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全媒体记者 周靖 综合报道

  商战大剧“庆俞年”又出新剧情,李国庆再次“武力”进入当当“抢资料”,被行政拘留。回看这出大戏,不少网友深感疑惑,带人强行闯入公司,抢走公章和资料,分封“领导层”,这些“表演”究竟是家事还是公事,应该诉诸婚姻法还是公司法?对此,本报记者对该事件进行梳理,并采访了相关律师。

当当姓李还是姓俞?
  从“摔杯事件”到社交软件互撕,从诉讼离婚到两次“武力”闯入,商战剧“庆俞年”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精彩大戏。
  1999年11月俞渝、李国庆夫妇联合创立当当网。2010年12月,当当网于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高峰时市值曾接近30亿美元。2016年9月,当当网完成私有化退市,退市时市值仅5.36亿美元。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发布公开信宣布离开当当网。当当网也发出公告称,从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同年10月10日,李国庆在接受某节目采访中谈到被俞渝逼宫,现场摔杯。10月19日,李国庆对“摔杯事件”作出回应称,与俞渝已分居21个月并净身出户。10月23日,俞渝在该朋友圈下连发三条评论,称李国庆非净身出户,他拿走1.3亿元,其中还包括俞渝父母存款。随后,李国庆发微博称自己已经在2019年7月底起诉离婚,但是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11月29日上午,李、俞离婚案在北京第一次开庭,李国庆提出诉求是离婚、平分股权。目前双方离婚案还未最终宣判。
  2020年4月26日,李国庆一行人“夺公章事件”发生。当日上午9时许,李国庆率4人进入当当网办公区,将公章和财务章强行取走;并张贴了一份《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称李国庆已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李国庆当选董事长与总经理,全面接管公司,而俞渝仅为当当网董事,无任何职权。当日下午,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在电话会议上回应称,当当从美国完成私有化后,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由俞渝代持)。随后,当当网针对李国庆“夺公章事件”发布声明,称公司已经报警。警方认为“枪章事件”不涉嫌违法。

  7月7日,李国庆撬保险柜“抢资料”事件发生。当日上午,当当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20多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公司已报警,目前处理当中。8日晚,针对李国庆带人进入当当撬开保险柜拿走资料一事,北京朝阳警方发布情况通报。通报称,违法行为人李国庆纠集他人,在朝阳区静安中心某公司办公场所内,采取强力开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方式扰乱了该公司正常工作秩序。目前,朝阳公安分局已将李国庆等4名违法行为人依法行政拘留。

两次“抢夺”能夺回控制权?
  两次都是“武力”闯入,为何这次李国庆“抢资料”被拘留,上次李国庆“抢公章”无“责”可追呢?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朱逸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出自己的见解,李国庆4月“抢公章”未被警方立案处理,一方面表明公安机关在介入社会经济纠纷过程中的谦抑性,另一方面也在于公章是难以量化成为固定价格的物件,因此不宜直接适用侵犯财产类罪名。但这不意味着公安机关认可这种行为。
  联想到近期因假公章发生的与中国古典悲剧同音的“逗鹅冤”——腾讯与老干妈的“欠款风波”。警方查明,1600余万元的“欠款”是3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经营部经理,从腾讯处骗取而来。
  从“抢公章”到“假公章”,因公司印章产生的法律纠纷数不胜数,公章究竟有何魔力?
  四川省律师协会公司业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四川信和信(成都)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剑波告诉记者:“腾讯与老干妈的‘欠款风波’是基于假公章的使用,争议焦点或将走向表见代理成立与否,也就是腾讯如果能证明自己有理由相信当时的交易相对方能够代表老干妈签订合同,老干妈法律意义上将不得不认可这个合同。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有三:具有代理权外观、实为无权代理、相对人(腾讯)善意,公章的加盖的确是具有代理权外观的重要情节,但结合全案来看,腾讯的证明目的仅凭公章还远远不够。”
  那在李国庆事件中,抢夺了公章就可以夺回公司的控制权吗?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实公章不等于公司的控制权,公司的归属权需要通过有效的股权会做出决议。但有一个问题是,中国与国外的管理制度不太一样,国外很多国家是通过签字,它们没有公章的概念;但中国是认公章,所以公章有无的行为在表面审查阶段可以代表公司的行为,就像补办公章时也需要有以前的公章的授权。只能说公章对公司有一个有限的控制,但并不意味着完全夺得了公司的控制权。

股权之争是家事还是公事?
  “到目前为止,我和俞渝仍然共同持有公司90%以上股权。”李国庆7日发文再提股权。李国庆一再强调,谁来担任当当公司的CEO、董事长,负责领导当当公司,这原是家事。
  7日晚间,俞渝发布了一封全员内部信,信中表示:“我愤怒李国庆把婚姻法带入公司法,不断折腾我们的公司。”
  回顾2004年俞渝、李国庆首次同台接受电视专访,在第一财经《财富人生》节目中,他们表示要为夫妻店正名。
  2019年7月22日,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谈到对“夫妻店”的看法,难掩后悔之情。俞渝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自己对于“夫妻店”的反对。
  作为曾经的“模范夫妻”,李国庆和俞渝夫妇,一人熟悉图书行业且高调有创新,另一人曾征战华尔街又低调偏谨慎,“互补”的他们曾带领当当在2010年成功在美上市,使“中国版亚马逊”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的B2C电子商务公司,风光无限。如今,曾经的电商巨头当当在经历退市、被海航收购未果等风波后,逐渐被阿里、京东甩在身后。
  李国庆夫妇的“闹剧”,无非是建立在争夺当当的控制权上,双方争议的焦点便是当当的股权。那么,夫妻店的股权如何分割呢?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问题有一定的争议。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然后设立公司,股权是夫妻共同财产,原则上来讲股权是平分的。但这个平分只是在离婚分割财产的时候。在现在没有离婚或者说离婚诉讼还没有终结的情况下,那么双方各自都只有名义上的股份,应当按照这个来去行使表决权。因为尽管夫妻的股权是共同财产,但是这个财产指财产权利,而且股权里边有很多是身份性的权利,比如说像表决权等,它是一种身份性权利,专属于名义上的股东。目前来讲,在没有完成离婚分割的情况之下,按照实际持有股份去进行表决,存在一定的问题。“分割的前提当然要先认定共同财产。”李剑波补充道,如果夫妻一方是股东而另一方不是,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规定,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将出资额部分或者全部转让给该股东的配偶,过半数同意、其他股东明确表示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的股东;夫妻双方就出资额和转让价格等事项协商一致后,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但愿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人民法院就可以对转让出资所得财产进行分割。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也不同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视为其同意转让,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的股东。
  目前,李国庆夫妇的离婚官司还未落定,股权是否能平分还未知,李国庆方一再强调已获得小股东的支持,平分股权后,要重掌当当,而俞渝方对媒体的回应也总是“闹剧,不必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