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记者 陈婷

“四川是长江流域重要的生态建设核心区,也是长江上游生态环境非常脆弱的地区。确保碧水东流和高质量发展,既是重大政治责任,也是我省和全流域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9月28日至29日,省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在成都召开,省政协委员们紧扣“推进长江上游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协商建言、凝聚共识。

我省地处长江上游,全省96.6%的水系属于长江水系,占流域面积的26%。如何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重要指示精神,进一步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推动四川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委员们提出了不少建议。

守护一江清水,如何做好“共抓大保护”?

嘉陵江流经陕甘川渝四省(市)。在四川省广元市境内,嘉陵江地表水环境质量持续保持优良,出境断面水质达Ⅰ类。不过,自从亭子湖、白龙湖蓄水以来,上游的陕甘毗邻地区每年都会冲刷大量生活垃圾、草木、建材等在库区汇集,迄今广元已累计清理湖面垃圾9万余吨——会上,省政协常委、广元市政协主席谢晓东带来这样一个信息。

“目前,长江流域干支流、上下游、江河两岸执行保护政策不够一致,长江上游省、市(州)联防联治尚需加强。”省政协常委、宜宾市政协主席谢杰认为,对标总书记的要求,要以能酿出美酒的标准守护好一江清水,必须高标准、高质量制定完善长江上游生态保护规划及其实施行动计划,加大流域联防联治力度,建立健全全流域水污染防治协调联动机制,协同推进流域治理保护。

共抓大保护,省政协常委、社会法制委员会主任郑东风和省政协常委、泸州市政协主席田亚东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依法治理”。他们指出,长江上游各省(直辖市、自治区)还存在生态环境法规标准不统一、监管执法协同不够、司法协作机制不健全、全社会参与度不高等问题,需要通过协同推进重点领域立法、规范统一相关标准来解决。

委员们建议,推广赤水河流域云贵川三省共同立法经验,加强金沙江、嘉陵江等长江干支流协同立法和联合执法;加强省级层面协作,联合制定环保标准中长期规划,推进重点流域污染物排放标准等规范统一;持续深化司法协作机制,探索跨省际行政区划环境资源案件集中管辖,不断提升依法治理能力水平,增强依法治理实效。

不搞大开发,怎样让青山既长叶子又长“票子”?

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时指出,保护好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是推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前提。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原则下,怎样协同推进长江上游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与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是摆在四川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作为全国首批、川渝唯一的老工业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位于长江上游的自贡市,绿色低碳转型发展之路走得并不顺畅。“和不少老工业城市一样,自贡正面临产业同质化发展、区域发展失衡等困难。”省政协常委、自贡市政协主席王猛认为,应研究制定《四川省绿色低碳产业发展指导目录》,推动绿色低碳产业差异化布局,优化宏观决策顶层设计,打破经济越发达、产业发展越好、企业项目越多而给予省级支持越大的优势叠加效应,重点向老工业城市及产业相对弱化、发展相对落后地区倾斜,积极引导推动长江上游老工业城市探索出一条绿色低碳转型发展的示范新路。

“岷江上游生态保护地区产业结构以初加工为主,并存在相当一部分高载能工业,是岷江流域高质量发展的薄弱地区。”省政协常委、阿坝州政协主席尼玛木呼吁:整合东西部协作和对口帮扶项目资金,调整优化沿江产业布局,支持岷江上游生态保护区因地制宜发展高效农业、绿色工业、现代服务业,尽早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

“让青山既长叶子又长‘票子’,是今后亟需解决的问题,也是推进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为此,应加快构建绿色低碳的生态农业发展机制。”来自革命老区的省政协常委、民建巴中市委主委邱成平建议:引导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建立完善生态农业发展政策激励机制,奖励支持采取种养循环、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化肥农药减量增效等绿色有机种养方式发展生态农业的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快发展绿色有机生态农业。

省政协委员杨维清则关注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我省拥有耕地522.72万公顷。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对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意义重大。”杨维清建议,建立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的绿色防控机制,一方面设立绿色防控财政专项,鼓励农业生产者优先选用绿色防控产品,强化政策导向,激发市场在绿色防控产品“产销推”各环节的主导作用,另一方面,可通过强化农产品可追溯管理、实行农残超标“零容忍”等,让市场“倒逼”促进绿色防控技术在生产环节的推广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