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进

“成渝双城经济圈”是个正热得发烫的话题,很自然地,与经济圈密不可分的“成渝双城文化圈”就成了一个关注点。应该为《四川日报》编者打call,他们快速推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实在是一个也许会留在新诗发展史上的大手笔。《大展》选编张新泉、梁平打头的10位成都诗人和傅天琳、李钢领衔的10位重庆诗人,显示了编者的眼光。

20位诗人至今仍然活跃在诗坛上,这些55岁以上的资深歌者,人们是熟悉他们的姓名的。中国有句古论:“莺老莫学舌。人老莫学诗”。这句话好像到了现代就有点不灵了,很难简单地和年龄挂钩。看看艾青,读读李瑛,他们都是一直唱到年过古稀的,何况到了21世纪“老年”的划线已大大下移。

诗是对世界的惊奇,阅读这20位诗人,你会强烈地感觉到他们诗心的年轻。作为万物的命名者,诗人对世界仍然充满惊奇,就确保了源源不断的灵感。而且,在阅读中你会发现,惯看秋月春风的资深诗人有更多的惊奇中的哲思,这正是不少年轻诗人的欠缺,这就加重了这些作品的份量。

诗人内心的诗是一种不可言的“悟”,是无言的沉默。以言来言那“不可言”,以开口来传达那沉默,这就是诗,运用诗的言说方式就至关紧要。20位诗人的风格各异,但是他们在避开流俗的语言上都下足了功夫。请细细品位一下,这些诗人多么善于以“不说出”来传达“说不出”,让诗的张力大大扩展。

成渝其实同属一个文化圈,诗歌更是没有省界、没有国界的艺术,成都诗人、重庆诗人从来就难分彼此。这次参展的“成都诗人”有好几位其实是重庆人,而“重庆诗人”里又有好几位是成都人。阅读这次的“展品”,“成都诗人”柏桦、老房子、何小竹、向以鲜、尚仲敏都在为重庆抒情呢。2016年我曾为《梁平诗歌研究》写过一篇序,题目是《梁平:三面手与双城记》,所谓“双城记”就是说梁平是“蓉漂”的重庆人。

成都诗歌有深厚的文脉,这里是李白的故乡,也是杜甫草堂的所在地,又是新诗的发轫之地。重庆也有着源远流长的诗歌遗传,所谓“下里巴人”,正是三峡的巴人所唱之歌。唐代以后一直至清代,在全国流传的 “竹枝词”的故乡也在三峡。诗人黄亚洲曾经有诗句:“中国诗歌的半个灵魂/就在山城重庆”。我觉得在新诗艺术的推进上,成渝有底气把巴蜀打造成举国羡慕的诗的天国,有实力形成中国新诗的活跃之地,繁荣之地,领军之地。

祝福成渝诗歌在发现时代的丰富性、表现心灵的复杂性、打造诗家语的纯净性上继续从事美的创造,祝贺大展成功!

作者简介:吕进,诗评家,西南大学二级教授,重庆市文联荣誉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