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是北斗的唯一‘母港’,四川是北斗追星梦的亲历者和见证者。”8月28日,由省委组织部主办的办2020年第三期“天府大讲堂”在成都开讲,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主任、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副总设计师、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新闻发言人冉承其做客讲堂,以《北斗之路——不断突破边界想象力》为题,结合个人经历与视角,讲述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建设与发展,畅谈了其中的四川故事。

“四川是北斗追星梦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早在战国时期,中国就制造了司南,世界上最早的导航仪器。而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件司南实物就在四川成都。”冉承其这样说起导航与四川的渊源。昔有司南,今有北斗,这是中国智慧遥隔时空的接力。

2000年10月31日凌晨0时02分,“北斗一号”实验导航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

2017年11月5日19时45分,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24、25颗北斗导航卫星,标志着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全球组网的开始;

2020年6月23日9时43分,北斗系统第55颗导航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这是北斗三号的第30颗,也是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是北斗的唯一‘母港’,四川是北斗追星梦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冉承其介绍说,从1983年“两弹一星”元勋陈芳允院士提出“双星定位系统”设想拉开序幕,到今年北斗全球组网完成,北斗走过了37年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

“在去成都的路上,我们抱着送修零件,就跟抱孩子一样”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建设与发展过程中,2007年在四川的一次经历让冉承其记忆犹新。

“中国启动北斗一号工程时,星空中最适合卫星导航的黄金位置已被美俄40多颗卫星全部占用。还好还有一小段频率,能够满足全球导航系统最基本的频率需求。

2000年中国北斗工程正式向国际申报,但是根据国际电联规则,如果我们想要取得那段频率的合法权,就必须要在7年里,成功完成导航卫星的发射、接收相应频率信号这一系列过程,我们只有背水一战。”冉承其回忆到。

时间到了2007年4月初,“北斗二号”系统的第一颗卫星准备发射,这是一颗带着占领频率资源使命的卫星。但就在准备发射时,关键设备应答机突然异常。此时距离国际电联的7年之期只剩下3天时间了。参与北斗研发工作的专家团队立即乘车出发,颠簸着从西昌赶到成都,重新进行检验测试。冉承其说:“在去成都的路上,我们抱着送修零件,就跟抱孩子一样,紧张焦急……”

在2007年4月14日4时11分,这颗肩负着重要使命的卫星起飞,并于4月17日20时许传回了信号。北斗赶上了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末班车,此时距离最后期限不到4小时。

“忘不了汶川地震后那颗红点亮起,北斗打通生命线”

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因通讯设施被摧毁,汶川变成信息孤岛。此时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抗震救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冉承其说:“我还记得系统上第一个红点亮起是在马尔康到黑水之间,一个救灾部队正在挺近,那代表着一条生命线的打通。”

“北川县46名重伤员急需救助”“我支队已于11时向成都方向机动”“被困卧龙的游客安全,请求空投帐篷和药品”……救灾部队携带的“北斗一号”终端机,通过北斗短报文,不断从前线发回各类灾情报告,为指挥部指挥抗震救灾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支援。

而如今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更是开辟了卫星导航应用的新天地,据统计,北斗有效管控700万营运车辆;8万辆公交车;3200余座内河导航设施;在中国入网的智能手机里面,已经有70%以上的手机提供了北斗服务。

“‘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研制可谓十年磨一剑,30多万人、400多家企业先后参与研制。值得一提的是,除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外,扎根成都的电子科技集团、航天科技集团、兵器工业集团等所属企业,以及成都振芯科技、四川九洲等‘四川造’,都为我们的研发和应用作出了重要贡献。”冉承其说。

学员说

省应急管理厅地震与地质灾害救援处龚禹菓:

“别人的千好万好,不如自己的好!冉主任的演讲让我们看到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防灾救灾方面的无限可能,特别是短报文这项功能,将是打通特重大自然灾害生命线的‘独门绝技’。而自主创新、开放融合、万众一心、追求卓越的北斗精神,也将激励我们在工作更加奋发而为、敢于担当。”

成都新橙北斗智联有限公司周斯敏:

“我们公司业务是为国土地灾、交通运输、应急管理和精准城市等行业领域提供空天地一体化综合应用解决方案及服务。聆听了此次大讲堂让我们受益匪浅,更加明确了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冉主任一句‘不要停止梦想与想象力’更是让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