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1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发出“七连问”。美方在其他国家开展生物军事化活动,早已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据报道,美国在包括中东、非洲、东南亚以及前苏联的25个国家和地区设有许多生物实验室,仅在乌克兰就设立了16个生物实验室,其中有些实验室所在地曾经爆发过大规模传染病。据《今日美国报》报道,自2003年以来,美国国内外生物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这些接触可能导致直接接触者被致命病毒感染,病毒经由这些个体传播到社区,就会形成流行病疫情。

“美国为什么满世界建设如此之多的生物实验室?为什么要以军方为主导建设实验室?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美国从相关国家攫取了多少敏感生物资源和信息?实验室是否符合安全标准?是否存在泄漏隐患?为什么十几年来美国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这些问题只有美国政府能够回答,真相也只有美国政府才能提供。”赵立坚说。

从数十万米外的太空,利用卫星影像,可以看到美国在全球部署生化设施的情况。在美国谷歌公司“谷歌地球”提供的卫星影像中,这些生化实验室都直接标示。

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陆军实验室位于美国东部的马里兰州,1943年设立时即开展生化武器研究。在美国大众文化中,它是“生化魔窟”的代名词:从上世纪90年代的电影《恐怖地带》到2019的连续剧《血疫》,以及一些电子游戏产品,都以这处实验室为背景或原型。

根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自上世纪50年代起,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就有平民雇员因炭疽病死亡,美军方也承认,曾伪造其死亡证明为“支气管炎”。

1988年至2007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基地中心区进行了扩建(红圈A),并在东侧环场道路外新建了一个区域(红圈B)。

《自然》杂志2006年8月指出,美国计划对德特里克堡设施进行大修,并建造一个新的“生物防御研究综合体”,包括以P4最高生物安全级别运行的实验室。

尽管遭遇反对,但德特里克堡扩建计划仍在2008年顺利完成。

值得关注的是场地中间的建筑(红圈C),它与周边区域有较大空间隔离,由一条道路单独连接。

《巴尔的摩太阳报》曾报道说,这里被称为“B区”,用作废弃设备和材料存放场。美国环境保护署则回应,实验室附近土壤中发现了以致癌物为主的有毒物质,且地下水也被污染。

根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这个基地长期对炭疽、裂谷热等进行武器化研究,研究对象也包括SARS、埃博拉等全球最受关注的传染病。

2008年开始,环场道路东北开始扩建(红圈D)。在2015年又铺设了大量太阳能板。

红圈B区域主要为大空间单体建筑,可能用于存储物资。从2007年到2018年,这个区域持续扩建、改建。

德特里克堡处于高密度生活区中,紧邻居民区。根据图上测量,实验室距离东南侧的学校直线距离约2.6公里。

2019年,因一系列事故,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一度被关闭。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实验室已于2020年3月27日全面恢复运行。

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2020年2月数据,美国国内有13家正在运行、扩建或规划中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以及多达1495个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

根据俄罗斯官方的说法,美国目前在全世界建立的生物实验室已超过200个。尽管美国声称在海外设立生物实验室,目的是进行生物监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研发防御生物袭击的手段和方法,但其真正意图和高度的不透明性已引起多方质疑和警惕。

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中央参考实验室(Central Reference Laboratory),由美国投资1.02亿美元建立,2010年启动建设,2015年9月开始运行。

阿拉木图中央参考实验室建设过程。多家外国权威媒体认为,鼠疫是这家实验室的重点研究对象,其他对象也包括炭疽和霍乱等高风险疾病。

2013年,中央参考实验室建设情况。美国也在哈萨克斯坦的其他地区建立了生化研究机构。来源:VISE网站

中央参考实验室同样位于繁华市区,周边分布学校、居民区、公交公司、立交桥、铁路等,距离学校直线距离约540米。

俄方表示,在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和其他俄罗斯周边地区,至少有27个美国建立的生化实验室。

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的卢加尔生物实验室(Richard Lugar)于2004年开始建设,2011年开始运行,2016年进行了改建。俄罗斯明确表示,这个机构由美国国防部建造,“美国驻格鲁吉亚陆军部队医学研究局”就设于该机构。

卢加尔生物实验室改建过程。美国民间组织通过查询美国政府的商业合同数据中心了解到,这里开展了与炭疽、妥拉血病及出血热相关的研究。

卢加尔生物实验室部分实景。图片来源:格鲁吉亚驻美国大使馆官网

这个实验室与最近的居民区仅隔一条马路,2013年、2014年,该地区的出血热患者从2012年的1例上升到13例和25例,并在2014年导致4人死亡。但检测的动物样本没有发现阳性,即病毒的扩散由人人传播导致。这种传染病也在与格鲁吉亚接壤的俄罗斯地区反复出现。

乌克兰卫生部曾表示,在2005至2014年间,美国先后在乌克兰利沃夫州、外喀尔巴阡地区和克里米亚地区等地建设并完善了8所实验室,这些实验室存有非常危险的微生物感染样本。

乌克兰东部的哈尔科夫,2016年初爆发了导致300多人死亡的流感,2017年又爆发了甲型肝炎。

而在南部的梅克莱夫,2011年爆发了有100多人感染的霍乱,2018年爆发了甲型肝炎。

除了以上述地区为代表的流感、甲型肝炎、霍乱疫情,2016年、2017年乌克兰还出现过肉毒杆菌感染疫情。

在东亚,美国陆军化学生物中心官网显示,2016年完成了韩国群山基地、平泽基地实验室的改造,并为乌山基地的实验室增添了大量新设备。这使它们的能力提高了50%。

据韩媒报道,分别位于韩国龙山、釜山、群山和平泽美军基地的4个实验室也属于“危险源”,仅2009年至2014年间就进行了多达15次炭疽武器试验,并且一直向驻韩美军提供活性炭疽杆菌标本。

2019年,韩国海关人员在釜山港8号码头等地发现了美军将多种武器级病毒细菌样本送入韩国。有报道称,驻韩美军瞒着当地居民,进行了肉毒杆菌、葡萄球菌毒素和蓖麻毒素等剧毒物质的实验。

釜山港8号码头(Busan Port’s Pier 8),驻韩美军军事储存中心。朝鲜媒体称,2019年美国将增加15.6%的预算用作针对朝鲜生化战争的“朱庇特计划”,其中的34.5%将用于设有综合生化武器实验室和相关装备的釜山港8号码头。

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工作情况。来源:美国陆军化学生物中心官网。

2019年末,《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大会在日内瓦举行。公约共有183个缔约国,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缔约国都主张谈判一项旨在全面加强公约,包含核查机制的议定书。

然而,近20年来,美国一直独家阻挡重启核查议定书的谈判,美方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

针对美国在全世界不断设立、扩建生化实验室,并引发国际社会质疑的问题,赵立坚表示,美方应该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正视国际社会关切,切实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义务,对美国境外生物军事化活动做出全面澄清,并停止独家阻挡核查议定书谈判。

图文:新华社卫星新闻实验室

瞭望数据媒体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