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君

在这个“不同寻常的两会”召开之际,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提出的一个建议上了微博热搜。建议说,国内应该对春节假期进行弹性安排,给地方和企业更多自主权,实现最大限度的春节前后错峰出行。

从媒体报道看,朱委员的理由主要有两点,在全国范围内以亿计的巨量人口在短短几天时间内进行一次往返的“春节大迁徙”,这甚至被称为“世界奇观”。春节长假也因此带来了交通等一系列的社会运转组织的失序问题。此外,春节“一刀切”集中放假可能还会增大传染病的传播风险、造成大众“节后综合征”,以及集体性停工加重企业运转压力等问题。 “可以看出,全国统一集中7天春节长假,使各种影响和负面效应更加突出。”

在这个星球上,“春节大迁徙”,确实是中国才有的一大奇观。也确实造成了一些需要正视的社会问题。可是,为了解决其中的问题就取消统一春节假期,可行性有多大?

不妨先看看,“春节大迁徙”是怎么出现的?是因为有全国统一的春节假期吗?我们知道,过年的习俗是古已有之,以行政命令方式将春节作为全国统一的法定节假日,也有七十余年了。而“春节大迁徙”这种现象,实际上是伴随着城市化在这片土地上不断推进才开始出现的。城市化,意味农村人口向城市集中,人才向发达地区流动。春运人流中,大量的是回乡过年的农民工,是在城市里安家立业的外乡人。“春节大迁徙”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出现的问题,也只有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逐步解决。靠一纸行政命令取消统一春节假期,干脆到是干脆,但问题并没有真正得到解决。

再则,从文化心理看,一个寄托着国人丰富精神情感,有着千年传统的节日,也不是行政力量说不过就能中断的。文革期间,不也曾以革命化的名义一度想取消春节么,结果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