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记者 罗敏 文/图

牛舍建在山背处,青贮围着牛圈种。9月9日,记者走进达州市渠县三汇镇菜家山,清山汉子家庭农场40余亩的牛舍基地就坐落于青山绿水间,远离居民聚居点,绿植茂密,肉牛养殖无异味。

该农场凭借现代农业畜牧养殖技术,将绿色经济贯彻始终,注重标准化规模养殖与产业化经营相结合,构建起肉牛饲养、青贮饲料种植和有机肥生产的产业链循环模式,养殖效益不断提升。

清山汉子家庭农场农场主余长寿给肉牛喂食青贮饲料。

生态优先 污染降至零点

对于肉牛养殖而言,农场最大的污染问题就是粪污污染问题,农场主余长寿向记者介绍,农场从源头—过程—终端处理三个环节层层入手,力求将污染降至零点。

首先是源头上,肉牛养殖的源头污染主要是粪污和气味。农场除了建设标准化的肉牛养殖圈舍以外,在粪污的处理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余长寿通过长期摸索和亲身的实践生产操作,发明了一种实用新型专利技术——养牛场粪便收集装置,有效解决了现有肉牛粪便收集装置存在的结构复杂、成本高和无法实现固液分离的问题。

其次,该农场还建设了完善的地下排污处理系统,确保粪污不外漏,同时又便于粪污集中收集和处理,解决了传统化粪池和沼气池大量废弃物利用率不高的问题。

再有,该农场引进了有机肥生产线,固液分离后的牛粪以及饲料废弃物集中回收后,加入一定配比的米糠、玉米粉或木屑进行堆肥发酵。

“我们对肥料进行测定,添加适量的微量元素,最终经过烘干后,打包装袋上市。”余长寿介绍,目前有机肥年产量达到3000吨,每年可为农场多创收近30余万元。除了面向市场销售有机肥,农场还积极将有机肥供给农场的青贮饲料种植。

▲固液分离后的牛粪堆肥发酵为有机肥。

创建品牌 废弃酒糟变宝

在肉牛喂养中,该农场坚持科学化、精细化喂养,以自产的600亩青储玉米饲料为主,掺入玉米、豆粕,并搭配应季的皇竹草、黑麦草、燕麦草等,保证肉牛品质。

当然,传统的肉牛青贮饲料添加还远远不够。一次余长寿参观生猪养殖中发现,饲养人员添加酒糟喂养,酒糟中含有曲香适口性较好,能增加猪的采食量,且猪吃了不易生病。余长寿突发奇想,既然猪吃酒糟能增加食量、提高抗病性,为什么不把酒糟添加进牛的饲料中?渠县大小酒坊酒厂无数,每年产生的大量酿酒废弃酒糟随意堆放,造成了环境污染,农场既可以解决废弃酒糟堆放的问题,又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农场的效益,一举多得。

说干就干,农场立马请教畜牧养殖专家,按照一定的科学配比添加进饲料中。果不其然,肉牛摄入了掺加酒糟的青贮饲料,不但能够更快地育肥,而且抗病性更好、肉口感更佳。

不仅如此,余长寿还致力创建自己的产品品牌,不断推进产品提档升级,实现农产品质量可追溯。农场精准对接市场需求,提高牛肉附加值,并将牛肉系列产品注册为“犇萃”商标;在成立渠县长农有机肥料有限公司的同时,将其产品注册为“地禾喜”商标。目前,这两个商标的系列产品深受消费者青睐。

清山汉子家庭农场远离居民聚居点,周边绿植茂密。受访者供图

联合经营  致富不忘乡邻

在自身不断发展的同时,该农场还帮助乡邻共同发展致富。

在余长寿的带领下,本村相继成立11户肉牛养殖家庭农场,并抱团发展,创建起家庭农场联合经营体。余长寿任联合体理事长,以自己的家庭农场为龙头,对其他家庭农场实行资金上支持、技术上辅导、市场信息共享、种养销一条龙的传、帮、带服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一头肉牛出栏价平均在2.2万元左右,利润约有4千元,比起山沟沟种地好得多!”余长寿说,现联合体家庭农场年出栏肉牛1000余头,产值超2000余万元。该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于2019年已全部脱贫,现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2000余元,走在了全县的前列。 该家庭农场也因此入选全国家庭农场典型案例,余长寿本人也获得2020年四川优秀职业农民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