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河

罪官落马,已不是新闻,而他们从哪里被“带走”,却是林林总总。比如说,有在会场被拿下的,上半截还在主席台上做廉政报告,不料茶歇片刻再回来,人没有了;又比如出外巡视,在收费口被擒取的,任他如何挣扎,终也只是落网。当然多的是在发号施令的大办公室,更多的还是在他的私邸豪宅,一觉没睡醒,就被“带走”啦!

然而最近的一则消息,却是说贪官在烧香拜佛途中被落网——江门市副市长梁许赞,因为“风声不好”,为避“灾祸突起”,驱车百里去寺庙求佛保佑,不料还没回到家,归途中就被“截获”了……

这就不免想起多年前另一名贪官的“被带走”,竟是在“高人”身边——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笃信鬼神,崇拜“高人”。出门公差,要那“高人”拨向算吉,提拔下属,要请该“高人”把关看相,省政府开常务会,因为高人一言“今日不宜出门”,丛副省长便暂居不出,告假不去。双规丛福奎,带走他时,你道他在哪里?就在那女“高人”膝前,乖乖地听她讲“破凶大法”,谁料法言未完,已经被带走了,还论什么“逢凶化吉”?

贪官多信鬼神,有的是为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因嫌乌纱小,便把神佛拜。比如原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因为听“大师”说他应当官拜副总理,所以高人一拨,他便拍板公路改道,更在万亩水库上造起一座大桥,以示“官运通达”;又如成都市委原书记李春城,因深觉“进步太慢”、仕途不畅,也是听“高人”指点,硬是以千万的公款,将祖坟迁到数百里之外,期待坟头上终于可以冒青烟……

但更多的贪官不信马列信鬼神,是为了“避祸”。他们贪贿巨大,作恶多端,自知罪孽深重,所以跪在佛前,甚至修庙塑金,妄求神佛保佑“平安过关”。其中一些贪官,连平时的虚假“虔诚”都没有,平日里从来不正眼看一眼我佛,到了“风声不好”,到了“灾祸突起”,就像前文所说梁副市长那样,赶紧去烧香,急匆匆地“临难抱佛脚”,把一切的一切寄于佛祖一身。作恶后的“避祸保平”,是贪官墨吏们求神拜佛、“笃信无疑”的底牌,他们哪里有一分平常信众的虔诚呢!

“信佛”的贪官,还有以“黑金”来侮辱佛祖的——重庆市国有大晟公司董事长田世荣,贪贿2400万,拿出一千万小头捐给菩萨,还在法庭上说是“做善事、行善举”,他的大把黑钱,分点给佛,以便到了东窗事发,要菩萨也来分担他的罪孽,这不是给佛脸上抹黑吗,这不是亵渎又是什么?汕头市委原书记黄志光,贪贿巨大,也是拿出区区100万以儿子的名义捐给海丰县寺庙用以建佛塑金身,结果又是在法庭之上,黄书记坚称是“功绩好事”,直到广东省高院二审明确此款属于受贿所得,捐庙并不改变其性质,这个罪官居然仍然心有不服,似乎佛没有帮他承担这个罪官一部分罪责啊!

“临难抱佛脚”,掀开了贪官“笃信”鬼神的骗局,而烧香途中即被抓获的细节,更说明了谁也救不了多行不义的罪吏——读一读他们从哪里被“带走”,不正是声声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