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梁现瑞 王眉灵 王代强 摄影 尹钢

“车来了!”6月30日上午10时许,“金通工程”客车司机杨保安驾驶着金黄色涂装的乡村客运小巴,沿着全新的通村公路驶进凉山州布拖县乌依乡阿布洛哈村时,他特意按响了喇叭,这个小小的举动,换来的是早已等候在招呼站的村民们阵阵欢呼。

天空下着雨,人群中,一头卷发、一身红衣、今年已经66岁的四川省教育厅退休干部林强格外激动。在过往的17年中,林强曾先后20多次来到过阿布洛哈,但这一次将记入历史—-只有这一次,他是开车进入的。而之前,都是爬悬崖、过溜索,单程都要四五个小时,种种艰难,永生难忘。“梦寐以求!无比开心。”面对记者,林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通路通车,对于群山深处的阿布洛哈来说,无疑是历史性的时刻。对于整个国家而言,同样意义非凡。在此之前,阿布洛哈曾经是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建制村,其通村公路全面建成通车,标志着中国大地上,公路将贯穿所有具备条件的建制村,更好融入全国经济大循环。

阿布洛哈通村公路竣工通车。川报观察记者 杨树 摄

阿布洛哈在彝语中的意思是“高山中的深谷”“人迹罕至的地方”。阿布洛哈村坐落在金沙江畔西溪河峡谷中,三面环山,一面临崖,因历史原因,该村一直以来没有通公路。

脱贫攻坚,交通先行。阿布洛哈村通村公路被列入了全省“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通硬化路”范畴,并于2019年6月正式开工建设。2019年12月31日,交通部门通过“硬化路+缆车摆渡”永临结合的方案,打通了阿布洛哈村的对外通道,基本满足老百姓日常客货运输需求;经过半年建设,剩余1公里左右的永久性路段全面建成。

公路项目起于拉果乡布歪村,止于乌依乡阿布洛哈村小学,全长3.8公里,绝大部分路段都位于接近垂直的峭壁上,其中包括3座隧道、1座战备钢桥,桥隧比近30%。

承建通村公路的四川铁投下属四川路桥项目经理赵静介绍,公路全线位于高山峡谷地带,地质结构复杂,岩层破碎,施工难度极大。

2019年7月18日,通村公路的施工人员在阿布洛哈村陡崖夹沟地势中作业。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将该项目作为交通脱贫攻坚重中之重,抽调专业技术骨干现场服务指导;四川路桥投入博士、教授级高工等10余人,相当于修建高速公路特长隧道或特大桥的技术队伍,解决施工难题。

为加快进度,增加施工作业面,项目建设期间,还首次从省外专门调运全世界当前仍在服役的最大直升机米-26吊运机械设备。

米-26直升机空运挖掘机修路

从动工到通车,整个工程历时一年,平均每天只能进展10余米,完全是在峭壁上一口口“啃” 出来的。公路旁边的悬崖下,至今还能看到修路过程中掉落下去的大型施工机械的“残骸”。

当天开通的阿布洛哈村至拖觉镇客运班线全长35公里,是凉山州首条按“金通工程”标准实施并开行的乡村客运班线。记者看到,客运小巴荷载7人,车身是凉山州乡村客运统一的金色涂装,印有乡村客运、监督电话等字样和标识,车辆安装有4G视频监控系统。“40分钟就能到拖觉镇。”客车司机杨保安说,他每日往返1班,遇拖觉镇赶集日增加至往返2班。

“这条乡村客运班线的开通,标志着四川100%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比计划目标提前3个月。”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局局长许磊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四川累计投入资金1734亿元,新改建农村公路17万公里,全面实现了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客车。

在“两通”的基础上,四川正依托“金通工程”全面提升乡村客运服务品质,让群众出行的“最后一公里”又好又优。

客车开到村子里,从所未有过的“好日子”,让阿布洛哈村支书吉列子日对未来充满希望。作为全村首个大学生,他离开村里然后又毅然回来,最大的梦想就是村子能够早点脱贫,眼下,路通了,他也开始着手未来的产业发展,其中之一,是要发展乡村旅游。

相比之下,村民且沙色聪的想法就简单很多:考个驾照,买个车跑运输,让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