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君

多位网友称,罗永浩直播间相同产品价格比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贵出不少,不符合直播间宣传的“全网最低价”。经过比价发现,罗永浩团队在直播中售价2448元的录音笔,其他电商平台只要2398元。一款台灯,罗永浩直播间售价279元,而其他平台上售价为269元。在直播中,老罗刚喊完“上链接”,多个平台立刻给出了“低过老罗”的价格。“低过老罗”一时成为网络热词。

昨(29)日,中消协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负面信息主要集中在直播带货、价格竞争、短信骚扰、红包活动、假冒伪劣等方面,得物App涉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罗永浩直播带货翻车等被作为典型案例点名。

中消协介绍,在6月1日至6月20日共计20天监测期内,共收集“618”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6488460条,日均信息量32万余条,有关“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112384条。直播带货的“槽点”主要集中在五个方面:直播带货商家未能充分履行证照信息公示义务;部分主播特别是“明星主播”在直播带货过程中涉嫌存在宣传产品功效或使用极限词等违规宣传问题;产品质量货不对板,平台主播向网民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等;直播刷粉丝数据、销售量刷单造假“杀雏”;售后服务难保障,等等。

疫情期间,电商服务出新出彩,直播带货蔚为大观,带火新的消费方式。不独是明星,一些地方干部也披挂上阵,然而,直播带货火爆的背后,却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现实。从中消协公布的有关负面信息看,网民吐槽的内容涉及诸多法律问题,暴露出加强监管规范直播带货已经刻不容缓。

比如说,主播在直播带货过程中宣传产品功效或使用极限词等违规宣传问题,就涉嫌违反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可能构成虚假广告。主播向网民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等行为,就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如果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情节严重的,还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