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史晓露

2月20日中午12点过,巴中市中心医院老年病中心护士长颜会萍抱着2岁的小宝(化名)走出巴中市中心医院感染病分院的隔离病区。

当天,该院共有6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小宝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和他一起出院的还有他4岁的哥哥。

1月23日,两名小朋友和父母、婆婆一起从武汉回巴中,之后一家五口均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由于症状较轻,小宝和哥哥经治疗后先行达到出院标准,由他们的舅舅接回家中照顾,其父母和婆婆在医院继续隔离治疗。

出院当天,小宝第一次看到了没有穿防护服的颜会萍,他伸出手扑到了颜会萍的怀中。“今天娃娃很乖,我从他妈妈手里抱过来都没哭。”颜会萍在医院门口把孩子交给了他舅舅。

“乖幺儿,回家听舅舅的话,乖乖等妈妈回家。”颜会萍抱着孩子合了一张影,大手和小手紧紧地拉在一起。

“对他们,就像对自己的小孩一样”

2月5日,小宝入院第一天,当穿着白色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的颜会萍出现在隔离病房的时候,小宝吓得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们全副武装,就像外星人一样,小朋友难免害怕。”颜会萍笑了笑,“有时候还要给他们扎针。”

这是巴中市中心医院首次接收新冠肺炎儿童患者。面对两个小不点儿,医护人员没少花心思。

吃饭要给两个小朋友开小灶。“小朋友不能吃辣,每天都会叮嘱食堂,要注意营养搭配。”颜会萍说,医院的午餐是两荤两素一汤,晚餐基本上是三菜一汤。“会提前问小朋友爱吃什么,一般都是番茄炒蛋、炒肉丝、炖牛肉、炖猪蹄……”

入院后,小宝和哥哥跟着妈妈住在一个房间,隔离时间久了难免烦躁。听到孩子哭闹,颜会萍和护士们总会第一时间赶到。一进门,颜会萍就开启“妈妈”模式:“宝宝,乖幺儿,来阿姨看看啊……”有时候她还会把孩子抱在怀里,用手轻轻地拍拍,“带他们,真的像带自己的小孩一样。” 颜会萍也有两个儿子,大的12岁,小的7岁。

印象最深的是给小宝采集血标本。“娃娃看见针头就哭闹,他妈妈也着急,我就把他抱过来,用手拍拍他,好好地跟他沟通,告诉他阿姨要在哪里,要干什么,你呢,要听阿姨的话,弄完阿姨一会儿给你取好吃的。”等孩子情绪稳定后,颜会萍再给孩子扎针。“他虽然痛,虽然哭,但不会乱动,边采血边跟他说,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娃娃还是挺乖的。”

采完血后,颜会萍信守承诺,给孩子送来面包。“其他的零食不主张給小朋友吃,吃多了他就不怎么吃饭了。”

幸运的是,两个孩子属于轻症,主要以口服抗病毒药物为主,没有采取静脉治疗,不用经常扎针。“很多患者症状不严重,但心理压力大,我们更多是给予他们心理护理和人文关怀。”颜会萍说。

日夜陪伴后变化悄然发生。几天后,当颜会萍和同事再进病房时,小宝会轻声地叫她们“护士姐姐,护士阿姨。”

坚守28天,坚持不轮换

2月20日,是该院医护人员第二次轮换交接的日子。“一定要跟她做工作,让她去休息。”听说颜会萍又拒绝轮换时,巴中市中心医院业务副院长,巴中市中心医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领导小组副组长、治疗专家组组长罗光涛急了。

“我不换!”颜会萍斩钉截铁,“因为我对这里面很熟悉。刚开始来的时候,主任就让我在里面担任组长,如果再换一个人,他又要经过一段时间去熟悉,我觉得我状态还可以,就不要去换了。”

疫情发生后,有着16年党龄的颜会萍主动“请战”。1月23日,除夕的前一天,她接到任务,担任护理小组组长。1月27日,医院收治第一例确诊患者后,她再也没有回过家,下班后住在宾馆,并在当晚和同事剪短了头发。

“和病人朝夕相处害怕吗?”

“不害怕!没有时间去考虑会不会被感染,也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

“工作强度大吗?”

“也还好吧,能承受。” 颜会萍回答道。

护理人员实行四班倒,6小时一班,穿上防护服的这6小时内,他们不能喝水、吃饭、上厕所,要在病房间不停地穿梭:进入病房监测患者生命体征,给病房消毒,给患者用药……“上班之前尽量少喝水,没问题的。”

“没问题”是颜会萍常挂在嘴边的话,同事评价她“干事利落,做事靠谱,让人很放心”。虽然只有37岁,但同事们都叫她“老颜”。

“老颜”的确有更老的资历。2004年进入巴中市中心医院工作后,她已有16年的护理经历,轮转过多个科室,还在ICU病房从事过护理管理工作,如今是医院老年病中心的护士长。“这么多年,无论是轻症患者,还是重症患者,我都经历过。在老年病中心,更多的时候也像带小孩一样,要有耐心,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颜会萍说。

只是疫情期间,她好像有了一点强迫症。“比如做手卫生,反复做,反复做,生怕哪个地方漏掉了,哪个地方没有做到位,还有病房、仪器设备、病人用后物品的消毒处理,每天考虑更多的是这些问题。”

走上防疫一线,颜会萍没有太多时间顾及其他,和儿子们的联系也是两三天一次。 “没关系的,我就当作一次在外地的进修学习。家人对我的工作都很支持,我也想给儿子树立一个榜样。”颜会萍说。

2月9日,她收到了儿子写的信,7岁的小儿子在信里写道:“妈妈你真的很伟大,你用你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别人的生命。”颜会萍心里有点触动,“孩子还是能懂的。”

收到信时,颜会萍没掉眼泪,但第一批护理人员轮换离开的时候,她没忍住。“几个同事跟我拥抱了一下,刚开始我都没哭,因为他们先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