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华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昔日的丹棱富豪,黯然落幕。

封面新闻记者 李庆 王越欣

7月29日,四川省仁寿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丹棱县“首富”王福华因涉黑获刑20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在不大的丹棱县,王福华名气很大。他不仅是当地人大代表,更被民间称为“首富”。他曾公开放话——在丹棱,王大爷(指王福华)就说了算!

“他确实可以,女婿打死人,判个缓刑就放出来了。”丹棱城区一居民说,自此之后,大家都更加相信,王大爷马力很大。

王福华是谁?他为何马力如此之大?

村里的沙发匠 把生意做到了城里边

四川丹棱,毗邻成都市蒲江县,以水果“不知火”闻名。全县幅员面积450平方公里,总人口16.8万。县城建成区面积6.4平方公里,人口5.4万。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小县。

年过六旬的刘刚(化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已认识王福华近30年。7月31日,刘刚带着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了丹棱县齐乐镇龙滩社区。“这里原名龙滩坎,就是王福华的老家。”

刘刚介绍,王福华出生在当地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家庭条件很一般,王学历不高,大概不到初中学历。不过王有三个优点,让他记忆犹新。

一是勤奋,做事很认真,舍得付出。“他有钱后,依然很勤奋。”二是学东西快。“他学做什么都很快能上手,干过的事情很多。”三是口才好。“不过这个不知道是天赋,还是后天练出来的。”

原丹顺路口(县城至原顺龙乡),刘刚指着一个二楼一底的别墅说,这就是王发家后,在离老屋不远处,建的新房。“这是当时最好的地段,过往人都看得到。”刘刚说,一桥之隔就是当时当地最好的企业——丝绸厂。

大门紧闭的房子,虽然显得有些破败,但规模依然显示它曾经的繁华。“门口以前是个垃圾场,王自己出钱把它整治成了个小型公园。回到那个年代,算是豪宅了。”

刘刚说,王最早起家,是靠做沙发。在乡镇从学徒做起,王很快就上手了,沙发做得越来越好,他又自己推销。“王干什么都很厉害,沙发卖得很好,很快就搬到城里去了。”

刘刚说,王是把生意做通了的,他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做生意要靠人脉。这为后来王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7月29日,四川省仁寿县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王福华、熊成全等14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进行公开宣判。

靠垄断捞金 为达目的行贿官员

在完成了一定的资本积累后,王福华于2000年创办了丹棱县华顺出租汽车公司。在不大的县城里,王的出租车规模从30辆扩大到40辆,基本实现了垄断。

曾经有多家公司,试图从出租车市场里分一杯羹,均被王福华以暴力方式逼退。

这一行为,也在庭审中被明确:2015年至2016年,为了垄断丹棱出租车市场,王福华组织人员和车辆,先后14次,大肆围堵其他公司的客运车辆,打砸玻璃、把竞争对手的客车当街掀翻、并殴打驾驶员。

一名出租车司机说,因为垄断,华顺在当地有绝对的定价权。“从每月交的管理费,到汽车顶灯的使用费,都是华顺说了算。”该司机说,甚至转让车辆时,华顺都要从中收取上万的费用。王称之为“过户费”。

而在垄断出租车行业后,王福华又垄断了当地的公墓。

在当地,居民死亡火化后有两个公墓可以选择,一个是笔架山公墓、一个是陵园内的公墓,而这两处公墓的实际控制人均是王福华。

王福华曾经营的笔架山公墓,如今已被当地民政局接管。

丹棱县民政局殡葬执法管理所,负责管理全县公墓、火化和殡葬事宜,“首富”王福华的发家致富之路,要从“丹棱县民政局殡葬执法管理所所长”说起。

2001年11月,王福华为了应聘丹棱县民政局殡葬执法管理所所长,找到时任丹棱县民政局局长何某帮忙,并且顺利通过应聘。

在民政局长的帮助下,王福华挂靠丹棱县华夏建筑公司,顺利承建该项目。期间,他向民政局长行贿4万元。

据统计,从2004年至2018年,王从殡葬服务收入(含公墓)近人民币4000万余元。

目前,华顺公司已归当地国有公司接管,公墓管理也交给了当地民政部门。

王福华经营的华顺出租车有限公司

有钱又有办法 常协助当地处理纠纷

刘刚说,王福华能在丹棱马力如此之大,除了他有钱有办法外,还与他的身份有很大关系。

据了解,早在2001年,王就初涉政坛,当上了县政协委员。任满一届后,2006年又当上了当地的人大代表,直至案发。

王的老家村民苏林(化名)说,有一年,王去眉山的监狱,看望一个被关的同村村民,被狱警拦了下来。“他把人大代表证一亮,对方很恭敬地请他进了。”

这让王非常有面子,也让村里人佩服:王大爷不仅有钱,还有权。

王还特别喜欢公益。一位曾在当地政协工作的人士说,特别是对老年人,王非常大方。“这可能和他经营公墓有关,老人自然是他未来的客户。”王喜欢打篮球,50多岁球场上依然飞奔,县老协篮球队,他一直赞助,还带老人外出旅游。

华顺公司的宣传板上写着:自公司成立之后,王福华和公司长期支持各项公益事业。其中包括在学雷锋纪念日免费乘车、慰问贫困户和贫困党员、捐款赈灾、长期为老年协会活动提供经费、重阳节给老协老人送上红包、资助贫困学生,支持部队建设等一系列好人好事。横板上显示,十多年来,华顺公司累计捐赠公益事业资金200多万元。

王本人也先后被评为“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眉山市首届慈善之星”、“眉山市抗震救灾捐款捐物献爱心先进个人”。

该人士说,王捐款跟他当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有一定的关系,不过也不是全部原因。“一方面,王是行业代表,另一方面,王履职尽职还是很到位的,工作干得不错。”

曾与王共事的刘先生说,王精力充沛,干事热情。很能讲,声音也大。参加各个活动,都是自己写发言材料,从不要人代劳。作为人大代表,王偶尔还要去外地交流经验。

刘先生说,王福华还长期要配合当地,处理各种纠纷。有一年,有十几位群众在县交警队协调解决一起交通事故,其中一名群众突然晕倒,送医后不治身亡,为此发生纷争,围观者众多。王在当晚12点半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医院了解情况,分别给这十几位群众做工作,最终这十几位群众。在当晚凌晨2点左右满意地离开了。

刘刚对王的纠纷处理能力也是赞不绝口。“丹顶湖一个十字路口,有个钉子户,县里各个部门都去努力过,没劝动。”刘刚说,“王一去主人就认出是‘王老板’,劝了一会儿,这家人就同意了。”

王福华老家的房子,二楼一底,在当年算是“豪宅”。

纵容女婿犯法 打死人也能获轻判

一位丹棱当地人士向封面新闻记者透露,王福华之所以涉黑,和其女婿,也就是现年34岁的熊成全有很大关系。

2009年,熊成全成为王福华女婿。在此之前,他被认为是个“街娃儿”。

“王对这个女婿很照顾,出租车公司基本是女婿在管。女婿犯了事,王会用各种方法捞出来。”刘刚说。

2011年6月,熊成全作为法人,在丹棱县成立了一家大家乐电玩城。而开张不久,就出事了。

2011年8月29日晚,熊成全接到电话,称有人在游戏厅偷分,熊成全召集郭波等人赶到游戏厅,发现余某、陈某、吴某三人在打同一台捕鱼机。郭波用板凳砸余某致其脾脏破裂、失血性休克致死。熊成全等人对陈某、吴某追打,造成二人轻微伤。

事发后,王福华为达到熊成全、郭波轻判目的,支付律师费数万元,赔偿死者家属20余万元,并利用人大代表身份帮助说情,行贿当地官员,使熊成全、郭波得到轻判。熊成全获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郭波获有期徒刑五年。

丹棱一名退休干部说,王的女婿打死人后轻判的事情,在当地影响很坏。“大家发现王的马力太大,打死人都可以轻判。”不过,借此事件,王名声大震,让被欺压者不敢报警、同行竞争者默默退出。

而有了老丈人撑腰,熊成全也显得更加嚣张,开赌场、放高利贷、组织卖淫、打架斗殴,甚至在丹棱县城“当街开枪”。

2016年4月18日晚,熊成全在吃宵夜时因敬酒与人发生纠纷。随后,对方转场到另一家夜宵店,熊也转至该夜宵店,并安排手下将枪带到现场。

在双方的争吵中,熊成全先是用钢管和塑料椅殴打对方,后来干脆将枪掏了出来,当着众多围观者,对天开了两枪,并将枪口对着对方,逼迫对方道歉。

黑老大的“两面” 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恶

7月31日,记者来到王福华位于丹棱县东环路36号的家。10多年前,王福华买下了这栋原本是交警大队办公场所的3层楼房,经整理后,将三楼用做经营的华顺出租车有限公司的办公地,楼下则供他们一家人居住。

“相处不深,但每次他们一家人感觉都还是比较和气,包括王福华。”和王福华同住一个院子的邻居说,王福华和他的前妻、女儿、女婿熊成全、还有两个孙子都住在那栋楼里,平时出门遇见,王福华和熊成全都会和她打招呼。“他(熊成全)喊我孃孃。”

而在另一位邻居眼里,王福华则有些霸道。“说我们没出过路钱。”原来,原先交警大队办公楼的旁边还有几栋居民楼,挨着很近。王福华买下办公楼后,修好了中间的路,并修了大门,将办公楼与居民楼连在了一起,大家共用中间的道路。

一位曾与王在当地扶贫协会共事的人说,王吃穿都很普通,没有多大的架子,待人也很客气,散烟很主动,请人吃饭也很大方。“他每年要给协会捐几万,还要出去拉几十万的赞助。”该同事说,“企业和部门都很买王的面子,从1万到3万,都要赞助。”

不过也有人觉得,王私下对人很抠门。“他用华顺的牌子,整了个白酒。我开玩笑说送我一箱,他不表态,后来也没送过。”王的一位朋友说,“但他做公益之类的,是花了不少钱。”

王曾公开表示,他经营企业20多年来,不仅从未拖欠过员工一分钱,还坚持无息借款给员工买车、换车,为员工购买养老保险。不过华顺一名的哥告诉记者,包括自己在内,身边同事从来没有借过王的钱。“管理费迟交两天,都要受威胁,哪个还敢借钱?”

“人都有两面,他是什么样的人,肯定只有最亲近的才晓得。”丹棱县一名干部说:“了解他的,要么进去了,要么在外面也不敢说。”

王福华女儿的别墅,涉嫌违建,王被抓后整改工作搁置。

当地多名干部涉案 目前还未处理完

刘刚也觉得,王有一定的变化。“他和当地官员的关系都很好,很少有发生矛盾的。”刘刚说,不过2017年,王很罕见地和一些领导干部搞“毛”了。

接近王的一名人士说,2017年,王为女儿在丹棱买了一套别墅。“当时顶楼空间很大,王觉得很浪费,就请人设计,做了改建。”但此举立即被当地住建局叫停,要求恢复原状。不过王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的方案更优化,还把方案分享给了其他别墅的邻居,邻居们也很赞同。

该人士说,多次协商不成,王先后和住建领导、分管县领导闹得很不愉快。王认为书记县长接见自己都不敢“怠慢”,而这次对方太霸道,对自己不友好。“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王总还把录音放给我们听。”

但在2018年,不知是闻到风声,还是其他原因,王福华“服软”了,开始对别墅违建进行拆除。不过,别墅尚未恢复原貌,当年9月29日,王辞去人大代表职务。次月,王被抓走。

7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在丹棱标志性的大雅堂边,看到了王的独幢别墅。脚手架已在别墅外搭了近2年。“还没整改完,一直这样搁起的。”

同这幢显眼的别墅一样,王案在丹棱影响很大,引起当地官场震动。封面新闻记者多方证实,王被查的同时,丹棱县多名官员因与其有交集被查。已有包括政法、民政等多名干部被处理。丹棱县一位纪检系统人士告诉记者,有多名当地干部涉及王案。“已经处理了几个了,还有的市里还在调查。”

除了认定受贿,这些官员是否还充当保护伞?“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定义为保护伞要确切的证据,一般是比较慎重的。”他说,“因为王的特殊身份,省市县都很关注,上级还在调查。”

“涉王福华案”官员数量是多少?涉案层级如何?涉案性质怎么样?眉山市纪委监委回应,当地对王案非常重视,已成立专案组深入彻查,目前正在办案,具体情况暂不便公布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