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张旭    原标题为《造车失败,美国躲债!造车界为何频现“贾跃亭”?》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8日电 (张旭) 2020年上半年的汽车圈,格外不平静。

最近一个月,造车新势力中的赛麟、博郡和拜腾三家车企接连“暴雷”,其中赛麟和博郡老板更是远遁美国,步了贾跃亭后尘。他们如何从一掷千金的明星企业沦落至此?后有追兵的造车新势力又路在何方?

赛麟王晓麟涉嫌犯罪远遁美国,被指骗取数十亿国资

7月2日晚间,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发布通报称,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晓麟涉嫌犯罪,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也已受理。但此时的王晓麟,早已远遁美国,做了贾跃亭第二

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图片来自赛麟汽车公众号

2015年,经过在江苏如皋投资创业的庞青年牵线搭桥,王晓麟的赛麟汽车落户如皋。那时的庞青年,还没有因为水氢汽车为人所知,王晓麟也还有着归国博士的旗号,依靠掌握的技术入股。

表面上看,赛麟汽车有5个股东,但实际上只有两个股东:南通嘉禾、王晓麟。前者为国资背景,出资34亿元持股比例约34%;后者实际控制的4家公司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如皋积泰以技术形式出资66亿元,持股比例约66%。

王晓麟曾对外宣称,工厂全部建成后,赛麟将实现超过40万辆高性能整车的年能,年产值超过2000亿元。但实际上,工厂自2017年2月开建至今,只下线了迈迈一款车型。赛麟规划中2020年上市的超跑系列S1,以及超跑型SUV迈客均毫无动静。

赛麟迈迈。图片来自赛麟汽车公众号

尽管王晓麟的承诺从未兑现,但还是引得南通嘉禾成为了赛麟汽车唯一的输血者。2019年7月5日至11月12日,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4家公司先后向同一位质权人——南通嘉禾出质所持有的部分赛麟汽车股权,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20亿元。

2019年7月8日,赛麟汽车与南通嘉禾签订抵押借贷合同,抵押28套设备,抵押物价值为12.12亿元,保单数额为12亿元。仅股权质押和设备抵押两项,南通嘉禾就为赛麟汽车提供约32亿元借款。

2019年7月20日,赛麟品牌之夜开到了鸟巢。当晚,王晓麟一掷千金请来了赛麟全球代言人杰森斯坦森和吴亦凡,并深情回忆起当年那个站在美国街头、兜里只有100美元,却有着一个超跑梦的自己。

然而这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却与超跑毫无关系,发售的只是被戏称为“老头乐”的赛麟迈迈。由于销量不佳,江苏赛麟天猫旗舰店在上线一个月后店面就被关闭。根据交强险上险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5月底,迈迈在全国的上险量只有27辆。

此后赛麟就没了什么动静,直到4月27日被公司前法务乔宇东公开举报。乔宇东称,王晓麟“实际控制”的4个外资股东,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取得赛麟汽车的控股权,导致数十亿国资流失。

4月27日,乔宇东公开举报王晓麟。乔宇东微博截图

根据乔宇东提供的资料,赛麟仅有的发售车型迈迈实际上叫做“Mycar”,是王晓麟在2010年前后以2000万美元收购的香港一家低速电动车企开发的代步小车。该车综合工况续航里程仅305公里,但补贴后售价高达16万元,价格比同定位的新能源车型高出一倍。

举报信发出后,南通当地官方介入调查。6月23日,江苏赛麟上海公司收到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查封公告。此前,江苏赛麟如皋工厂也被查封。

王晓麟将之称为“受诬告事件”,并多次通过媒体直播的形式进行回应,然而,赛麟的烂摊子却等不到自家的CEO。远走高飞身在美国的王晓麟表示,受疫情影响航班屡次取消,暂时无法回到国内。

博郡黄希鸣“不会回国”,拟“放弃造车”

与王晓麟一样“下周回国”的还有博郡汽车老板黄希鸣。6月份,有媒体报道称,黄希鸣已利用另外的身份顺利“返回美国”,并称“将不会回国”。

成立于2016年的博郡汽车,其前身为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从事底盘设计和整车性能开发服务。

2019年4月11日,博郡汽车举行首届品牌之夜,官方首次亮相博郡i-SP、i-MP、i-LP三大平台以及电动SUV博郡iV6和博郡iV7。2019上海车展期间,博郡iV6开启全球预订,博郡当时表示,该车型将在一汽夏利二期工厂量产,并在2020年一季度进行交付。然而时至今日,该款“撞脸”特斯拉的电动车,不见任何路试信息。

博郡汽车未能实现量产。博郡汽车官网截图

博郡与夏利的合作,也出现裂痕。2019年9月,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正式成立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5.40亿元。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博郡因此获得造车资质。

按照协议,在取得营业执照后30日内,博郡汽车要完成首期缴付出资10亿元,剩余的则需在6个月内完成缴付。然而,根据一汽夏利在2020年5月28日发布的公告,博郡汽车仅向天津博郡缴付了1410万元。

6月13日,黄希鸣发布了一封公开信,除了市场环境变化外,黄希鸣将公司资金困境归于“错过了很多融资机会”,给公司的现金流管理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黄希鸣在信中表示:“博郡汽车现已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在当前阶段,以公司已经形成的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履行好公司的法律义务,全力保障全体员工、供应商、股东和各相关方的权益。”这也被外界视为“放弃造车”。

博郡公开信。

拜腾拖欠员工薪资,CEO戴雷宣布“停工停产”

6月底,央视报道拜腾汽车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除此之外,拜腾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近日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最终,拜腾无奈按下暂停键。

拜腾汽车CEO戴雷宣布,自7月1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在停工停产期间,大部分中国区员工将待岗,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

2018年9月,拜腾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夏利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份,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代价是拜腾需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债务和5462万元员工薪酬。后该款项也遭拜腾逾期拖欠,一汽夏利曾在公告中披露,2020年6月30日前,拜腾尚还未对其支付4.7亿欠款。

拜腾CEO戴雷曾在发布会上宣布,量产车M-byte将在2019年初量产。然而资金却不足以支撑拜腾走那么远。

拜腾共融资约12亿美元。数据来源:企查查

2017年成立以来,拜腾汽车共进行4轮融资,总金额约12亿美元,远低于蔚来、威马等对手。由于新的融资迟迟不能落实,拜腾最终烧光了钱却没能走到量产这一步。

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汽车分析师张翔向中新网记者表示,在无法获得新一轮融资情况下,拜腾汽车、博郡汽车等造车新势力都面临巨大危机。

“拜腾汽车应效仿博郡汽车,尽早放弃造车,通过各种方式为员工谋出路。要么停运、要么关闭,这是拜腾汽车眼下最好的归宿。这样也能最大限度保障员工的利益,让他们能够尽快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张翔说。

2020年,20多家新势力企业料放弃造车

自2015年起,许多打着“互联网+电动”旗号的造车新势力成立,最多的时候有近50家。目前,除了上述三家之外,爱驰汽车、天际汽车和前途汽车也纷纷被员工曝光欠薪或裁员,其中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而随着外资和国际巨头布局新能源车,资本对于未能量产的新势力车企,越来越谨慎。从近期情况来看,能够获得融资的多为已经实现量产的头部企业,不能量产又没有融资的企业活下去变得越来越难。

一方面是因为蛋糕在变小,整体市场在下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月度数据显示,2020年1-5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29.5万辆和28.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39.7%和38.7%。

另一方面,造车新势力内部也出现分化。乘联会数据显示,5月份,只有蔚来、理想、威马、小鹏等8家造车新势力有新车卖出。其中,仅有蔚来汽车交付超过万辆。

数据来自乘联会

张翔表示,“今年汽车市场要想恢复到去年销量水平难度不小。一般而言,一家车企年销量至少要达到10万辆,才能实现规模经济效益,如今累计销量破万辆的造车新势力只有蔚来、小鹏等少数几家,其他很多小品牌连销量过千辆都做不到。未来几年,在特斯拉等更多对手竞争下,尾部造车新势力的销量也将难有大的提升。”

“2020年底,国内造车新势力可能会从40多家减少到10-15家,至少20多家新势力企业将放弃造车。”张翔表示,造车热已经明显降温,剩下的新势力车企融资正变得非常困难。造车的商业模式投入太高,赚钱太难。而且,整个行业正发生巨大的变化,国家允许外资独立建厂,市场越来越开放,竞争也越来越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