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

上海多家露营营地迎来客流高峰

在长兴岛郊野公园一大片绿地上

1200余个家庭帐篷几乎天天爆满

小红书站内国庆露营相关笔记发布量呈爆发式增长,同比增长1116%。携程发布的《2021年中秋假期旅游数据报告》显示,中秋小长假期间,露营产品订单量较今年端午假期增长近50%,GMV(网站成交金额)增长逾60%。

露营产业

似乎真的迎来黄金发展期

然而

当这股露营浪潮涌来时

与之相生的

也有对其是否会快速退去的隐忧

对于中国式露营产业而言

难以回避的一个问题是

它还能火多久?

精致露营火了

啥也不用准备直接“拎包入住”

“国庆营地的爆满,其实早有预估。”去年开始,从餐饮行业跨界而来的陈刚明显感到,露营这一原本专业化的活动正逐渐“破圈”,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

他所在的早安野宿,是较早进入城市露营领域的团队,为许多上海营友创造精致露营初体验,长兴岛郊野公园营地便由他们运营。

90后阿新曾被野生露营劝退过。“长时间的负重徒步加上几乎没有基础设施的野生营地,对没有经验的女生来说,实在是不小的挑战。”

精致露营为她打开了大门。原本专业性较强的户外活动“破圈”,购买“拎包入住”套餐后,仅背一个背包就能轻松参与。“帐篷已经搭好,装备可以租借,烧烤食材和炭火都有提供,穿个拖鞋就出门了。”

体验感因人而异。95后白领萌萌在营地度过两天一夜后,被成功“种草”,开始期待下一次活动。

“这里有撒欢奔跑的金毛和躲在主人裤管里的刺猬,吃着烤串的大叔和聊着未来的大学生。白天玩皮划艇、扔飞盘,晚上盘腿坐在草地上听小型演唱会,很美好。”

“白天玩皮划艇、扔飞盘,晚上盘腿坐在草地上听小型演唱会,很美好。”

有人则表示体验一次就够了。

“整体搭建的氛围感不错,但配套基础设施和预想有出入。淋浴设施数量较少,排队时间有点长。帐篷里有些潮湿闷热,隔音不太好,如果周围有人聊天,浅眠的人很难入睡。”玩家贝卡想去感受一下真正的露营,准备好一切,与三两好友一起体验自然与户外。

“不论人们对于露营产品的看法如何,目前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露营,它正成为一种潮流。”有八年露营经验的小红书用户@布鲁克Y_Camper从去年开始成为一名露营内容创作博主,目前运营着约500个家庭在内的露营社群。

放在2020年前,这样的热闹场景是从业人员难以想象的。原本,这是一个看似颇有距离感的行业,仅分专业玩家和非玩家。疫情发生后,不少市民无法出国游,中长途旅游也受到影响,周边游、自驾游随即走热。露营这样易获得、可分享、技术门槛不高的户外生活方式,开始流行。

最为直观的就是营地数量。“2019年时,中国只有不到50个营地,规格较好的,不足10个。现在,全国大概已有500个营地了。”业内人士介绍。

社交平台为这波热度添了一把火。比如小红书平台在“五一”的时候,注意到了这波发展态势,在暑期进行了大量的运营。到了中秋加“十一”假期,在自然增长的趋势和运营动作的合力之下,出现了一次大的爆发。

上海是精致露营的发源地之一

引领了露营潮流

“中国式露营由疫情催生,并走出一条既不同于欧美,也不同于日韩的独特路径。”布鲁克说。

单从露营装备就可见一斑。欧美追求是贴近自然的户外运动,甚至挑战身体的极限,功能性被放在第一位。而饱受地震等自然灾害的日本,更讲究体验和享受户外生活,抑或是学习基本生存技能,装备倾向于美观与实用兼具。

中国当下兴起的露营热,更多是偏向于体验式经济下的场景消费。“露营地有景观不错的绿地、发挥创意布置的帐篷、小型音乐会和电影、精美的食物等,就像另一种风格的便捷酒店,既能享受户外,也能满足社交需求。”

营地现场设置了各式各样的娱乐活动。

上海成为精致露营的发源地之一。从自然地理条件上看,佘山、淀山湖等部分区域具备打造优质露营地的潜力。

四月份筹备,六月份营地开业,麓场营地创始人小斐在热潮之下迅速入场。曾是一名境外定制游策划师的他,将营地选址在松江区一处生态园的湖心岛上。

“营地所在区域生态很不错,运营方自建了卫生间和淋浴房。在那里,可以看到白鹭、鸭、鹅、狗等动物,还有很多给小朋友准备的游玩项目。”布鲁克体验过后,在社交平台推荐了这处场地。

同时,他指出,对于专业级玩家来说,上海的原生态环境很难说有绝对优势。“绝大部分露营场地还是在公园草坪,或是海滩边上。其实,更有吸引力的体验是在山顶上,或是在林间,听虫鸣鸟叫,看浩瀚星空。”

麓场营地创始人小斐将营地选址在松江区一处生态园的湖心岛上。(布鲁克 摄)

但上海也有独特之处,这里的年轻人在新潮玩法上有更高的敏感度,审美水平也相对更高。对于新业态的快速反应,一定程度上引领了露营潮流。

“拎包入住”的营地体验已经不足为奇。早安野宿还把露营直接搬到市中心。人们可以在上海中心的花园露台上,看一场露营式露天电影,或在深夜已打烊的大型购物商场,来一场过夜体验。

“最开始,露营的关注度还不高。项目涉及到供电以及安全巡查等环节,协调花了不少时间。”以前,是早安野宿主动找场地谈合作,现在情况发生转变,更多的商业体主动找上门。“这样的活动是对商业体的品牌宣传与推广,同时,露营人群也能拉动夜间经济,投入和产出比是值得的。”

露营文化需要更好的引导

规范标准待完善

“现在的露营市场并没有到爆发点。”业内专家认为,目前的露营热更多地体现在大众认知层面的转变,具体表现为对露营的观望、好奇、渴望新鲜体验等心态,但还没有真正成为一种常态化的生活方式。

一个成熟的露营玩家至少要有5次露营体验。在用户沉淀的过程中,露营行业的服务质量和露营文化带动起到巩固用户的关键作用。

“目前国内营地的标准化配套还不完善,外置电源、饮用水源、垃圾收储、污水排放等都没有规范和标准。”老玩家大姜指出,“一次失败的露营体验,也许会将一名消费者彻底挡在门外”。

在新营地的开发与建设上,面临着类似问题。目前,麓场在松江的营地已经饱和,主理人小斐告诉记者,对新营地比较担忧的是政策的不明朗。“一方面是营地的标准化和安全性,另一方面是与自然环境能否和谐共处。如果是‘先开发再保护’模式,很有可能造成双输局面。例如,有些营地旁边可能是水源保护地,如果没有相关部门的政策指导,在开发上就会有所顾虑。”

消费者的环保理念也需同步提升。“山野不留痕是野外活动的重要原则。由于相关理念和知识不足,一些人在用火时不规范,对土地和植物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垃圾的不当处理,也会影响周边环境。”布鲁克希望在规范的引导下,让更多消费者自觉接受这个倡议,在享受户外活动的同时,要将对大自然的影响减至最低。

从露营“小白”到资深爱好者,营地还需分层打造,让合适的人去到对的地方。例如,入门级爱好者可能更适合基础设施配备齐全的城市近郊露营,中级玩家可以尝试较远的成熟营地,资深玩家则可以与安全员或者教练一起去“野地”,持续探索开发新的路线,为露营发掘更多新场景、新玩法。

目前,在社交媒体的带动下,相关内容博主开始出现泛化,许多非旅行品类的博主,如美食、时尚等博主开始尝试体验露营,从露营文化中衍生出的都市户外穿搭文化、户外运动文化、野外生存文化等,也逐渐走入消费者视野,场景内容带货成为常态。

不过,随着热度不断加码,商业资本快速涌入,与露营相关的内容产品开始出现表面化和同质化。“从营地到露营产品,从装备设计到帐篷布置,甚至到网上的攻略和笔记,很多是一模一样的。”山系文化创始人陈炫宇认为对露营文化的塑造十分重要,“潮流是会改变的,文化是会沉淀的”。

在他看来,露营走向大众的过程,是不同理解与思考逐渐碰撞的过程,露营文化需要更好的引导,更加贴合中国露营发展的特色创新。例如:怎样选择最合适的装备;怎么在轻负荷的情况下出片……

目前,陈炫宇正准备打造一套入门版装备,它包括一顶帐篷、两个凳子,一张桌子,一个拖箱,总价1000元以内,打开就是成套。无论在院子草坪,还是街角公园,都能享受清风阳光。

中国式露营

还能火多久?

露营的兴起,带动了上下产业链的同步发展。

今年上半年,帐篷产品销量增长迅速。主营户外运动产品的牧高笛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国内露营及周边市场需求增长带动公司自主品牌(MOBI GARDEN牧高笛)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6.53%。在装备之外,人们常会在营地开展多种多样的户外运动,比如飞盘、路亚等。露营人群带动了区域内人气,也拉动了当地的消费。

在长兴岛郊野公园,工作人员正在搭天幕。

从业者期盼着这样的热度持续,不过在消费场景下搭建的项目,面对潮来潮去,生命力究竟有多强?

有人并不看好,“目前大热的精致露营,属于被过度包装且流水线化的产品,体验过一次就够了。等疫情稳定,大家能自由出行,也许就走到头了。”

“国内露营现在处于膨胀期,和国外自然的露营方式还是有不小差异。特别是在环保理念上,还需要进一步提升,无痕露营才能长久。我相信这一产业会慢慢趋于理性。如果大家的学习能力足够强,假以时日会越来越完善。”布鲁克较为乐观。

在业内人士看来,培育用户是这个产业能否持续向前发展的关键。

早安露营正在做露营项目的细分,针对“小白”到资深玩家打造不一样的产品。“我们更希望将上海打造成一个模型或者标尺,成为潮流的引领。通过城市露营或者精致露营,吸引‘小白’入门。再经过逐步培养,让露营真正融入他们的生活。”

除了营地之外,早安野宿还建立了装备仓库对外出租及售卖,并且入驻上海新开业的商场开设第一家快闪店。“希望打造出露营全生态闭环,引导消费者慢慢深入这个行业。未来,我们也想与资深玩家合作,特别是当地熟悉地形和人文风貌的人,共同开发线路。”

“露营+”还可以为产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比如,绝大多数露营地建设在乡野之中,当城市居民为了体验露营来到营地时,常常会衍生出亲子活动、农家采摘等方面需求,一些营地会从当地村镇进行采购,雇佣工作人员,这可以为乡村振兴带来新增量;也能与音乐相适配。在参加了长兴岛国庆露营后,草莓音乐节团队提出,音乐节上也可以搭起帐篷,让乐友们不必在意时间,度过尽情享受音乐之美的夜晚。

“不管是行业标准还是用户习惯,露营还处于较为初级的阶段。至少还要一到两年,发展才会稳定下来。”小斐说。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作者:束涵 肖雅文

微信编辑:佳思敏

校对:泰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