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三为龚武生,右五为李荐国

2015年4月14日,湖南省娄底市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会议由时年59岁的娄底市委书记龚武生主持。透过这次会议,比龚武生年轻7岁的李荐国正式与娄底干部群众见面,他将担任娄底市委副书记,并提名为市长候选人。

此时,娄底不少官场人士都能感知到,李荐国到任绝非简单的市长轮替,很可能是为即将到来的一把手更换做准备。主政娄底近5年的龚武生,已快到退休年纪。

对于这次人事调整,娄底民间有一股兴奋之情。娄底人对于龚武生的评价并不高,倒是他与异性的绯闻,以及他的家族成员染指娄底医疗器械采购的传闻,成为让许多人津津有味的谈资。

然而许多官场人士却没有普通百姓那般兴奋。他们有着更精准的信息来源,知道李荐国两年前还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常委,如今却坐上市长位置,并对市委书记一职志在必得。这样的升迁速度,据说是创造了湖南官场近二十年的纪录。李荐国架了哪根天线,走了谁的门路,官场中人大多心知肚明。

两任市委书记的娄底故事,在此刻完成了拼接,五年后,两人则双双落马。

龚武生

“伯乐”秦光荣

先说龚武生。他是1956年生人,出生于湖南新田县,来自农家的他经历过贫困的童年与奋斗的青年。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伯乐”,36岁便成为县委书记。

如今的湖南省永州市,在上世纪80年代还叫零陵地区。1983年,共青团零陵地委大换血,33岁的秦光荣出任共青团零陵地委书记,27岁的龚武生担任副书记。一年多的共事时光,两个年轻人相处得颇为愉快。一年后,秦光荣高升共青团湖南省委副书记,赴长沙任职,送别宴上,龚武生喝得连吐了两回。

到了1990年,官符如火的秦光荣出任零陵地委书记,成为家乡的一把手。7年时光,秦光荣由正处升为正厅,龚武生却进步不大,正担任道县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的他,级别仍是副处。

大权在握的秦光荣没有忘记昔日兄弟。1992年,秦光荣展现出一把手的魄力,力排众议让龚武生从县纪委书记直升县委书记。

秦光荣可以算作龚武生的“伯乐”,龚武生也用工作业绩回报了秦,他在县委书记任上干得风风火火,道县的城市建设规模甚至一度超越零陵城区。不过,龚武生和高建华、易光明、唐湘林这四个坐上过道县县委书记职位的人近年来陆续被查。

1995年,零陵地区撤销,设立地级永州市。在此过程中,有人提出,永州所辖区县太多,不妨一分为二,除了新建永州市,还可以道县为核心,新建一个地级道州市。当时零陵地委的干部对于一分为二的改革方案坚决反对,身为道县县委书记的龚武生却不排斥这一方案,甚至付诸行动。

此时的秦光荣已调任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但他是零陵人,又担任过此地一把手,对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仍会不时关心。秦光荣与零陵许多干部的态度一致,反对一分为二,还把龚武生痛批了一顿,责怪他有野心。

据一名永州退休官员介绍,正因为此事,秦龚二人生出嫌隙。尽管他们远未到撕破脸的地步,但龚武生却没能像向力力那样,成为秦光荣的家臣。而这也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龚武生,在秦光荣落马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受到牵连。

到2005年,龚武生已升任永州市长,他与原配离婚,并与一名年轻的机关打字员再婚。龚武生拜托昔日老同事,时任长沙市副市长兼长沙商业银行董事长的向力力,将年轻妻子调入长沙一家银行担任管理职务。据知情人士透露,龚武生的妻子如今也被调查。

2011年,龚武生离开故乡,调任娄底市委书记。这是他仕途的顶点,更是贪腐的高潮。龚武生的妻子,在娄底金融界呼风唤雨,他的多名亲属,染指当地的医疗采购与市政工程。坊间传言,这和《人民的名义》中李达康和夫人欧阳菁的人设类似,不过龚氏夫妻的关系可比“达康书记夫妻俩”好多了。当地所有医院的某类抗生素的采购,被龚武生的亲戚垄断。受访的一名医院负责人表示,说龚家人垄断了某种药物,这个还无法统计求证,但龚武生的亲属确实在医疗领域介入很深。

据长沙一名官场人士称,在2019年底龚武生便被调查,时常叫去谈话,并被告知不得离开湖南。2020年5月,靴子终于落地,龚武生被查的消息对外公布。

李荐国

省委大秘王华平

2016年3月,娄底人送走了龚武生(出任湖南省委副秘书长、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担任市长仅一年的李荐国接任市委书记。尽管对于李荐国接棒早有预料,但联想到3年前李还是邵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3年后便成为市委书记,不少人仍有一番议论。

升迁之势迅猛的李荐国生于1963年,当上市委书记时53岁,已算不得年轻。对于他的仕途,外界戏称是“少壮蹉跎,老来转运”。

李荐国的蹉跎,便是当年震惊了衡阳官场的短信事件。李荐国是衡阳人,从衡阳师范学院毕业后,一路升迁至共青团衡阳市委书记,后又任衡南县县长、县委书记。32岁成为正处,39岁担任县委书记的李荐国,原本仕途顺风顺水,不过在2005年左右,他却遭遇挫折。那时正值衡阳市委换届,李荐国升任市委常委的呼声很高,但也面临有力的竞争对手。2005年末,衡阳许多官员收到短信,揭露一名区委书记的违纪问题,这名官员正是李荐国的竞争对手。

庭审中的王华平

公安机关迅速介入,短信事件被查清。群发短信的正是李荐国司机,但他说此事完全是自己一时冲动,并未告知李荐国,李荐国也称对此毫不知情。尽管最终的调查并未证实此事为李荐国指使,但他想在衡阳再进一步的梦想却从此破灭。一些衡阳官员甚至认为李心胸狭窄,手段卑劣。

短信事件重挫了李荐国仕途,让他不得不离开衡阳,此后7年辗转郴州、邵阳等地,职位一直是排名靠后的市委常委。正是在那段时间,李荐国生出白发,一周不染发,看上去便十分苍老。

一名与李荐国有过交集的人士介绍,李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对周围同事客客气气,他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时,与许多记者称兄道弟,经常会礼数周到地陪同。短信事件后,有人估计李荐国会被撤职,但他只是蹉跎数载,这与他的好人缘,以及善于架天线不无关系。

仕途低潮期的李荐国并没有气馁,他在寻找突围之道。很快,他的目光聚焦在一个人身上,这便是刚由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调任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王华平。王华平落马后,湖南省纪委监委对其的通报中指出,王华平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利用秘书身份形成的便利条件,拉关系、打招呼,插手干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严重破坏政治生态。多名湖南政界人士表示,王华平正是当时湖南主要领导的大秘。

为了与王华平攀上关系,李荐国花费了不少心思,并成功地成为他的好朋友。2013年左右,当王华平的职务再次变动,由湖南省政府办副主任调任省委办副主任后,沉寂多年的李荐国驶入仕途快车道。2013年3月,李荐国由邵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升任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驻京办主任,成为正厅级官员。两年后,他出任娄底市市长,一年后任市委书记。

2019年底,李荐国离开娄底,任湖南省社科院党组书记、院长。他的这次职务调整,同样与王华平有关。2018年,王华平落马,次年湖南官场调整频繁。李荐国离任市委书记,还有一名市委书记赴国企任职,都是因为王华平交代了与他们之间的利益纠葛。

曹老板和李老弟

王华平落马,让外界预感到李荐国的仕途已然终结,半年前商人曹某、李某被纪委带走,则传递出另一个信号——李荐国想在社科院平安退休,大概也不可能了。

李荐国在政治上大搞攀附,经济上也腐化堕落。商人曹某、李某,正是他捞钱的左膀右臂。曹某是娄底人,早年在衡阳做小生意。据多名知情人士介绍,曹某当初在衡阳开烟酒店,身为正处级官员的李荐国收受的名烟名酒太多,拿到曹某的店里销售,两人从此走近。

李荐国主政娄底后,曹某大喜过望,甚至有一种衣锦还乡的得意张狂。在娄底政商两界,曹老板的名头如雷贯耳,圈内人都知道,企业拿项目,官员求升迁,找曹老板十分管用。李荐国主政时期,大力实施道路白改黑,投资达数十亿元。曹某拿下了许多工程,甚至自己吃不下的,也要盘剥一笔“介绍费”。

至于商人李某,是李荐国的弟弟,曾在衡阳某县担任正科级官员。见曹某仗着哥哥的关系赚得盆满钵满,他十分眼红,索性辞去官职,下海经商。李某在长沙、娄底成立了数家企业,仗着哥哥的关系,承揽了不少项目。还有李荐国的妻子,原为税务机关公务员,成为娄底市第一夫人后,也和一帮商人走得很近,帮助他们拉项目。

一名娄底人士介绍,在最疯狂的时候,曹某、李某与李荐国的妻子,甚至为了争夺项目产生矛盾,彼此互不相让。“那些想拿项目的商人,光搞定一个‘菩萨’还不行,三座庙的香都得烧到。”

李荐国家族大肆敛财,让前任市委书记龚武生的家人都看不下去。龚武生在任时,他们也曾发了大财,但看到李荐国亲属捞钱已到肆无忌惮的程度,仍是颇有微词。据说龚武生被调查后,就交代了不少李荐国的违法线索,意图转移视线。

2020年6月10日,就在龚武生落马一个月后,湖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党组书记、院长李荐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官察室(微信ID:lzlwg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