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唐泽文

8月12日,四川互联互加科技有限公司营销总监王天翼的微信从一早开始就没有停过。“主要就是询问app上架的一些具体信息。”

这家公司专门从事某手机应用商店上架业务。“就是帮助客户搞定在应用商店上架的所有流程。”

四川省软件行业协会的成员单位中,这家公司是唯一从事该领域的企业。“手机性能越来越强,软件应用越来越丰富,这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王天翼介绍,目前该应用商城已有数百万款app,全球范围看,还在以每月20万左右的速度增长。“但很多企业并不知道上架的全流程,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会让整个流程更简单。”

一年上架数十单

未来还有更大空间

目前,这家公司一年的上架业务单数在60到70单。“每个月5、6单,虽然不算多,但今后肯定会有一个明确的增长。”

对于这个领域未来的发展前景,他十分看好。“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仅成都一年就至少有3000到4000个app上架。随着软件研发实力的提升,这个数字还会增加。”

仅以成都市的行情看,《成都市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2019-2025)》提出,到2025年全市软件业务收入突破8000亿元,软件从业人员超过80万人。“规模大了之后,企业之间的相互竞争也会更明显,这将让大家对第三方专业上架的需求更突出,我们会迎来更大的市场空间。”

“这种软件企业第三方服务市场的成熟,也将为软件企业本身的发展带来更多便利,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件双赢的事儿。” 四川省软件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说。

上架难不难?

8大项目若干子项只是其中一环

app上架是不是很复杂,需要一个专门的第三方公司来做?

“平时不做这个业务,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繁琐。”王天翼向记者展示了上架业务中的一项——办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的基础材料清单。

清单里就包含了8个大项,每个大项下又有若干子项目。“这还只是一项业务要准备的基础材料。”他认为,即便是已经做过一两次上架业务的人,也会因为这些繁琐的内容感到头疼。“只有专业做这个业务的公司,才能把各种状况处理的游刃有余。”

王天翼对整个上架流程中每一个环节的状况,都进行了细化整理。比如游戏版号的申请上,他就将其划分为简单类型(跑酷、消除、飞行类、解谜类、音乐类、益智类型等)、复杂类型(SLG、MMO、RPG、MOBA等)。其中简单类办理周期在4-6个月,复杂类在5-8个月。“这些办理周期都是我们自己统计出来的,搞明白办理时长,才能方便客户把握好自己的时间节奏。”

还想做什么?

打通产业链,帮助四川软件出海

“我们想打通整个app上架的产业链。”王天翼说。

在他看来,app上架只是其中一环。应用的测试、权限的转让、程序的运营、海外市场的拓展,都将成为公司未来运营的项目。

“比如在手游领域,美国和中国市场已发展得很成熟了,游戏‘大厂’基本成型。但日本作为第三大手游市场,仍有很大空间。很多四川企业想往这里拓展业务,我们就能从中寻找机遇。”

一个游戏应用要走出去,还要面临语言本地化、资质合规化、支付本地化等问题。“这些都是我们的商机。”王天翼说。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是,是app下架潮后,这些企业重新上架的高峰做准备。“8月12号的数据,下架的app数量只有956个了,这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平稳期。重新上架的高峰,应该会马上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