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毗邻地区的“飞地”成为疫情防控的“真空地带”,广元市朝天区在探索。

川报观察记者 燕巧

“对面亲人对不起,过年不能恭候你;等到疫情消灭尽,摆起席桌款待你……”

2月4日,一支特殊的志愿服务队正在朝天区中子镇蒿地村开展疫情防控的宣传工作。贴标语、做体检、写记录……队员们分工明确,配合默契,高音喇叭中播放的“土味科普”,也是由队员们根据当地民情共同创作。

为什么说它特殊?一是这15人全是党员;二是成员来自四川和陕西两个省,是一支名副其实的跨省服务队。而之所以有这支跨省服务队,还要从蒿地村特殊的地理位置说起。

蒿地村地处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与陕西宁强县西沟村毗邻,全村10个组有3个组与西沟村接壤。其中蒿地村3组四面被西沟村围绕,全组14户53人,只有一条名为转蒿路的路通往这里,成为朝天区留在陕西的一块“飞地”。

两村虽然分属两省,因为地界相邻,长期以来,两地语言相近,通婚等社会交往十分紧密。“我们吃水、用电都融合在一起,走路都是走一条转蒿路。”蒿地村村支书李继成说。

疫情发生后,李继成经常与西沟村村支书冯安军通电话问那边有没有感染的人。“地图虽然分省界,但疫情不分省界。”李继成说。

正月初三,疫情形势逐步紧张,蒿地村和西沟村决定成立联合志愿服务队,在两省交界的转蒿路设一个卡口,蒿地村10位党员、西沟村5位党员轮流值班,共同防疫。为过往的村民检测体温,宣传疫情防控的知识,以及劝返过年期间走亲戚串门的乡亲。

截至现在,两村联合志愿服务队共劝阻了12场农村宴席,其中蒿地村7场,西沟村5场。

而在朝天区与宁强县接壤的省际边界毗邻地区,除了蒿地村的这支联合志愿服务队,还有5支联合志愿服务队。

朝天区中子镇的黎明村与宁强县汉源街道的七盘关村,以潜溪河为界,河这边是黎明村,河那边是七盘关村,而京昆高速和108国道都穿过两村。

疫情发生后,两村迅速反应成立了一个10人的联合志愿服务队,黎明村7人,七盘关村3人。联合志愿服务队每天在两个村巡逻,阻止村民聚餐和打麻将,共同为隔离在家的人开展上门服务。

朝天区与宁强县作为省际边界地区,多个乡镇互相交叉,为了顺利开展工作,早在2014年,两地先后成立了4个川陕联合党支部,共同发展两地。

“疫情爆发后,为了避免边界地区出现防疫真空,强化省际边界地区防控工作的统筹协调,朝天区和宁强县党委政府开展党建携手,充分利用此前共建的4个联合党支部,成立5支联合志愿服务队,建立起省际边界防控联动机制,阻断疫情传播的省际通道。”朝天区组织部副部长廖平对记者表示。

除了联合党支部和联合志愿服务队,两地还在京昆高速中子出口等4个卡点联合设立临时党支部,组建边际地区毗邻村组的300余名党员、调解员、网格员参与到大联防中来。

截至目前,两地共劝阻了35场农村宴席,累计劝返边际流动人员1万余人次,目前未出现管控人员跨省流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