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国家版本馆举行落成典礼。位于北京燕山山脉脚下的中央总馆文瀚阁气势恢宏、馆藏丰赡,与西安分馆文济阁、杭州分馆文润阁、广州分馆文沁阁共同形成“一总三分”的馆藏体系。作为写进“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国家重大文化工程,国家版本馆的建立对于永久安全保存中华民族文化瑰宝具有重大意义。

杭州国家版本馆屋顶的木构和青瓷门扇相映成趣(7月23日摄)。图片来源:新华社

什么是版本?从狭义上看,版本指书籍经过多次传写或刻印而形成的不同文本。书籍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载体,不同版本由于内容差异,而有着不同的文献价值、学术价值。尤其在中国古代,经过手写传抄、刻板印刷,书籍或有讹误,或有改篡,或有增补。正如一部《红楼梦》,脂评本、程高本等诸多版本引发后人争相研究,了解不同版本的源流、关系,比较不同文本的正讹、优劣,成为人们读书学习的重要基础,也是呈现知识原貌、保护文化成果的题中之义。

版本馆不同于图书馆,其“版本”二字的意义更加宽泛。从古籍、碑帖,到书画、青铜器,甚至粮票、货币,古今中外凡是留有中华文明印记的载体都可以视为“版本资源”。不同的版本载体超越了具体文献的范畴,其中记录着时代变化的足迹,积淀着文化的精华,是中华文明一路走来的实物见证。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版本馆是集图书馆、博物馆、展览馆、档案馆、美术馆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机构,是存放保管文化种子的基因库、促进文明交流互鉴的金名片。

有人说:版本是高段位的文化载体。告别铅与火、跨进光与电、融合数与网,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文明的载体、知识创造的形态愈发丰富多元。在社会各界向国家版本馆踊跃捐赠的版本中,既有展现历史烟云的名人信札,也有反映社会发展的年画、票证,既有记录企业创新创业的手稿文件,也有折射数字发展的网游、软件。随着我国文化保护传承的实力不断增强,各种版本涓滴入海,在保护传统文化精髓的同时,也有助于全方位留存当代中国的智慧成果,让更多创造得到铭记、传留后世。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发展至今的古文明,这得益于中华文明的顽强生命力和旺盛创造力,也和中华民族对于保护传承的高度重视不无关系。从汉代的天禄阁、唐代的弘文馆,到宋代的崇文院、明代的文渊阁,专藏机构绵亘千年,使中华文明不绝如缕、生存至今。今天,我们构筑国家版本资源总库,采用总分馆版本相互备份、异地保藏的方式确保版本免遭灾害损毁,正是站在文化安全和文化复兴战略高度上做出的周密谋划,对于厚植民族复兴的文化根基意义深远。

7月23日,参观者在西安国家版本馆内参观。图片来源:新华社

正如谈起英国,就会想到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聊起法国,就会想起卢浮宫、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重大文化工程是人类文明智慧的结晶,也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象征。纵观东南西北四座版本馆:文瀚阁旁,燕山巍峨雄浑;文润阁侧,良渚遗址悠然;在文济阁,感受汉唐余韵;在文沁阁,欣赏岭南园林……山水交融、馆园结合,处处让人感受到浓重的文化气息,时时增强中国人的文化自信。未来,中国国家版本馆也将成为馆藏与建筑完美结合的传世之作,成为新时代的国家文化标识、神州大地的文化地标。

中国国家版本馆不仅具有版本典藏、研究的作用,还肩负着展示、交流的功能。目前,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入藏版本量共1600万余册,开馆展品涵盖10大类版本类型、上万件展品,其馆藏还在不断增加之中。文物实物和古籍档案资源丰富,可以互相印证、更好实证历史,这为打造精品展览提供了得天独厚条件。此外,版本馆还将通过整理出版、数字化服务、影音复制和文创开发等方式,实现从“寸纸寸金”的收藏价值到“千人千面”的文化价值的根本转变,真正让版本资源活起来、传下去。

孔子曾说:“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这也说明:版本的流失意味着历史被忘却、根脉被丢弃。正如矗立在中央总馆文华堂南广场的“赓续文脉”印章雕塑所传达的意思: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守护版本里的中国,才能赓续中华文脉,丰富精神世界,以文化之光烛照复兴之路。

这正是:藏之名山,传之后世;书香弥远,世泽久长。

责编|翟巧红     编辑|赵雯

来源|人民日报评论 ID:rmrbpl 张贺,原题:《守护版本里的中国,为何要收藏软件与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