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徐登林

“这是我们县出台的‘奖勤罚懒文件’。”1月13日上午,在阿坝州阿坝县扶贫开发局局长赵林办公室,记者看到由阿坝县委办公室和阿坝县政府办公室联合发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工作的通知》。

赵林介绍,这份“奖勤罚懒文件”出台将近两年时间,没有一户受罚,“但却很管用。”他特别强调。

这从何说起?

年初议年底验治“懒病”

勇忠泽舟是阿坝县四洼乡党委副书记,2016年作为扶贫驻村干部来到了上四洼村,遇见了一位令他十分头疼的扶贫对象。

“他名叫迫尔吉,40岁,年富力强,但什么都不做,成天游手好闲,没老婆没亲人。”勇忠泽舟说,他多次上门商讨帮扶,对方死活不吭气。

迫尔吉这种叫真懒。勇忠泽舟还介绍了一种假懒——有些贫困户通过草场流转本来有收入,村上乡上都有记录,但当省州县考核人员问及收入情况,他们会谎称没这笔收入。“他们不想因脱贫失去扶贫补助。”勇忠泽舟说。

但无论是真懒还是假懒,对于该县如期全面完成脱贫任务,都形成巨大压力。

2018年初,阿坝县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工作的通知》,核心内容就是奖勤罚懒。

文件规定,每年初,驻村工作组召集建档立卡贫困户参加增收民主议定会,按照“人尽其力,物尽其用”原则,对劳动力如何促增收、完成多少增收任务进行议定。如果年终完不成任务,贫困户的村集体经济分红、光伏扶贫分红、兜底补助等将以当年脱贫标准为上限,超额部分不予兑现。相反,如果完成甚至超额完成议定任务,就有相应奖补。

赵林解释,“人尽其力”就是有劳动能力的要尽量劳动增收,“物尽其用”就是有草场和耕地等资源的,要么自主发展产业,要么流转,不能荒废。

为确保只治懒,不与国家政策冲突,该文件也明确,国家惠民政策涉及的农业综合补贴、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等资金补贴不纳入惩罚性减少范围。

无人受罚,但治“懒”增收两不误

当天,勇忠泽舟带着记者来到迫尔吉家。在村口的一片枯草地里,迫尔吉迎着太阳赶着一群山羊往山上去。“山羊已经由5只发展到9只了。”进屋在灶台旁坐下,迫尔吉就自豪地向勇忠泽舟汇报,一边为大家烧水倒茶。

迫尔吉现在这副勤劳持家的范儿,就是奖勤罚懒文件的效果。

结合迫尔吉自己的意愿,上四洼村盘羊子孙养殖合作社借给迫尔吉5只受孕山羊,养殖5年,产崽归迫尔吉所有。

有了发展门道和希望,迫尔吉不敢怠慢,不但自己悉心照料,还邀请邻村女青年谢拉旺么来帮忙,一来二往两人有了感情,后来结婚生子。

在扶贫干部帮助下,迫尔吉家通过D级危房改造项目,搬进了新家。谢拉旺么获得村上保洁员公益性岗位,每月有近700元收入。近两年,迫尔吉家荒废多年的7亩地也种上了青稞。2019年,迫尔吉还花1万元买回一台拖拉机。“一开春,我可以给村民耕地,每耕一亩就有50元的收入。”迫尔吉说。

“无论是不思劳动的真懒,还是瞒报收入的假懒,都会导致自己受到惩罚,而且会让干群不齿。”勇忠泽舟说,贫困户们现在都积极发展产业努力增收,瞒报收入的现象也基本杜绝。

文件出台后,阿坝县以“县级领导包乡镇、乡镇领导包村”的形式,确保每家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增收有门路,有增收潜力的资源变资产。“出台文件的初衷是为了解决懒病,增加贫困户收入,不是为了减少贫困户收入。”赵林说,两年下来,文件执行的结果与出台的初衷相吻合。

在奖勤罚懒文件推动下,两年间,阿坝县大春农作物总产量由40975吨增长到46169吨,牲畜总数由91.8331万头增长到113.4014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