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博 川观新闻记者 肖姗姗

10月18日下午,《尘埃落定》荣获茅盾文学奖20周年全新版发布暨分享会在成都购书中心举行。本书作者、茅盾文学奖得主、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人民文学奖得主、作家罗伟章,和浙江文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曹元勇相聚,从多个角度展开,和读者一起分享了《尘埃落定》这部具有时代超越性的文学作品。

累计销量超百万:经典是《尘埃落定》的生命力

据悉,《尘埃落定》创作完成于1994年,却直到1998年才得以出版。问世不到两年即摘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的桂冠,并持续畅销至今,累计销量达数百万册。正如阿来所说,“真正描绘出了自己心灵图景的小说会挑选读者”。

在《尘埃落定》荣获茅盾文学奖20周年之际,这部作品全版权独家落户浙江文艺出版社,经过全新的设计和编校重新和读者见面,同时收入阿来的代后记《落不定的尘埃》,和他在茅盾文学奖颁奖礼上的演讲《随风远走》。这也是经阿来认可的定稿版。

20年间,阿来笔耕不辍,先后创作出《机村史诗》《云中记》《格萨尔王》等优秀小说。但作为阿来的成名作,《尘埃落定》无疑是其最广为人知的一部作品。分享会上,罗伟章结合自己的阅读经历表示,《尘埃落定》刚出来时,他并不愿意去读,“因为很多时候,一本大热的书其实并不一定具有经典的价值,我希望等热度过去后来看作品。可是《尘埃落定》的热度持续不减,我也开始阅读。”“我重读的时候不觉得它是旧作,而是当代的作品。跟任何经典的作品一样,常读常新。总有新的收获。它永远是新鲜的。永远是少年。”分享过程中,曹元勇也表达了和罗伟章同样的看法。

阿来在分享会上表达了自己对《尘埃落定》的期待,“我希望这本书能再卖20年。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这本书还能一直给我安慰。”阿来以川菜“回锅肉”来比喻此次《尘埃落定》新版发布,“当时我是怎么摘蒜苗,如何炒肉,细节都有点模糊了。我已经写过20多本书,我自己认为至少有4本书,在水准上超过《尘埃落定》,但是它们在世界上的旅程或者命运,都没像《尘埃落定》这么好。”

值得诺贝尔文学奖:阿来的思维方式是沿海作家所没有的

聊阿来,绕不开《尘埃落定》。但那毕竟已是阿来上世纪末的作品,《尘埃落定》出版后的20多年里,阿来在文学上的功力更加成熟,在艺术价值上臻于完善的作品不断涌现。

分享会上,曹元勇就结合阿来近年的新作表示,“在我看来,《机村史诗》从体量上、质量上,都超过了《尘埃落定》。但因为《尘埃落定》太有名,以至于很多人认为阿来其他作品都比不上《尘埃落定》,但其实未必是如此。”

曹元勇用一个例子表达对阿来作品的认可。“每年10月一到,都会有人让我去预测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依照我自己的阅读体验、对当下文学的作品的了解,以及各位作家写到什么程度,当时我提到中国的阎连科、阿来、哈金老师,都是实力派作家,他们任何一个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都值得祝贺。今天我特别想讲的是,如果我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我一定要投给阿来。”

在曹元勇看来,“阿来的作品给我们汉语文学带来了很多异质的东西,很多人讲阿来的作品有诗意,我觉得阿来的作品里面展现的更多是语言背后的思维方式。这种方式是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所没有的。”

另一方面,曹元勇也对阿来作品的选题深表认同。“从《尘埃落定》到《机村史诗》再到《云中记》,每一部作品都是20世纪直至今天非常重要的文学话题,”曹元勇说。

新版电视剧已开始筹拍:展现原乡人的精神故乡

2003年,由阎建钢导演,刘威、宋佳、范冰冰主演的电视剧版《尘埃落定》曾是一代人的记忆。分享会上,阿来也透露了新版《尘埃落定》电视剧的拍摄计划。“我看了《白鹿原》以后,很喜欢这个电视剧,而且质感跟我去世的老朋友陈忠实的原著比较相似,”阿来说,此后我尝试去联系制作方,得到的反馈是“他们也正想找我。”双方一拍即合。近期,腾讯也正式加入了新版《尘埃落定》的拍摄。

分享会上,罗伟章和曹元勇均提到了《尘埃落定》中的“傻子”。罗伟章认为,“不是真的傻,而是看到聪明人没看到的另外一面”。曹元勇则指出,《尘埃落定》中的傻子,其实很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只是是一个遭遇了时代巨变的贾宝玉”。

阿来自己则表示,“其实他不是真的傻瓜,不是我们四川人说的瓜娃子。我觉得他是那种混沌未开,混沌跟世界联系在一起,只是突然灵光乍现一下,然后他又一次回到他的状态当中去。”

这种“傻子”身上的纯真与善良,被理解为阿来自己心境的投射,《尘埃落定》也因此被视为阿来作为一个原乡人在精神上寻找故乡的努力。阿来创作这部作品时便生活在已经汉化了的川西藏族小城,对他来说,“血性刚烈的英雄时代、蛮勇过人的浪漫时代早已结束”,而这部小说,可以帮助他时时怀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