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来,四川兴正源环保材料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王燕紧盯现场,不时还会拍摄现场视频等分享到“五天突击队”微信群。

川报观察记者 朱雪黎

2月21日中午,经过5天日夜奋战,眉山市仁寿县视高工业集中区,四川兴正源环保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一条全新的熔喷布产线正在紧张接线,进入开机前的最后冲刺阶段。

“正式开机,加温12小时后,明天就要开始出布。”企业负责人王燕紧盯现场进展,寸步不离。本来语速就快的她说起话来更急了。

她说,这条5天抢出来的新产线,如果按原计划半年后才会投产。满产后可日产3吨熔喷布。以一次性医用口罩为例,1吨熔喷布可生产100万只。而N95口罩和医用防护服的需求量,则要大得多。“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绝对算奇迹。”

“五天突击队”部分成员与安装好的电柜合影

一波三折,拍板落地十分不易

疫情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复工复产也正有序展开。原本紧缺的口罩、防护服等应急物资,紧上加紧。

随着各地新上口罩、防护服产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熔喷布等核心原材料市场价格短期内翻了好几倍,依然一货难求。有了产线却买不到原材料,比亚迪等口罩“新兵”近日已发动全员四处寻找熔喷布货源。

熔喷布,说是布,却和纺织布不同。它靠聚丙烯熔喷料热熔塑形、驻极处理等而成,通过静电吸附,阻挡病毒飞沫等进入佩戴者口鼻等。熔喷布放置在中间层,又具有核心功能,因此也被称作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

四川瞄准源头抢先机,一早就加大了应急物资生产设备和原材料保供力度。“省内原有两户熔喷布生产企业,大年初四就实现了满产,日产4.6吨。”按照省应急指挥部物资生产与要素保障组分工,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刘少敏负责抓原材料及设备保供。他说,随着省内口罩、防护服生产企业迅速从9家增加至30余家,熔喷布等原材料供应日渐捉襟见肘,他们也一直在四处寻觅可用资源。

一个偶然机会,他得知四川兴正源环保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最近刚从日本采购回一台全新的熔喷设备。“赶紧联系,协调尽快安装生产。”

迅速联系企业负责人,一番对接却泼下一盆冷水。

“企业面临产业调整,厂区要搬,新产线没地方上。”不仅如此,王燕自己也很犹豫。原本,企业是计划投资2000万元上一条全新的医用防护服生产线,但目前设备还没有完全回来,临时利用现有设备转产熔喷布,完全打乱了节奏。

经济和信息化厅一方面紧急寻求地方政府和园区协助支持,一方面对企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上周五晚(2月14日),多方协商敲定:企业在原址新上熔喷布新产线。

刚一拍板开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产线不像搭积木,到货的进口设备还需要大量适配的外围设备,特别是电气化控制等。”负责协现场调国外专家临时请不来,一些配套厂商又还没有复工,远水救不了近火,事情再一次陷入僵局。

五天突击,省内外企业快速集结

“靠自己能不能干成?”情急之下,经济和信息化厅火速召集省内外企业、专家,得到肯定回复后,临时组建起一个“五天突击队”。省机械研究院、川开电气、普什宁江、成焊宝马……一大批省内外智能装备制造企业、专家集结。

“上周五拍板,周六周日筹备,周一(2月17日)正式开干,周五(2月21日)拿下。”负责现场协调的经济和信息化厅轻纺处黄鹏说。

熔喷设备,自动化程度较高,配套难度更不小。按照设备图纸倒推设计、制造配套设备,大到电柜、钢架,小到电线、螺母,很多零配件、元器件都要大海淘沙、自力更生。

省内企业、专家给力的同时,经济和信息化厅也按时按期调配到位各类必须物资。在经济和信息化厅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十余份为紧急调配各类零配件和其他物资而发出的特急公函。“这都是为这条产业发出的,范围覆盖上海、广东、江苏等多个省市部门。”记者看到,有的函是为调运物资,有的则是请求专家支援等。黄鹏感慨,“为一个企业紧急发函十余份,以往从未有过。”

得知新产线进展顺利,省内宜宾丝丽雅集团等正谋划新上熔喷布产线的企业也纷纷前来取经。“我们也计划上一条,日产1.8吨左右。”宜宾丝丽雅集团董事长邓传东更是现场邀请原班专家成员去企业指导帮助。

“新产线开起来了,后续的难题也不会少。”王燕说,将原本半年的工期,紧急缩短至5天,一开始她的心里有点打鼓。但经过连续几日的并肩作战,如今的她干劲大于担心。“既然国家有需要,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干起来再说。”她说,后续生产上要改进、调试的地方虽然不会少,但有政府和各省内外企业家、专家的鼓劲壮胆,现实困难再大,她也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