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种业是农业的“芯片”,核心种质资源就是种业的“芯片”。

种质资源是我国乃至世界最为重要的农业遗产,种质资源的话语权意义不仅体现在科研人员,更体现在国家层面。  

我国农业历史悠久,种质资源极为丰富,这些资源是我国乃至世界最为重要的农业遗产。

新中国成立以来,农业种质资源有效开发利用,农业品种不断推陈出新,农业科技持续进步。

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目前良种在我国农业增产中的贡献率达45%以上。我国粮食单产较1949年净增4.6倍,畜禽、水产品产量长期居世界首位,主要得益于品种的持续更新换代,而突破性品种成功培育与推广,无不来源于优异种质资源的挖掘利用。

摸清种质资源的家底,就是要找到各类栽培作物的古老地方品种、种植年代久远的育成品种、重要作物的野生近缘植物,在这些品种中找到优质遗传基因,从而选育出适合大面积推广的优质新品种。今年,省农科院7支调查队的行程还在继续,不久后,他们将陆续出发,分别调查汶川、荥经、汉源、康定、通江、南江、渠县等7个县市。队员们行程17万多公里,协助农业主管部门对全省162个农业县(市、区)开展各类农作物种质资源的全面普查,收获颇丰。跟随种芯捕手,来看川农妹小伴伙带种芯故事。

种芯捕手工作日常。

“捕获”真龙柚原始基因

最后一棵母树的种质资源,抢救性采集成功入库

合江县佛荫镇瓦房子村4组发现的真龙母树柚子。

真龙柚最早的优质基因藏身何处?

第5调查队组建不久,即前往合江县调查,获悉真龙柚母树在全县仅存一棵。

事不宜迟,调查队立即前往这棵母树所在地合江县佛荫镇瓦房子村4组,发现这棵母树受流胶病侵染,存在损失风险,调查队迅速采集这棵母树的果实、叶片和枝条。

“采集后,我们采用嫁接方式保存在国家西南特色园艺作物种质资源圃里。”调查队队员宋海岩告诉记者。

从这棵母树的主人杨建超老人口中,调查队了解到这棵母树的来源,也了解到合江真龙柚的起源。

1942年,杨建超老人的父亲从尧坝镇购入4株苗木,栽植在自家的院落里,后来因受病害及杨家修建房舍,仅有1棵存活下来。

上世纪80年代,泸州市开展良种柚提纯选优工作,发现杨家这棵树自花结实的果肉绿白色、肉质细嫩化渣、清甜多汁、口感极佳,具有很高的商品价值。后经分子标记等手段鉴定,该单株是广西“沙田柚”的优良芽变单株。

合江真龙柚就是由这棵母树开始发展,截至2019年,合江县真龙柚种植面积已达30.8万亩。

▲省农科院调查队2018调查总结。

破译“神桑”神奇密码

一个古老的地方种质资源,可成就一个特色产业

▲一棵树龄超600年的奶桑树。

第3调查队在米易有一段神奇经历。

在米易县麻陇彝族乡马井村,调查队找到一棵树龄超600年的奶桑树,专家鉴定为目前冠幅最大、胸径最大、高度最高、最古老的桑树种质资源。

“我们要三个人才能环抱这棵树。”农科院生核所余桂容博士告诉记者,当地村民称这棵奶桑树为“神桑”,全村就只有这一棵桑树。每到桑葚成熟的时候,不仅村里的大人孩子们喜欢去树上采桑葚吃,连牛、羊等牲畜也喜欢往树下跑,赶都赶不走。

余桂容介绍,奶桑果实比普通桑葚长2至3倍,成熟后翠绿中略带褐色,奶香十足。

“我们发现这个资源后,立刻上报农业农村部。当年11月,由刘旭院士领衔的专家团队再次来到米易。第二年在桑葚成熟时,农科院蚕业研究所的专家们也来到米易。”

▲奶桑果实比普通桑葚长2至3倍。

专家们一致认为,开发奶桑种质资源,快速繁殖,可实现农民增产增收,还可用于旅游观光开发。据攀西无公害农产品监测中心副主任、原攀枝花市蚕桑管理站站长黄朝举介绍,当地已开始利用这棵“神树”进行嫁接。一个古老的地方种质资源,往往能成就当地的一个特色产业,让一棵“神桑”催生出一大产业并非空想。

▲树龄2000余年的高阳贡茶古茶树。

2018年,第2调查队在旺苍县高阳镇宋江村2组采集到高阳贡茶种质。“这个种质来自当地那棵2000岁的古茶树。”2队队员、省农科院经作所的赖佳博士告诉记者,依托高阳贡茶等本土传统优质茶树资源,同时引进国内优良新品种,旺苍茶叶产业得到了长足发展,目前全县茶园面积达20.3万亩。调查队队员介绍,彭州大蒜有2000多年栽培历史,也是充分利用了其本土种质资源,将其发展成当地的优势产业。

悬崖“追踪”葛仙山乌红李

一些古老品种存在消失风险,不能放弃任何一份资源

▲采李子资源爬树。

2018年12月5日,在彭州市葛仙山镇熙玉村,第2调查队获知熙玉村2组有一种李子品种,皮色乌红、口感脆甜,大家兴奋不已。而当大家到达现场时,发现这一仅有的品种李树位于悬崖边,采集非常困难。

想到该资源的优异性,调查队员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爬上悬崖,成功采集了乌红李树枝条样本资源。

抢在原始品种消失前捕捉、收集到优质种质资源,调查队员们必须克服重重困难,不能放弃任何一份资源。

“果树资源的调查,与其他作物的调查过程不同,经常需要一个长期的跟踪过程、多次采集。”第7调查队队员、果树专家宋海岩博士介绍。

“在一次调查过程中,如果发现了比较好的果树资源,但是由于季节的原因不适合采集,则需要进行GPS定位,等到冬季再到现场采集一年生木质化的生长枝,这种材料才适合分析和嫁接观察。”而搜集到的材料,或许在几年后才能够得出分析结论。

“果树在嫁接后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结果,在这过程中还可能会因为气候的地域性差异影响其生长情况。这可能会影响资源调查结论。”宋海岩解释。“在偏远地区,许多年纪大的老农户都会选择自留种,这些种子年代久远,在其中找到优质古老品种的几率很大。”宋海岩说。


于是,一些偏远乡镇一到赶集日,经常就会有调查队队员们出没。“如果能早来几年就好了。”这句话成为队员们经常挂在嘴边的感慨,“一些古老品种生长在深山中,无人管理,很容易消失。而老农户手中留存的品种,也会随着那一代人离去而流失。”项超说。

▲省农科院调查队2019年调查总结。

调查队成果显著

已收集上千份资源,一些具有极高利用价值

省农科院组成的7个调查队作为全省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队以不同作物种类专家组成,调查队主要负责实施农作物种质资源系统调查和抢救性收集工作,将调查收集的以及各普查县征集到的种质资源移交给各专业研究所进行繁殖、鉴定、编目、保存,最后将统一向国家作物种质库(圃)提交相关种质资源及报送相关数据、工作报告。

▲入户调查。

据介绍,2018年7支调查队共系统调查与收集7县44乡镇99个行政村、行程15130公里,收集资源766份,协助农业主管部门对全省162个农业县(市、区)开展各类农作物种质资源的全面普查,包括制定技术方案、提供技术咨询服务等,登记普查县征集农作物种质资源4300份,整理接收县(市、区)农业部门征集的各类种质资源3738份。

2019年,7支调查队共系统调查与收集14县78个乡镇162个行政村、行程156491公里,收集资源1482份,分23个专业领域开展,田间鉴定资源2452份。

▲爬山涉水。

在搜集到的上千份资源中,其中一些具有极高的利用价值。

在米易县新山傈僳族乡,第3调查队发现了当地傈僳族人栽种了上百年的老品种梯田红米,米色红润鲜亮,米粒细小,营养极为丰富。队员们一致认为,梯田红米栽种于新山乡新山村美丽梯田,风景秀丽,可直接进行产业化开发和农旅融合的开发利用。

在峨边县,调查队首次发现红心(红肉)显脉猕猴桃。在相关专家看来,显脉猕猴桃是一种耐涝、耐荫蔽型猕猴桃种质资源,其育种潜力和价值巨大。

经全国专家评审,2018年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取得的十大成果中,四川米易梯田红米、彭州大蒜和合江带绿荔枝成功入选。2019年的十大成果中,四川得荣县的得荣树椒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