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两江观察

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重庆又有新动作。

近日,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重庆市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交给重庆的重大任务,是服务国家战略的现实需要,是推动重庆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重庆谋划已久的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已从地方愿景上升到国家战略,对重庆推动高质量发展无疑是重大利好。重庆究竟如何打造金融中心?本次会议透露的方向、路径、措施已十分明确。

▲繁华绚烂的重庆都市风景。 苏思 摄

缘由何在

去年8月,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重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编制项目的竞争性磋商采购文件,首次公开透露重庆将打造“立足西部、面向东盟”的国际金融中心。2020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

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和一座城市的综合实力、辐射作用密切相关。

重庆作为西部最大的工业基地,2019年GDP排名前十的城市除了上北深广四个一线城市,重庆排名第五。可以看到,重庆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带动引领作用。

从经济区域来看,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有上海、北京、深圳3个金融中心城市,而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要发挥在西部大开发过程中的引领和带头作用,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带动整个西部更广大地区的发展也亟需国际金融中心支撑。

立足 “两点”定位、实现“两地”“两高”目标,发挥“三个作用”,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彰显了重庆在国家战略全局中的定位和方位。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是重庆服务国家战略的现实需要,是推动重庆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就顺理成章。

▲重庆夜景。苏思 摄

优势明显

打造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具备诸多基本要素,比如城市要有强大的经济实力,鼓励扶持的政策配套,公平的法制环境,高效健全的金融制度,具有较大范围的开放度和辐射力,完备齐全的基础设施,拥有良好的金融基础设施和功能完善的金融机构,能够凝聚一流的国际金融人才等等。

而重庆势必要突出自身优势,其中走差异化的发展路线,立足重庆、服务西部,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就是明确的方向。

除开重庆具有的四大优势,仅就金融领域来讲,目前,重庆正在成为中西部金融最为活跃的地区。2019末,全市金融机构资产规模6.03万亿元,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9483.20亿元,在西部名列前茅。

重庆多元多层多样的金融机构体系已初步成型。目前,重庆金融机构总数将近1900家,全国首家互联网消费金融、全国首家专业信用保证保险、西部首家民营银行等一批具有突破意义的法人金融机构在重庆落地,机构门类在中西部最为齐全。小额贷款、融资担保、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典当行等地方金融机构667家,资本规模3188.8亿元。全市金融要素市场14家,设立有保险资产登记交易系统、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金交所3个全国性交易场所;区域性股权市场1家。安永华明、德勤、普华永道、毕马威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也先后落户重庆,助推重庆金融、商务等服务要素向专业化和中高端拓展。

▲华灯初上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崔力 摄

重庆金融市场创新氛围浓厚,广受国内资本青睐。阿里巴巴、百度、海尔等著名互联网科技公司在重庆设立网络小贷公司52家,互联网小贷业务规模居全国第1位,小贷公司贷款余额占全国15.6%。重庆还在全国率先开展外资股权投资基金(QFLP)、跨境人民币基金、外汇集中运营管理、区域集优债等金融产品和服务试点,是全国金融标准化试点和金融科技应用试点城市。

作为重庆金融领域发展高地,备受瞩目的江北嘴金融中心发展势头迅猛。2020年1月,江北区人民政府与小米消费金融公司筹建组签约,由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重庆农商行等5家国内外知名企业发起设立的新金融机构——重庆小米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将于今年年中在江北嘴正式开业。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1月,江北嘴金融中心企业超过230家,其中包括中国银行、重庆农商行、中国人民保险等全国或区域总部64家,韩国友利银行、中新互联互通基金等外资金融机构总部5家。

做优做强金融产业,积极培育各类金融机构和要素市场,推动特色金融机构集聚,支持鼓励金融机构在渝设立功能性总部、区域性总部、结算中心、业务管理中心,重庆正全力以赴,为内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夯实基础。

▲江北嘴金融组团。谢智强 摄

建设路径

毋庸讳言,重庆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还存在诸多短板和挑战,必须走出一条发挥自身优势和特色的路子来。

重庆提出六个“要”:

1、要深刻把握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的内涵要求,立足重庆、服务西部,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建设具有国际金融资源配置能力、辐射力和影响力的金融中心。

2、要做优做强金融产业,积极培育各类金融机构和要素市场,推动特色金融机构集聚,支持鼓励金融机构在渝设立功能性总部、区域性总部、结算中心、业务管理中心,持续完善地方要素市场特色功能,增强区域性要素市场集聚辐射效应。

3、要加大金融开放力度,深化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下金融合作,推动形成重庆和新加坡金融“点对点”对接带动中国西部与东盟“面对面”合作的金融开放新格局,用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平台,主动参与境内外金融合作,深化区域金融协作。

4、要加快金融改革创新,鼓励支持各类金融机构和市场主体推进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不断开发新的金融产品、金融业态、金融服务。

5、要推进金融科技建设,支持各类金融机构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动国家金融科技应用和金融标准化创新试点。

6、要营造良好金融生态,推进社会信用体系一体化建设,完善金融配套服务体系,继续办好中新金融峰会等重要论坛活动,维护金融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沙坪坝区团结村铁路中心。何超 摄

这其中,发挥内陆开放高地优势,以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西部陆海新通道和自贸试验区为抓手是重点。

深化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下的金融合作,重庆可以此推动形成重庆和新加坡金融“点对点”对接带动中国西部与东盟“面对面”合作的金融开放新格局。众所周知,新加坡作为亚洲最大离岸金融中心,是亚太地区重要金融中心。此外,新加坡既是东盟主要成员国,又是东盟成立和发展的主要推动国,在推动东盟贸易金融结算、货币交换等方面贡献突出。通过新加坡,重庆有望更好的对接东盟,向西部地区输入域外金融资源的能力也将增强。

截止2019年年底,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聚焦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信息通讯四大领域,同时积极推动教育培训、文化旅游、创意创新、地产开发、医疗康养等领域合作,已累计签署各类合作协议55个,签约合作项目203个,总金额逾270亿美元,在项目推动下,新加坡已成为重庆第二大外资投资来源地,重庆从新加坡的引资占比从4.9%上升到28.8%。

数据还显示,中新互联互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3年多来,其投资规模累计已近90亿元,中新基金还另有储备项目50余个,涉及的投资金额共计超400亿元。

此外,江北嘴国际投融资路演中心对接新加坡交易所新交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举办了14场大型路演活动,为400余家企业提供融资产品推介和信息交流服务;设立了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并完成马来西亚石油公司LNG液化天然气项目交易,成功开辟出国际市场;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与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所(新加坡)跨境直发美元债的差异化融资模式得到推广,成功落地首单“渝新通”项目;中新金融科技创新示范区、中新金融科技联盟、中国金融科技产业投资基金和中新金融科创企业孵化器等项目,已在重庆全面启动实施。

依托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持续推进,跨境融资成本也在不断降低。过去三年多时间里,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帮助重庆企业取得发展融资逾69亿美元,融资成本比国内低约1.4个百分点,还辐射带动四川、陕西、青海、新疆、广西、云南等西部兄弟省区企业,赴新加坡跨境融资近40亿美元。


▲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出口印度尼西亚专列。 喻庆 摄

其次,重庆还要发挥大通道优势,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为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带来新机遇。2019年,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市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重庆市分行、中国银行重庆市分行等14家金融机构签约合作项目——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金融服务平台,这将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国家和项目注入强有力的金融活力。

特别是,依托重庆沿江通道、中欧班列以及西部陆海新通道东西南三个方向构建起的三条骨干国际贸易“Y型”大通道,西南的农产品、西北的矿产资源都可以在重庆打造西部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煤炭、矿石、钢材、木材、铝材、塑料粒子、咖啡等大宗商品期货交易中心正在探索建立中;依托果园港多式联运示范基地,建设大宗散货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和大宗商品交收(交割)仓库、堆场;依托西部物流园,建设工业原材料的大宗商品集采平台和交易市场。而毋庸置疑,物流聚集的中心也必然会产生资金流的集聚,前景可期。

▲重庆两江新区服务贸易产业园。谢志强 摄

同时,运营已经满3年的中国(重庆)自贸试验区,也是重庆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平台。自贸区成立伊始,重庆就出台《关于金融支持自贸区建设的指导意见》,内容涵盖优化跨境金融结算服务、推动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发展、探索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改革创新、增强跨境金融服务功能、完善金融风险防控体系5大举措。去年底,重庆市外汇及跨境人民币自律机制出台的《重庆市优质企业人民币跨境结算便利化活动方案》正式实施,进一步发挥跨境金融优势服务实体经济,充分利用政策红利,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

比如,依托重庆自贸试验区20余项跨境结算和投融资创新业务试点,区内企业节省人力和资金成本超70%,实现跨境交易结算和投融资汇率风险、汇兑成本“双降”。

国际物流枢纽园借力中欧班列(渝新欧),开出全球首份“铁路提单国际信用证”,截至目前重庆已累计签发“铁路提单”超过40份;引进内陆首个“美元快付”项目,实现美元运费境内线上结算,已累计实现交易额超1.23亿美元。

目前,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重庆基本条件已具备,可谓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只要抢抓发展机遇、强化责任担当,狠抓落实创新,未来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