景区门票收入1.3亿元;景区综合收入3.4亿元;旅游业总收入111.2亿元,同比增长10.1%。旅游业增加值53.62亿元,分别占地区生产总值、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8.2%、15.9%,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对于以全域旅游增创生态价值,大丰区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党委书记、局长陶耸这样理解,全域旅游要“发于产业、成于共建、高于文明、落地于人民”,全域旅游的整体发展必须要建立在生态保护的基础之上。

根据2019年印发的《盐城市委市政府关于加快全市旅游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一步盐城将整合资源、放大品牌,激发活力、开放合作,到2021年底,盐城市旅游高质量发展格局基本形成,努力将盐城建设成为国家生态湿地特色旅游目的地和长三角生态旅游康养基地。

“盐城拥有独特的旅游资源优势,应该抢抓发展机遇,顺势而为,大力发展全域旅游,促进全域旅游城市的建设。”戴源指出,“全域旅游是打破行政界线的框定,将区域作为整体进行规划,是资源整合、产品丰富、社区参与、权力协同、产业链延伸的系统旅游。”

青山江海不负人,盐城的生态旅游渐成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