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李寰 摄影报道

6月29日,华西医院心脏外科病房,护士正在为1岁八个月的明明(化名)办理出院手续。

明明躺在床上,身边放了一个毛绒熊猫玩具。他并不知道在这半个月时间内,无数人为了他的生命而捏了一把汗,幸运的是,一颗健康的心脏植入了他的体内。在未来很长时间里,明明可以像其他正常孩子一样生活。

脑死亡患儿家庭捐出器官让生命延续

6月中旬,一场惊心动魄的心脏移植手术在华西医院进行。

明明因“扩心病”,心脏功能已经进入了终末期,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

华西医院心脏外科安琪团队,将一颗健康的心脏移植到了明明的体内。手术时间持续了3个多小时便顺利完成。这场手术也创下了整个西南地区患者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年龄最小的记录,这也标志着心脏移植手术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不过用安琪教授的话来说,手术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创造“年龄记录”,更重要的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因为曾经制约儿童脏器移植最大的难题就在于捐赠者缺乏。而现在,有更多因发生意外的儿童家长愿意捐出器官。

明明从出生开始就遭遇了诸多折磨,反复生病,发育缓慢。出生4个月就被诊断为“扩心病”,相比正常孩子的心脏要大一些,心脏收缩功能不好,根据评估,明明能够活到5岁的概率只有50%。明明还有一个异卵双胞胎哥哥,他因为身体不好,现在比哥哥相比身高矮了3厘米,体重少了接近10斤。父母随时都在为他提心吊胆。

从明明被诊断出“扩心病”,就接受了一系列的治疗,但是最终他自己的心脏已经无法再正常工作了,心脏移植是挽救他生命的唯一途径。给幼儿做心脏移植手术,最大的难度在于捐赠者奇缺。配型、年龄、血型等等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

明明很幸运,等待了一年的时间,他成功等到了心脏捐赠者。

“我们特别想对那位好心人当面说声谢谢。”直到出院,与捐赠者家庭见一面,是明明父母的心愿,但遗憾的是,根据器官移植的规定,捐赠者与受体之间的信息相互之间都是保密的。只是从医生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捐赠者是一名8个月大的婴儿,因为受外伤导致脑死亡,其父母捐出了孩子的心脏、肾脏和肝脏。三个生命得以延续。

华西医院器官捐赠协调员回忆说,捐献者的父母一直在努力让孩子醒过来,但脑电图就是一条条平行的直线。那对年轻的父母经历了反复的期待与失望,最终选择了器官捐献,他们说有且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受捐者好好的活下去,代那个去了天堂的宝贝好好活下去。

器官捐赠协调员说:“希望受捐者的亲人好好照顾受捐者,因为受捐者身体里住着的,也曾是他们的心肝宝贝。”

心脏供体

一波三折的心脏移植手术

今年2月,明明的父母接到来自华西医院的电话。

希望的曙光第一次被点燃。医院通知,目前正好有合适的捐赠者,明明可以接受手术。明明的父母怀着无限期盼地目送明明被推进手术室。不料,不到一个小时,明明被推了出来,比手术计划时间提前了几个小时。父母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意外,急忙奔过去,原来,就在手术的准备过程中,发现捐赠者的腹腔已经被感染,不符合移植的条件。手术无法继续。

明明的父母哭得昏天黑地,但是现实就这么残酷。

从2月份到6月份,明明的病情更加严重,发生呼吸急促的频率加快,几次因为肺部感染而入院,医生一次次把他从生死线上抢救回来。但是药物治疗的效果并不理想,心脏移植是唯一的办法。

让人揪心的是,心脏供体“可遇不可求”,要满足配型、年龄、体重以及血型等多个指标。

幸运的是,6月13日,明明的父母再次接到医院电话,要求两天之内入院。

这一次,明明的父母既欣喜,又担忧。一个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要面临一场生死考验。但这又是唯一能够挽救生命的方式。

6月中旬,手术如期进行,麻醉、护理、内科、外科、重症监护室等团队的倾力合作下,手术顺利完成。走下手术台,安琪教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说,手术之前团队进行了反复讨论,制定了详细方案。只要术后能够避免并发症,这孩子也就算挺过去了。

几天之后,明明被转入到了普通病房,安琪和他团队的成员也经常去查房,明明每次看到“白大褂”,都会哇哇大哭。安琪教授开玩笑说:“小朋友有心理阴影了。”

艰难的器官移植手术

截至到目前,四川省具有心脏移植手术的医院只有华西医院和四川省人民医院两家。2005年,华西医院开展了首例心脏移植手术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搁浅。2017年,这项技术重新启动。相比肾脏移植、肝脏移植等,心脏移植开展的时间更晚,难度更大。

肾脏、肝脏移植,除了捐赠之外,还可以亲体移植,并且对捐赠者的身体不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心脏移植,只有捐赠是唯一来源,捐赠者少,也就导致了手术难以开展。

目前,在华西医院排队等待心脏移植手术的患者有40余名,目前累计完成心脏移植手术30余例,有很多患者不幸在等待中离开了人世。

“我们也很欣慰地看到,随着社会进步,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生后捐出器官。这也是生命延续的一种方式。”安琪说,这是他做这台心脏移植手术最大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