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朝 川观新闻记者 王国平

10月24日,第二届公园城市论坛在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拉开帷幕。


自2018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天府新区兴隆湖畔提出“公园城市”理念以来,近三年时间里,天府新区对公园城市的丰富内涵、时代价值和实践路径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探索。


很多时候,公园城市被描述为“未来之城”,那么公园城市应该是什么样的?公园城市的标准是什么?公园城市如何落地?公园城市具体如何建设?


川观新闻记者四问天府新区,寻求答案。

公园城市应该是什么样的?

“城”的产生,有超过5000年的历史。目前,全球有13000多个城市。

从农耕时代的内城外郭,坊市分隔,到工业时代的工厂林立,机器轰鸣,城市一直在进化。

步入生态文明时代,城市应该是什么样的?

2018年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在天府新区提出“公园城市”。

为推进公园城市建设,同年7月18日,天府新区成立了全国首家公园城市建设局,主要任务是探索公园城市规划模式和建设路径,牵头拟订公园城市规划和标准,构建公园城市城乡规划体系,研究公园城市的内涵、生态、功能、形态以及指标体系、公共空间和品牌价值等内容,为世界城市可持续发展提供中国的规划建设解决方案。

(图据天府发布)

今年初,公园城市建设局结合成立一年多以来的经验,增设了负责具体统筹实施公园城市各项工作的公园城市推进处,其中一项主要工作是,牵头推进公园城市建设,研究公园城市实现路径等问题。

在此基础上,天府新区对公园城市的理解逐渐加深,公园城市的形态也愈发清晰。

“我们认为,作为生态文明时代对城市发展的全面探索,公园城市要做到和谐共生典范、品质生活标杆、绿色发展高地、文化传扬窗口、现代治理示范。”公园城市建设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建设局)局长王科透露,他们已经从这五个方面确定了引领公园城市发展的先行方向。

和谐共生典范”,是让天府新区整体成为一个安全、自然、健康的美好家园;


品质生活标杆”,则是聚焦城市里“人”的感受,让市民在生态中享受生活,在公园中享有服务;


绿色发展高地”,则是要将良好的生态环境转化为城市可持续发展动能,以“公园+”理念和高能级产业为天府新区的发展提供支撑;


文化传扬窗口”,则是要形成独特的城市文化,创建天府文化与世界文明交流借鉴的窗口;


现代治理示范”,这是新城市形态的必然要求,产业支撑、产城融合、社区治理以及智慧城市等等,都在这个范畴之内。


这五个发展方面,勾勒出公园城市顶层设计的逻辑框架。

公园城市的标准是什么?

公园城市的标准是什么,或者说如何判断一座城市是否达到公园城市的要求?

以此为切入,天府新区初步探索出公园城市的量化评估指数。

“我们对五个发展方面进行逐项分解,用一个个具体实在的数字来回答什么样的城市才是‘公园城市’,它到底具备哪些特质?有了可以量化的指数作为参考后,将为其他兄弟城市建设公园城市提供实践指南。”王科说。

(图据天府发布)

那怎样量化指数呢?

王科介绍,通过四个参考体系作为参考。

一是以联合国提出的《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为样本,梳理出诸如粮食安全在内的九个关键概念。


二是从人的需求出发,以大数据手段在互联网上系统检索,确定了以经济、民生、环境、治理、文化等为主题的十个核心价值。


三是结合国内国际诸如北京、纽约、新加坡等世界级城市的规划愿景,选取与天府新区五大发展方面相关联的城市品质。


四是汇聚全球智库的力量,检索国内外专家学者2552篇对于未来城市建设相关的论文,梳理出与五大发展方面相关联的一系列关键词。

最后以这一系列关键词为参照,建了一套量化评估标准。”看似繁琐,但王科强调:“我们遵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指导思路。

“为”的是一种担当,是要真正为新时代下中国城市可持续发展探索出一条道路。“不为”则是城市的规划和产业的选择既不能因追逐短期利益而牺牲生态环境,也不能因为惰怠而照搬一些现有模式。

有了量化的标尺,公园城市形态便可知、可感。

兴隆湖(资料图)

就天府新区自身而言,目前已初步建立起一套可监测、可评估、可考核的量化评估体系。在城市发展的不同场景中,它既可以是国土资源开发利用的红线,也可以是社区治理中大数据技术的应用比例;小到茶馆咖啡店的具体数量,大到山水林田湖草的公共功能占比。

“公园城市指数就像一个对照打分系统,回答了公园城市建设的两个核心问题——我发展到了哪里?我需要发展到哪里?”王科说,“它不仅为指导天府新区公园城市的推进提供了行动纲要,也是一个可复制的量化标尺和实施指南,可以为国内外其他城市的公园城市建设提供参考依据。”

公园城市如何落地?

公园城市如何落地?

为解答这个问题——天府新区建立了“空间体系”。

“空间体系的构建与我们的行政体系和经济体系是紧密挂钩的,目的就是将政府、企业、市民高效地组织起来,最大限度地凝聚全社会对公园城市的思想和行动共识。”王科说,针对公园城市这种全新的城市发展模式,他们已经构建了“城市组团、公园片区、公园社区、公园街区”的四级空间体系,以此解决公园城市的高效落地问题,统筹公园城市的各项工作。

城市组团是公园城市中最大的空间单元。在天府新区,一个产业功能区,就是一个城市组团。每一个城市组团,以独立成市的理念,规划为可以吸纳30-50万人生产生活的职住平衡单元。各组团之间以大尺度的生态廊道作为物理区隔,形成公园城市内组团形的城市结构;又以具体的产业功能作为区分。在管理上,城市组团成立功能区管委会,形成“功能区管委会+专业公司”的运营机制,统筹各项服务,实现“办事不出功能区”。

公园片区是在城市组团之下,其承载的是10-15万人的功能需求,市民在500米的距离就可以“进林亲水”。在此基础上嵌套商业消费、文化交流和体育锻炼等公共服务功能。通过街道办与功能区合署办公治理的管理方式,确保片区的开发可持续推进。

公园社区是居民在公园城市中最主要的生活、生产空间。在这一层级的空间开发上,天府新区将目光聚焦在了公园城市的“烟火气”上。从通勤通学、社区活动、社区商业三个角度活化社区内的配套服务,实现“十五分钟生活圈”全覆盖。

公园街区则是公园城市的毛细血管。“出门见绿道”——将公园式的生活体验沉浸到每个居民目光所及的范围之内。而从公共服务上讲,公园街区其范围是以人的步行时间为单位进行丈量的。以“5分钟公共服务圈”为规划,按照人群需求特征布置健身房、共享课堂、精品超市等具体生活场景,实现“5分钟不过街,10分钟不出园”的公园街区生活。

公园城市具体如何建设?

公园城市建设目标最终要以城市内的各个实体呈现出来。天府新区将这近三两年的探索,总结为一套“标准体系”

“‘标准体系’,主要是解决公园城市的里子问题,通过制定技术标准、导则指南,规范引导公园城市在规划、设计、建设、运营与管理等各环节中的相关工作,从而让公园城市理念精准落地,同时使场景营造精细呈现。现在我们已经形成了城市色彩、特色地貌保护、独立绿道、开放街区等技术标准和导则指南。”王科说。

标准体系形成的成果,可以看成是公园城市建设的说明书。

(图据人民日报丨记者 王明峰 摄)

王科说,公园城市的标准体系是将城市规划同城市建设链接起来的纽带。确保公园城市的各项规划能在城市建设的过程中完整地呈现出来。

天府新区从建筑风貌、综合管廊和街道景观等方面入手,设计了一系列细化的专业标准,这其中包括了以城市建筑为主体的建筑工程风貌设计标准,以城市景观为主体的街道景观设计标准,还有以城市管网为主体的综合廊道设计标准。

这些标准,为天府新区的各项城市建设提供技术保障和评估依据。

在这些细化到管道直径的标准中,可以找寻到很多区别与一般城市的细节差异。

(图据天府发布)

例如在道路的设计上,天府新区打破原有模式,取消了车行道与人行道之间的道缘间隔,只是以颜色进行区分。同时将车行道进行装饰铺装,让道路也成为城市公园形态的一部分。另外,还将城市道路区分为快行道路和慢行道路两类,对于不同道路区域进行灵活的时间管理。

在建筑风貌的设计标准上,已细化到了建筑风格、建筑色彩、建筑外墙材质、建筑顶部、建筑底部、建筑附属设施等六个方面。比如在重点控制区遵循“大气、典雅、清新、雅致”的色彩格调,使城市建筑群在天际线上呈现出一种和谐的整体色彩。

王科说:“近三年以来,无论是政府工作者、专家学者还是公园城市爱好者都在热议公园城市,建言献策,这为我们规划好建设好公园城市增强了信心和动力。我们相信在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背景下,公园城市建设将为世界城市可持续发展提供新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