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安

受到新冠疫情冲击,今年的就业形势不容乐观,特别是874万应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难”问题更为突出。让人费解的是,各地企业“招工难”的问题依然较为突出。一些企业没有倒在疫情之下,而是由于招不到足够的工人,不得不减产甚至关门。

事实上,我国劳动力市场这种“就业难”和“招工难”并存现象一直都有,但在疫情冲击下,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不均衡矛盾显得更为尖锐。从统计数据看,今年1-5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460万人,同比少增137万人。5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高于上年同期0.9个百分点。此外,就业不充分现象也较为明显,根据调查,在5月份,约1.2%的就业人员处于在职未就业状态,高于往年正常水平,而且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比上年同期减少0.2小时。大多数高校的大学生就业率也都比往年偏低。但另一方面,企业不仅缺技术工人,就连普通工人也不好招。

之所以会出现“两难”,从理论上来讲,是因为劳动力市场存在着所谓的“分割”现象。这种理论认为,劳动力市场可以分为主要劳动力市场和次要劳动力市场,主要劳动力市场主要包括企业管理者、白领、技术人员等职业,这些职业一般工资福利高,职业前景好,社会认同度高;而次要劳动力市场则包括普通工人、服务员、勤杂工等职业,这些职业大都工资福利不高,职业前景一般,社会认同度较低。

市场分割是劳动力市场不完善的一个重要表现,这两种劳动力市场之间由于存在着户籍、技能等屏障,因而流动困难。对于大学生来说,大多数向往的是主要劳动力市场,而且由于数量庞大,容易产生劳动力市场的“拥挤”现象,“就业难”问题就容易出现。

除了制度上的障碍外,导致劳动力市场分割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们的职业意识。受传统观念影响,许多人认为只有那些职业稳定、工资福利待遇高、职业前景好的工作岗位才算是好职业,才能在社会上受尊重。与之相对应,一线普通工人无论是工资待遇、职业前景还是社会认同度都不高。由于农民工在制造业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以至于此类职业也被打上了相应的标签。对于大学生而言,家里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天之骄子”,如果去从事次要劳动力市场的职业,似乎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这就导致虽然企业存在着很大的用工需求,但一些大学生宁肯失业在家,也不愿去一线当工人。

这些制度上的障碍和观念上的偏差都需要破除和修正。从制度上来说,需打破劳动力市场的制度性分割,尽快建立完善统一的劳动力市场,让一线普通工人也成为受人尊重,并且具有一定职业资格要求的工种。同时提高一线劳动者薪酬待遇,改善工作条件,辅之以一定的政策性补贴,吸引更多大学生充实到一线劳动者队伍当中。

在社会上树立“劳动光荣”“职业平等”的理念尤为必要,职业本身没有贵贱之分,全体劳动者都应该受到同等的对待和尊重。其实对于大学生来说,一些普通职业往往更能够体现自身的比较优势,更有可能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大学生去一线当工人并不丢人,丢人的是那些“等靠要”的依赖思想和缺乏进取的精神。面对巨大的社会需求,大学生为何不能去尝试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