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记者 陈露耘  摄影 吴枫


人们在谈论成渝地区的时候,往往认为两个中心城市的“虹吸效应”会挤压周边中小城市的生存空间,形成“中部塌陷”。有专家呼吁,通过在大城市的周边布局卫星城或者在中间轴带上发展一些城市,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在城镇化问题上,我们要尊重规律。


所谓规律就是,我们现在还处在一个人口进一步向中心城市集聚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如果违背规律,比如抗拒虹吸效应,让人们不到中心城市,而到别的城市去是比较难的,也难以实现——人们会用脚投票,到对他来说机会更多的城市里面去。


也有人担心,中心城市越做越大的话,其他城市的发展空间就越来越小。但因为我们的人口规模在那里,多样化的需求也在那里,虽然很难阻止人们涌入中心城市,但随着人口越来越多,中心城市的机会会减少,旁边的有些地方机会增多。比如长三角,人们不会只到上海去,也会到旁边的城市去。成渝地区只要到了这个阶段,人们还会用新的投票方式,做出理性选择。他会看到周边这些城市对他来说可能会有更好的机会。


当然,我们一方面要从规律上看这个问题,另一方面,也不能完全把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到中心城市去。应当在一些产业、公共服务设施的布局上,有意识地做一下均衡,在不同的区域要有一些分工,包括将一些可能吸引更多人才的产业,一些比较优质的公共服务,设法分布到周边去。要相信这些东西是自带吸引力的,会分流一些人。


而且,在这些城市也要做一些改革,给他一些与中心城市同城化的待遇,让大家觉得我在周边生活,也能享受到在中心城市的待遇,从而自愿分流。在四川特别是平原地区,不少地方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而且势头也很好,也能布局一些特色产业,这些特色产业所需要的资源是中心城市没法提供的,同样能够吸引一部分人能够去。我们要相信人总是有多样化需求,即使很多人他愿意到这里,也会有一些人会看到旁边的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