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记者 史晓露 文/图

7月13日,重庆气温突破40°C,烈日炙烤着大地,山上冒着热气,就连油绿的果树也闪着粼粼白光。“这几天关键是抗旱。”重庆市渝北区大盛镇副镇长张何欢卖了一个关子,骄阳似火,靠人工灌溉已不现实。

不靠人力靠什么?果园里自有一套“秘密武器”。

当天,“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看西部”网络主题活动的第二站,渝川黔三地的网络媒体记者走进大盛镇青龙村,探访全国首个丘陵山地数字化无人果园,看当地如何发挥科技力量,实现智慧种果树。

一进果园,漫山遍野都是翠绿的柑橘树,以大雅、爱媛、沃柑等6个品种为主,树上挂满了一枚枚青绿色的小果子,在一片绿意中,一根根黑色管子将果树相连,格外显眼。蹲在一株果树旁仔细看,细管上还有小孔,水滴顺着小孔渗出来,直达果树根部。

柑橘园的水肥一体化滴灌系统。

“这是我们的水肥一体化滴灌系统,最近都是24小时工作。”张何欢说,这套滴灌系统省力又高效,可实现节约用水用电30%,节约人工成本50%以上,每亩还可节省肥料10公斤以上。

柑橘园的水肥一体化滴灌系统。

青龙村的智慧果园远不止于此。这片2000余亩的果园还用上了物联网、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果园管理只需通过一套丘陵山地无人果园管理平台就能完成。在青龙村村委会,张何欢站在一块大屏幕前,向记者演示这套管理平台。

丘陵山地无人果园管理平台。

张何欢用鼠标点击屏幕,随即呈现出地块的土壤温湿度情况。“我们在果园里建设了地块级的三维数字地图,安装了土壤温湿度、田间气象站、虫情监测、可视化等数据采集设备132套。”张何欢说,这是一个24小时的环境监测系统,通过全方位智能感知,可以为施肥、用药、灌溉等提供科学指导。

强大的数字技术也为无人化管理提供了可能。“我们联合科研机构自主研发了全国首个3D无人对靶喷药机器人。”张何欢打开一段演示视频,无人驾驶的喷药机器人一边行进,一边对准果树喷洒农药。

无人对靶喷药机器人。

无人农机让农业效率大大提升。“无人对靶喷药机器人和无人锄草机器人的效率是人工的10倍以上,无人机飞防的效率更高,4个小时就可以防治250—300亩,是人工的100倍。”张何欢说。

和青龙村一样,四川也有很多果园分布于丘陵山区。这套模式能否在四川推广?

“首先要进行宜机化改造。”张何欢说,青龙村过去遍地也是“鸡窝地”“巴掌田”,土地零碎造成耕种难度大、产业收益低。通过零改整、坡改缓等工作,变零碎地块为适宜机械耕作的成片土地,并通过增施有机肥,提高土壤肥力,之后再配套水肥一体化滴灌系统,构建数字地图,建设5G基站,在果园推行无人农机。

尽管前期基础设施投入较大,亩均成本达一万元。但张何欢认为,数字农业和智慧农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下一步当地还将和科研单位合作,研发水果采摘、疏果、剪枝等环节的智能机器人,进一步节本增效。

虽然青龙村的无人果园还在试验示范阶段,但村民已开始分享收益。村民以土地经营权入股合作社,变简单流转为股份合作,农户占股80%,村集体占股20%,通过村集体统一经营,去年村集体收入达180多万元,“村民亩均分红800元。”张何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