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李婷


云上演唱会视频锦集

一向在观众眼中“高冷”的歌手周杰伦,最近给自己注册了一个新中文社交账号,叫“周同学”。7月29日,这个社交账号首次“营业”,周杰伦在某直播平台玩起了小魔术和歌迷互动,开播不到10分钟,累计观看人次就突破4260万,半个小时活动下来,网友们“送火箭”“送花”等各种礼物,忙得不亦乐乎,积累了3.8亿次互动。

周杰伦在直播中表演硬币魔术

这侧面印证了明星在疫情期间做线上表演的号召力。受疫情影响,2020年被不少演艺业内人士称为“线上演出元年”。从头部巨擘的阿里、腾讯,到垂直领域的B站、快手、抖音、酷狗等平台,再到四川本土的咪咕、成都城市音乐厅、四川交响乐团等。披头士、席琳·迪翁、张学友、陈奕迅、孙燕姿、李宇春、毛不易等数千位艺人加入其中,“云音乐演出”已然成为观众新的休闲生活方式。

成都乐童与世界艺术家通过云上演奏致敬抗疫英雄

夏日限定

清华学霸唱歌,“毕业快乐”刷屏了

酷狗音乐联合多家机构,在“云”端启动“2020毕业宿舍演唱会”公益活动

阿卡贝拉、民乐演奏、乐队弹唱、创意VLOG……6月27日晚,四川农业大学的毕业生们作为“主唱”,在线上演出了一首《光阴的故事》,献给全国网友。与他们一起的,还有来自清华大学、同济大学、南开大学等16所高校的“学霸毕业生”们。他们在宿舍、教室、图书馆多场景“隔空”连麦演唱多首歌曲。受疫情影响,酷狗音乐联合多家机构,6月27日晚在“云”端启动“2020毕业宿舍演唱会”公益活动,众多青年榜样送上“云”端寄语,用这样的的方式“云送”毕业生。当下,云上音乐会最火爆的类型之一就是跨界“毕业演出季”。

“2020毕业宿舍演唱会”公益活动

踏着毕业季的“云”,不少国内艺人倾情加入。“没有一个夏天像今夏,2020年不管经历了什么事情,但是这段特别的经历,希望都可以成为你的勇气,在去往未来的路上,披荆斩棘。”7月11日晚,川籍歌手李宇春现身b站的夏日毕业歌会娓娓道来。

学生时代的回忆总是能激起很多青春共鸣,毛不易当晚在B站夏日毕业歌会上演唱了新歌《入海》,送给每一朵即将奔涌入社会的“浪花”:“时间会回答成长,成长会回答梦想,梦想会回答生活,生活会回答你我的模样”。他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在网络上告诉今年的应届毕业生,自己毕业于护士专业,走入社会前也非常迷茫,但因为唱歌一直是大学很喜欢的事,也是梦想,所以坚持到现在,他希望大家能够坚持自己的内心的选择,不要怕出错。网友们也用自己的心声回馈着歌手:“小明毕业后决定创业,小红继续求学,我进了互联网公司开始实习,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你也一样。”b站网友小狐酱留言道。

在这场线上毕业歌会到高潮时,手机屏幕已经被来自五湖四海的“毕业快乐”弹幕铺满,可见年轻人们的参与热情之高。

群星抗疫

在家享受“云音乐演出”更巴适

披头士乐队成员、酷玩乐队成员、绿日乐队成员、滚石乐队成员合唱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仅2020年前三个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面对疫情,音乐行业如何自救?又能为社会做点什么?4月19日,一场时隔35年的世界级线上演唱会“先声夺人”,拉开了全球音乐“云”抗疫的序幕。因为时差,全世界不少乐迷们熬夜见证历史。上一次这么大规模的全球性演出,是1985年的“拯救生命”全球演唱会。当天,由著名歌手Lady Gaga发起、被歌迷们称为“拯救生命2.0”的慈善演唱会在全球直播,名为《同一个世界:团结在家》(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以应对全球所面临的病毒引发的危机,最终音乐会为世界卫生组织筹得1.279亿美元抗疫资金。

这场音乐演出中,前披头士成员保罗·麦卡特尼、席琳·迪翁、泰勒·斯威夫特等世界顶级音乐人,都拿出了各自精彩的表演。中国歌手张学友、陈奕迅、郎朗夫妇也参与其中。

很快,国内音乐人们接力。4月20日,大麦、虾米音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微博、网易云音乐等五大平台共同发起中国音乐史上最大规模的线上义演“相信未来”。义演以“对抗焦虑,回归日常”为主基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令团队意外的是,不到15天,就集结了130多组音乐人。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汪涵、华少三地连线主持。王菲、那英、老狼等老牌歌手,与王俊凯、吴亦凡、易烊千玺、蔡徐坤等新生代歌手等加入义演行列。百余位音乐人接力10小时,4场演出累计吸引4.4亿人次在线观看。提及这15天幕后的筹备过程,创始人之一的高晓松感慨:“感谢温暖江湖。”

公益先行,更专业的线上歌手个人演唱会也开始同步探索。此时,腾讯TME live团队早已在思考,疫情期间如何盘活8亿月活跃用户?如何突破空间局限,去做一场有“现场精神”的、不媚俗、不同于普通直播的线上音乐会?说干就干,团队认为平台已不仅仅是一个传播渠道,需要更深入参与到线上演唱会的筹备中,从舞美、视频、声光各方面介入。比如在陈奕迅演唱会中,安排了至少4到6个机位进行切换,并以8K超高清视频传输,从而让明星和他的“粉丝”拥有最接近真实演唱会的互动体验。在五月天演唱会中,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座位上,都放上了荧光棒。每出一期线上演出都成为“爆款”。“这场演唱会规格好高,还请了嘉宾,空位上还有场控荧光棒,这就是一场正规的演唱会啊!” 成都网友“温柔”发了朋友圈图文,感觉在家欣赏“云音乐演出”省钱方便,气氛也不输现场。不少朋友回复她:“比平常演唱会还令人羡慕,看到荧光棒好想哭啊。”

腾讯TME live 截图

五月天包下空无一人的体育场放上荧光棒云上演唱

四川“云赏”

上珠峰直播,试水海拔最高的线上演出

音乐人吴奇在珠峰海拔超过5000米的地方云演唱

今年4月,中国移动咪咕音乐的工作人员蒋思勤(化名)却在朋友圈里,寻找着哪位同事有“登山证”?原来,5月中旬,中国移动工作人员将把5G信号送上珠峰,邀请观众们“云赏世界屋脊之美”,同时还借着海拔5000米以上的信号,举办了全球海拔最高的线上演出《珠峰之约·天籁之乐》,吴奇等艺人在珠峰上为观众表演。搭建信号台,安装设备,登山证是往5800米及以上营地登山活动时需要办理的。

珠峰云演出三地连线

演唱会在珠峰上是怎样接收到信号的?陈刚是5G上珠峰项目现场指挥部总协调。他说,上高海拔的光缆材质需要环保、耐寒,但也特别笨重。每3公里光缆重达700公斤,从珠峰大本营到5800米、6500米营地一共需要布放25公里光缆,总重量达5.8吨。每运输1.5公里长的光缆需要20名工人同时背负。5800米营地的饮用水基本靠牦牛从1公里以外托回的冰川融水。“由于海拔高、天气寒冷,所以开水大概有个60度左右,放到水杯里几分钟就冷了,保温杯基本起不到作用。”

自疫情以来,咪咕音乐推出了纯线上微综艺节目《云上live show》、厂牌项目Melive special、扶持音乐人及主播的线上直播节目咪咕星主播、与国家大剧院合作线上演出等。其中《云上live show》已经推出超100期。在咪咕音乐副总经理钟咏看来,针对疫情后宅经济、云生活等年轻用户娱乐生活方式的转变,咪咕音乐将持续性策划、出品优质云演艺内容,以科技化观看、强互动为主要线上演艺方向。

此外,四川交响乐团等川内国有院团,也在复工前开启了“云上模式”,和成都文旅地标结合的视频博客《乐游记》、《中国四川·乐之土地》线上音乐季,线上古典音乐视频节目,并发起了“3D交响乐主题曲”收听专栏,尝试着“云”抗疫。成都城市音乐厅打通线上和线下,推出了“大地音乐节”“电影主题音乐会”等,将线下公益演出进行线上同步直播。“我们把音乐厅既当做艺术场馆来运营,更把它看成是综合性的新兴媒介,这种改变不仅仅是疫期才有,以后将是常态性的。”成都城市音乐厅董事长兼总经理王义平说道。成都街头艺人开展线上直播,截至3月底已开展超过180余场次,总时长超过400小时,以“云端演艺秀”的形式传递成都声音、弘扬抗疫精神,在线观众和累计观看直播关注超过16.5万人次。

成都城市音乐厅疫期复工将云演出与线下演出结合

记者手记:观众愿为“云音乐演出”买单

受互联网直播浪潮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各式各样的“云”演出井喷。一片热闹的吆喝声背后,不能忽视“云音乐演出”兴起的初衷之一,是依赖线下消费的演出行业的疫期集体自救。它究竟能为演出主体带来什么?这份精神食粮到底有人愿意付费买单吗?

从单场演出来看,“云音乐演出”是有吸金能力的。从摩登天空的“宅草莓”,到周杰伦直播,再到B站的夏日毕业歌会,云演出经常通过“送礼物”、赞助商品牌冠名等方式“吸金”,已走出了“云音乐演出”初期赔本赚吆喝的局面。

 此外,从宏观层面来看,把“云音乐演出”放到整个文娱产业链条上,它也连接着行业上游发掘音乐人才、孵化音乐IP,下游音乐作品发行、版权激活,进而拉动整个文娱消费的功能。比如,咪咕音乐数字音乐客户端月均活跃用户超去年同期近8000万,同比增长93%。

【对话】“云”上演出,多元发展抓住用户的心

2020年最新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0亿,较2018年底增长1.63亿,占网民整体的62.0%。其中演唱会直播的用户规模为1.50亿,较2018年底增长4137万,占网民整体的16.6%。“云”演出在试水初期,像“小马过河”一样借着网络直播的热潮火了一把,但目前进入“云”演出的“深水区”,它已延伸出更多元的类型和制作思维模式,那么怎样才能在竞争中抓住用户的心?记者采访了阿里文娱、咪咕音乐、四川交响乐团的相关负责人。

记者:用互联网思维做“云”演出现场,会带给用户不同的体验吗?

阿里文娱电影演出业务总裁李捷:用互联网的方式将线下演唱会重新做一遍,不是搬运,不同于网络直播,是通过对内容制作、互动体验、商业模式多维度的创新,为音乐人、表演者创造一个全新的艺术表达空间,为用户搭建一个高品质的数字娱乐消费场景。比如最近我们为郝云、乃万做的“平行麦现场”为例,它其实是作为一种新的线上化的演出形态进行再设计、再定义。


记者:“云”上演艺直播的成熟依赖于哪些技术?企业如何通过“云音乐演出”收获真金白银。

咪咕音乐副总经理钟咏:与其他平台相比,咪咕音乐在技术上依托中国移动先进的5G网络技术优势以及咪咕4K超高清、云VR平台能力,正在打造更为沉浸式的全场景演艺平台,更加强化线上演艺的科技玩法与互动升级,包括实时互动,多屏同看、跨域连线、虚拟主持、“云观众”等。近年来,各平台都在探索试水直播付费,2019年12月第十三届音乐盛典咪咕汇期间,咪咕音乐就试水了特殊视角(至臻原画、专宠视角、VR爱豆同台视角)的会员付费观看模式,并且得到了用户认可。乐迷付费消费习惯的养成,线上演出仍然具备长线布局价值,成为音乐产业的下一个增长点。

记者:音乐会直播有哪些“进阶玩法”,云音乐演出能在四川本土释放哪些活力?

四川交响乐团团长吴灵峰:疫期倒逼我们重新思考,如何将高雅的古典音乐,做成真正互联网化的,本地化的产品。不仅仅是做直播,我们通过网络音视频节目和专栏,做成更多的视频产品,选择适合自身属性的云上演艺形式。这既保证了乐手们在疫期也不松懈,勤练基本功,同时也探索为乐团塑造品牌形象,培育市场,抓住更多年轻乐迷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