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本报记者 李亚楠

2018年6月起,昌吉州开展基层报表、档案、会议和借调干部“四项清理”工作,清理违规借用干部512名,杨洲也于2019年1月回到原单位。他心里终于踏实了。3个多月后,因为能力突出,经组织考察,杨洲被提拔为副乡长。

(原载于《人民日报》2020年07月07日第19版)

戴着草帽、穿着布鞋,杨洲刚从地里查看庄稼长势回来,“夏粮该收了,秋粮因为天气干旱缺水,有点着急。”

杨洲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吉木萨尔县新地乡副乡长,年轻、有干劲,去年提拔到这个位置上后,更是天天和农民在一起,“从借调单位回来后,干着本职工作,心里更踏实了。”

“90后”的杨洲当过村官,因为有园艺技术专业背景,到新地乡农业技术推广站当过技术员,2017年5月起兼任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干了不到5个月就被借调到了县直部门工作。

这几年,上级部门从基层借调干部成了常态,而且往往瞄准业务骨干。杨洲告诉记者,光新地乡一年内就被借走2名干部,导致本来任务重的基层单位压力更大。

人在县里,档案、编制、组织关系都在新地乡,杨洲参加组织生活还要回乡里来,有时候回不去就得想办法请假,乡里同事见了面都打趣他“常回家看看”,杨洲只能尴尬一笑。

工作踏实肯干,杨洲得到了县直部门领导的肯定,但他心里没底,他形容自己是“两头没着落”。

2018年6月起,昌吉州开展基层报表、档案、会议和借调干部“四项清理”工作,清理违规借用干部512名,杨洲也于2019年1月回到原单位。这下,他心里终于踏实了。3个多月后,因为能力突出,经组织考察,杨洲被提拔为副乡长。

杨洲回到新地乡后发现,工作比以前更顺畅了:“以前我负责档案这块,各个口子的档案到年底摞起来能有一人高,各种表格重复填,还有开不完的会。现在对档案、表格、会议都有明确规定,不该填的不填,能不开的都不开,时间一下子多了。”

昌吉州开展“四项清理”后,基层报表和村、社区档案分别由313张、212项、336项减为8张、34项、33项,会议压减50%以上。杨洲感觉最明显的是开会少了,以前层层开,下午6点开到晚上12点都是常有的,开完会再落实,少不了加班熬夜,现在打开视频系统,很多会议直接从自治区级开到乡村一级。

省下来的时间干什么?杨洲的一身行头和晒黑的脸颊就是答案:天天到地里看庄稼,浇水的事情要管,防病虫害也要管……“干实事儿,群众都看在眼里,大家认可了,就有了成就感。”杨洲说,现在身份明确了,努力干就有回报,被提拔之后更要把工作干好,对得起组织信任,“一句话,现在浑身都有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