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封面新闻

曾经那个爱笑的黄蒙蒙(化名)走了,她的多名好友仍不相信这是真的。

7月5日,就读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学院的四川三台籍大四学生黄蒙蒙,疑似因毕业问题,心情压抑,独自登上开往青海格尔木的列车旅游散心。7月8日,家属与其联系不上后,通过学校向南京江宁警方报警。

在失联期间,江宁、格尔木两地警方对其展开调查,通过她曾经走过的路径进行沿途搜寻。8月1日,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清水河南侧无人区,找到黄蒙蒙的随身物品,并在现场找到一具人体骨骼组织,经鉴定为黄蒙蒙遗骸。

4月份接到开学通知

“她说,等到春节再回来”

“前段时间,蒙蒙还给我们打了一次电话,让我们注意身体。”在黄蒙蒙的老家,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永明镇,记者见到了黄蒙蒙的爷爷奶奶。

7月5日,黄蒙蒙疑似因毕业问题,心情压抑,独自登上开往青海格尔木的列车旅游散心。7月13日,她的身份信息出现在青藏线南山口,此后杳无音信。

此前,72岁的黄爷爷并不知道孙女失联的事,他不时会拨打孙女的电话,一直没有打通,他担心孙女出事了。黄奶奶则不断安慰黄爷爷,孙女的学校管得严,可能不准用手机。

黄爷爷说,孙女很孝顺,经常在电话里叮嘱,让他们不要累坏了身体,有钱用就够了,“还让我们吃好点。”

孙女从出生到上小学一年级,一直都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小学二年级,孙女才转到外婆家附近绵阳塘汛的一所学校就读。“虽然见面的时间不多,但一遇到学校放大假,她都要回老家来看我们。”

在黄奶奶眼里,蒙蒙是个性格很好的女孩。坐公交车看到别人没有座位,她会主动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别人。在上大学时,和同学关系也处理得很好,有一次蒙蒙的手机掉了,同学还主动借钱给她买手机。

“就是花钱时有点大手大脚,不晓得节约,上街只要看上的东西就使劲买。”去学校时,黄奶奶和黄爷爷又分别给她拿了200元的压岁钱。

今年,因疫情原因,黄蒙蒙没有如期赶往学校上学。“三月份的时候,她还坐车去了一趟南京。”黄爷爷说,学校没有开学,她住了几天宾馆又回来了。4月份,蒙蒙接到学校的开学通知。“走的时候,和我们说今年暑假不回家,等到明年春节再回来。”

疑因毕业问题心情压抑

未与学校沟通,自行离开学校

8月1日,格尔木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在青海失联女大学生黄蒙蒙的情况通报。通报称,连日来,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市公安局组织百余名民警在失踪人员黄某某最后活动区域全力搜寻。7月30日19时40分许,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清水河南侧无人区相继发现其身份证、学生证及相关随身物品。并在现场勘查发现人体骨骼组织,经DNA比对为黄某某遗骸。经初步侦查,排除他杀。目前,相关工作仍在继续进行中。

在黄蒙蒙老家,黄爷爷最终还是知道了孙女遇难的消息。

“找到了,谢谢关心。”8月2日上午,黄爷爷告诉记者,近一段时间,他一直没有打通孙女的电话,一直以为是学校管得严,不准开手机。“蒙蒙的爸爸和我说,孙女找到了。”

黄爷爷说,蒙蒙最初在安徽淮南理工大学读书,2018年转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飞行。

2019年春节,蒙蒙没有按时回家,“她说到北非参加飞行训练去了。”蒙蒙曾向黄爷爷提过,自己参加了几次飞行考试,前几次考试没有过,最后一次虽然考合格了,但还是超过了规定的时间。

此前,黄蒙蒙辅导员也曾向南京江宁警方透露,黄蒙蒙近日因毕业问题,疑似心情压抑,未与学校沟通,自行离开学校。

爱笑的她

“愿你来生仍如春日阳光般明媚”

在黄蒙蒙失联的25天里,黄蒙蒙的大学同学一直关注着搜救情况。最终得到的,却是她已身故的消息。

“如果我们当时能更早知道,她是不是就有可能获救。”黄蒙蒙多位好友表示,平日里的黄蒙蒙,是一个乐观、优秀的女生。

一位黄蒙蒙的大学同学在朋友圈发文,“希望你来生还可以做一个如春日阳光般明媚的女子。”另一位好友评论说,黄蒙蒙曾经在楼道里转呼啦圈,减肥特别励志,不敢接受她已经走了。

一位疑似黄蒙蒙同学的好友在微博发文悼念,“一个可以给我们带来正能量,一个每次看到都在笑的女孩子,能够认识你真的真的很高兴,在天堂也要是一个活泼可爱的‘贝壳’啊。”

另一位好友,在微博上发出一张王者峡谷的截图,一个小女孩捧着玫瑰在墓碑前哀悼,她文案里写“翻出了一起招新的合照,一起十一营的合照,照片上大家都笑得多开心啊。得知消息是震惊,震惊到不敢相信,越看越难过。不断想着,如果我能主动一点联系她,和她成为更好的朋友,或许可以帮她排解压力,或许可以阻止她一个人去青海………”

发现区域属无人区边缘地带

8月1日晚,蓝天救援机动队队长蔡超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发现黄蒙蒙的区域属于无人区边缘地带,具体搜救情况不便透露。

青海省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谢文淋透露,“由于现场衣物等遗物没有血迹,可以初步判定,女孩应该是抱着轻生的目的到达可可西里,可能是服用催眠等药物,使自己在现场昏迷,由于可可西里无人区高寒缺氧,夜晚气温极低,是导致失联女孩死亡主要原因。”

当晚,黄蒙蒙父亲通过警方回应媒体:

7月30日,我们接到青海海西州格尔木警方电话,说已找到了我女儿的相关随身物品及疑似人体骸骨,接到电话后,我和孩子妈妈迅速赶往青海格尔木;7月31日23时,我们抵达格尔木,并被格尔木警方接往格尔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做DNA比对,8月1日早晨,格尔木警方向我们通报了DNA比对结果及整个搜救的过程,还有我们孩子来到格尔木之后的整个行程轨迹,最终我们确信我们的女儿黄雨蒙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和孩子妈妈非常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各地警方所作出的努力,特别是非常感激格尔木市公安局全体搜救民警连日来深入可可西里高海拔无人区不间断寻找我们的女儿及所做的工作,同时我们也对自事情发生以来,各级新闻媒体、社会各界人士、广大网友对我女儿的亲切关心关怀表示衷心的感谢。作为失去挚爱孩子的父亲,此时此刻我和孩子妈妈万分悲痛,但是,我们依然想呼吁所有的家长们,孩子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好好珍惜她、爱护她、保护她,让这种类似的悲剧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