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 川报观察记者 李寰

“所谓“精”就是集中精力聚焦一个领域、专注于一个目标,不断往深里走,去接近事物的底部、触及问题的本质,把最重要的事情力争做到极致……9月14日上午,四川大学举办2020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校长李言荣以 “研究生如何做到精而广”为主题,告诉研究生如何才能做到精而广。

尝试当助教,训练精而广

李言荣认为,精和广并不矛盾,因为每个学科、专业领域的基本理论和方法都是有限的,长期在一个领域追求精,很可能会固化学术思维、形成路径依赖,而打破这种惯性的最好方法就是精而广。

“在研究生期间当一段助教是训练精而广的一条捷径”。在大学里就是争取去讲课、去当助教,或做一段与助教相似的工作,因为当助教你就要认真备课、就要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因为你要回答年轻学生无知无畏的提问就要有深入的理解和浅出的表达,通过这个训练可以大大拓宽自己的知识面甚至突破自己知识的边界。

学点科技史或文明史,打开科研视野

“学点科技史或文明史是打开科研视野、培养战略思维的有效方法”。研究生对世界科技史或人类文明史的学习至少是对你研究领域历史的了解,可以帮助你更加清楚地了解自己工作的价值,虽然科研的过程是艰辛的,但如果你能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是世界科技的一部分,你就能获得极大的满足感,就会激发起你创新创作的欲望、填补空白的冲动,就能有一种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来鸟瞰世界科技与人类文明变化的感觉。

“研究生要知道世界上没有人是能够通晓一切的,所以没必要非要为了什么都要懂而焦虑不安,其实很多人都是在了解了某个领域中一些基本情况后就开始一头扎进研究的,并在研究过程中获取相关的知识,并不是什么都懂了才开始你的课题研究的。”李言荣在致辞中谈到,研究生还要学会向混乱进军,的确是在有些领域还是一团乱麻、尤其是在交叉边界还是一片荒芜时,那里才风光无限、大有可为;我们原谅自己在研究中浪费了不少时间,谁都是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所以你花在实验室或书桌前的大部分时间都可能会被浪费掉,你应该习惯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创造性。这是由科研的不确定性所决定的,因为真正创新的东西都不是如约而至的。

多看人物传记,激发创新使命

“多看点人物传记了解他人如何站在人生高点是激发创新使命的有用途径”。李言荣强调,在选择人物传记时,要着重选择 那些科技牛人(例如,“DNA之父”华生、杨振宁、李政道……)写的关于如何达到人生高点,如何拨开迷雾抓住最简单的本质,以及如何在艰难痛苦中做出最重要决定的。因为,科研本身具有灵感的瞬间性、方式的随意性和路径的不确定性,通过阅读这些故事,你可以学到成功的各种方法,有的是因为持续的专注,有的是靠知识的广博,有的善于归纳总结,有的得益于深度思考,现在越来越多的是靠交叉跨界,而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精而广的知识体系上,这样才可能触发你创新的灵感,不断放大、衍生、迭加出与众不同并升华了的新概念、新原理、新方法、新技术。

“其实我们在科研中还有一个训练深度思维的方法就是冥想,人在闭目休息尤其是浅睡眠状态下创意很强、灵感很多,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什么学科专业都可以交叉连接。”李言荣告诫同学们,不要以为从早到晚只有坐在图书馆、在教室里才是学习,偶尔闭目冥想也是一个高级的学习过程。 (图片由学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