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记者周金泉 闻亚  

“今天,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冲洗地面,所以你还有机会进场里看看。”7月15日,安岳县兴隆镇一家新建种猪场内,道路、圈舍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准备迎接种猪的入住,面对记者的到来,种猪场场长淳守逊说,“明天,你就不能进场看了,因为猪场要全面消毒、运进种猪了。”几天后,记者再次来到这家种猪场,只能离得远远地看看。  

曾经没有什么进出“门槛”限制的养猪场,再也不能随便进出——养猪行业的变化,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  

7月24日,第30周的生猪监测数据显示,出栏肥猪价格达到 37.94 元/公斤,逼近历史最高点——今年第 8 周的 41.3元/公斤。猪价步入上行通道始于去年6月,已经持续13个月。  

同时,为保供,今年4月我省开放了为期99天的跨省仔猪调运,再过两天,即7月31日,跨省调运仔猪的窗口将关闭。这一天,也是自配饲料能添加抗生素的最后一天。一个月前,即7月1日,饲料生产企业已全面停止生产含有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中药类除外)的商品饲料。  

一边是因非洲猪瘟,禁抗等带来的行业准入要求更为严格,一边是养殖利润上升,吸引各类资本大量涌入——这些变化预示生猪产业的新风口正在形成,也深刻影响着生猪产业格局。  

站在新风口,川猪如何飞?呼啸的新风口之下,生猪产业的转型升级步伐正在加快,无论是中小型养殖户还是大型养殖企业,同时面临着机遇和挑战的双重选择。

在现代猪场工作 一天竟洗8次澡  

安岳县兴隆镇的这家种猪场能存栏4700多头能繁母猪,由温氏公司投资新建。7月15日,记者进入猪场看到,猪场增加了不少“防非”设施。  

进大门口,左右两侧沿墙架设了铁梯,铁梯顶端各有一个作业平台,工人站到平台上,自上而下对进场的饲料车、猪苗车进行全方位消毒。场区内,星罗棋布地安装了24个大型料塔。淳守逊介绍,通过料塔可使猪饲料不与外界接触就能让猪实现进食,从而减少猪病的发生。  

“人不能随便进出猪场,我们这个新建场建了三四十个冲凉位,进场人员要洗澡更衣之后,才能到隔离宿舍,经一天两夜隔离,才能到生活区,从生活区到各个生产线和猪舍,每进出一次都要洗澡。同时,严格控制人员出场的频率。”淳守逊说,“我曾经在一个有‘防非’设施的猪场工作过,一天就洗了8次澡!”  

在达州市达川区大树镇,一个楼房式生猪养殖基地刚刚通过验收。8层楼,每层都配备有一套严格、完整的中央清洗系统。养殖基地负责人告诉记者,养殖人员要进入楼房猪圈,首先需要在离猪场几公里外的隔离点进行两天的隔离,其间需要对非洲猪瘟等疫病进行检测,结果阴性才能获准进入猪场生活区,在生活区内进行换衣、洗澡、消毒过程后,再隔离两天,然后全程专车接送,进入猪舍通过专用电梯进入指定楼层后,并再次经过更衣、洗澡、消毒等程序后进入猪场。猪只则通过另一运猪专用电梯进入指定楼层,经过冲洗、消毒后才能进入猪场。

事无巨细严防死守 意味着成本的增加  

从一个新建猪场事无巨细的严防死守,可见生猪产业当前所面临的挑战。  

“光是‘防非’,养殖场就要增加很多措施,落实到位就要用到钱,增大了我们的养殖成本。”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用说,“原来的门卫,只要1人就够了,现在增加到了3-4人;所有进场人员都要洗澡,并把脱下来的衣物经70摄氏度烘干,门卫要监督、协助;拉猪的车辆要在场外的洗消烘干中心,清洗消毒干净;而且,我们还花100万元建起了检测实验室。这样,每出栏1斤毛猪就会增加0.5至1元的成本!”  

大北农驰阳集团董事长杨阳说:“全面‘禁抗’以后,要提高饲料营养,每1斤毛猪就会增加0.1至0.15元的饲料成本。”齐全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童其权也认为,全面“禁抗”,刚开始会导致饲料成本有所增加。  四川农业大学副校长陈代文认为,“各个猪场对自己的生猪品种、养殖环境、管理技术最为熟悉,最好由他们采用饲料原料精准配置、按需配置出适合自身猪场的饲料。今后的饲料厂只需采用现代生物技术生产出几十种饲料原料向猪场提供就行。同时,还可将酒糟、菜粕、秸秆用生物技术变废为宝。”

新一轮“洗牌”和转型升级正在加快  

风口之下,带来的更多是机会。  

四川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李学伟讲了个故事:2018年前,我省某企业建设标准智能化、生物安全极强的现代化母猪场,刚开始推动起来很困难,因为这种存栏规模达1200头母猪的建场成本就高达五六千万元,相当于1头母猪的设施设备投入就达5000元。花了很大功夫终于建了一座,“非瘟”期间接受了考验,让企业盈了利。“现在建起来一下就顺畅了,目前企业新建了5个这样的猪场”。  

“这种猪场是全封闭的,就连苍蝇蚊子臭虫老鼠都隔绝在外;还有先进的通风过滤系统。这样,空气质量好了、冬暖夏凉、营养跟上了,猪也就不怎么感冒生病了,就不用抗生素了,也能防控‘非瘟’了。”李学伟认为,这种高投入、高标准、高产出的现代猪场,将带动四川养殖业转型升级。  

“经过非洲猪瘟,我县的散养户大大减少,标准化的现代规模猪场日益增多。”安岳县农业农村局总兽医师施训开介绍,目前,安岳有几大养殖公司,通过自建现代标准化种猪场,带动规模户修建标准化的寄养猪场,“现在,寄养场的规模一般都是一两千头的。”  

业内人士认为,养猪行业加速规模化,并使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得到更广泛应用,从而有效提高生猪产业抗风险能力,在稳定生猪产能、“压扁”猪周期中发挥作用,是本轮生猪养殖产业转型升级的鲜明特征。  

在产业加速转型升级的推动下,目前我省生猪生产加快恢复。相关数据显示,去年9月以来全省累计新开工生猪标准化养殖场建设项目2797个,其中已完工1165个,所有项目总投资达386.6亿元,全部投产后预计可为我省新增仔猪产能2642万头。  

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生猪生产加快恢复的同时,产业转型面临的挑战也不可轻视。“随着各类资本纷纷进入,技术、设施一时未必跟得上,新一轮低水平竞争苗头也在出现。”陈代文提醒,“猪场一定要高标准建设,才能满足生猪健康生长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