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付永

当前稳定就业的形势和任务艰巨繁重。据国家发改委消息,为了促进就业,国家将对招用毕业生的中小微企业予以补贴,明确规定国有企业连续两年要扩大招聘毕业生规模,扩大基层就业规模。

就业连着民生,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之后,就要千方百计地促进就业。特殊时期,利用政策的手段稳就业规模可以理解。但从长远来看,利用政策促就业还只是权宜之计。比如对于国有企业来说,一段时间内就业规模是基本固定的,蛋糕就那么大,就业“扩容”的空间毕竟有限。

促就业稳就业要坚持“两手抓”,一方面抓政策,让政策之手稳住就业“基本盘”;另一方面要抓市场,拓展市场的边界,让扩容的市场吸纳更多的就业人群。这次疫情让我们更加认识到了信息技术深度融合与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巨大效益。大数据、远程医疗、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等为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都发挥了巨大作用。疫情倒逼新业态、新模式加速成长。在5G、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推动下,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等新业态快速发展,无人零售、无接触配送、标准化生鲜套餐等新模式层出不穷,这些新的业态不仅适应了防疫的需要,而且也代表着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方向。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的业态也为吸纳人们就业提供了一个增量空间。

特殊时期,如何在政策上规范和引导这些新业态的健康成长,未来又该如何通过政策的鼓励和扶持(比如可以为新职场培训提供补贴等)让这些新业态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和用政策的手段促就业相比,这更应该是政策所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