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也

连续两周每天多台手术后,大竹县人民医院杨文凯医生在回家途中的电梯内多次打呵欠,站着睡着了,继而摔倒两次,磕断两颗门牙,醒后被送到医院治疗,第二天,他回到工作岗位上。

杨医生爱岗敬业的精神令人敬佩,筋疲力尽的状态令人心疼,我们也希望他能够保重身体,尽量劳逸结合,保证休息和睡眠。这也再次从侧面暴露了我们现在的医疗行业普遍超负荷状态和医疗资源不足不均等问题。

医生是高级人才,通常要经过“5+3+X”年的培养,才能造就一名医生。如此不易的培养成才,放哪个医院不是视若珍宝。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又愿意这样超负荷地透支使用呢?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面对病人的到来,医院和医生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的。病人的病情拖不得,超过正常范畴,就只有牺牲医生的休息了。特别是在一些县级医院,各科室医生有限,一旦遇到某方面的病人一多,这领域的医生必然没日没夜地“连轴转”。如此时间一长,医生的健康怎么办,一旦累倒,岗位很难有人顶替,这对于医生、医院和病人来说,都是损失巨大。因此,必须在有限的医疗资源基层上,建立一种能够保证医务工作者休息的机制。无论几班到,6到10小时的睡眠时间要尽量保证,人不够就面向社会招人、钱不够就想方设法要钱。保持持续才能长久,对医生、医院和病人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