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记者 聂姚 朱梦蝶 

前日,省政府办公厅转发《关于稳妥做好禁食野生动物有关工作指导意见》,明确在全省范围内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记者到宜宾市叙州区采访了相关养殖户,了解他们转产情况,有哪些可以借鉴?有哪些呼吁?请看记者报道。

现场:迅速转业,豪猪变生猪

7月23日,记者在宜宾市叙州区泥溪镇阳坪村一个山坳里,见到了转产养殖生猪的温富贵。

在距离他养殖场离入口100米处,记者看到道路上铺满了石灰粉,温富贵告诉记者:“今年2月初,我开始着手进行产业调整,收缩豪猪养殖面积,同时把原本家里养殖用于食用的5头母猪作为种猪进行配种,用于发展生猪养殖。”

温富贵的养猪场外严防疫情。

在“转产”后不久,温富贵就遇到过一次危情,猪儿患上口蹄疫和心肌炎。“我赶紧录了视频发给农技老师,在他的指导下我进行用药,这头猪就保住了。”今年,温富贵陆陆续续卖了30多头猪,净利润超过16万元,现在加上乡镇送了一头即将配种的种猪,存栏108头,下一步,他打算再进一批种猪,按照这样的繁殖速度,预计,今年纯利润可以达到近百万,是养殖豪猪的3倍。

感受:支持政策,牺牲小我

温富贵从2017年开始回家试养豪猪,养殖面积发展到400余平,到被处理前共养殖了大小豪猪97头。

温富贵手指的黑色屋顶就是猪圈。

按照他的规划,豪猪明年开始售卖,市场价100元/斤,产值大约有三十余万元,温富贵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我们支持禁养政策。如果因为我养殖的豪猪传播了新冠肺炎,这确实是划不来的事!”

纵观:转产转业,处理进行时

叙州区:喜捷镇养殖户黄兴此前靠养殖黑斑蛙赚了七八十万,尝到甜头的他这两年扩大了养殖面积,并开始养殖竹鸡,除了之前赚的又借贷了三十余万元,总计投入超百万。竹鸡在禁养范围内,对于下一步的打算,黄兴表示,明年准备继续养殖黑斑蛙还考虑养殖市场需求旺盛的生态土鸡。

合江县:6月,合江盛源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罗军,主动将2000只竹鼠交由合江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进行无害化处理。7月初,他托表哥购入了100多只黑山羊,现正在喂养阶段。打扫羊圈,每日放羊,让羊去吃草,是罗军的日常,他还打算“改头换面”,将挂在养殖场门口的牌子,改名成黑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

泸县:已经对5家禁养范围内养殖场进行无害化处理,正在处理2家养殖户。

呼吁:落地细则,共渡难关

宜宾市叙州区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利用股股长黄勇说:

我们按照要求,对涉及的养殖户进行了统计和核算,大部分养殖户都是投入了家庭全部积蓄,部分养殖户贷款经营,转产需要继续投入对很多养殖户来说都是不小的困难。他呼吁补偿细则尽快出台,帮助养殖户度过难关,同时在养殖中,场地建设等硬件设施是笔不小开支,建议对建设场地酌情进行补偿。

黄勇向记者展示叙州区驯养繁殖野生动物处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