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钟的

“光缆入地”固然能够改善人居环境,促进乡村文明进步,但采取一种明显违反法律的方式,则不啻为对文明的背离。

互联网时代,断网和断电断水一样让人不能忍受,何况是连续断网20天?这一幕,就真实地发生在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宝莲寺袁薛庄村。

到底为什么断网?谁造成了网络中断?经过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以后,事实逐渐清晰。安阳市通信发展管理办公室回应称,村委会工作人员坚持要求运营商使用预埋的光缆,并支付相关费用,在未经运营商允许情况下,擅自剪断正在使用的通信光缆。

2017年11月,袁薛庄村曾获评第五届全国文明村镇。据相关报道,此事起因也与“文明村”的称号有关,为了带头推进建设工作,袁薛庄村要求通信运营商必须完成光缆入地。袁薛庄村还为运营商做好预埋并穿好光缆,通信运营商如需使用,要出一定的租赁费用或一次性购置费用十几万元。

网络光缆要进村,必须走村委会预埋的线路,并且要支付不菲的费用,这番“强买强卖”的操作,自然让各大通信运营商不服气。而且,根据运营商的勘查,村委会提供的通信管道并不合规,无法满足改造要求。双方陷入僵局以后,村委会擅自将村内光缆剪断,至此,村内通信用户无法使用宽带,手机信号也逐渐减弱或消失。

村委会强行切断网络光缆,不仅直接侵犯了通信运营商的产权利益,更涉嫌违反国家有关通信法律。通信是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基础设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擅自改动或者迁移他人的电信线路及其他电信设施;遇有特殊情况必须改动或者迁移的,应当征得该电信设施产权人同意,由提出改动或者迁移要求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改动或者迁移所需费用,并赔偿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

“光缆入地”固然能够改善人居环境,促进乡村文明进步,但采取一种明显违反法律的方式,则不啻为对文明的背离。这番强行切断网络、逼迫运营商使用村委会自建光缆的操作,实在不是一个文明村应有的样子。

通信线路的建设是一门专业技术,面对通信改造升级的需求,尊重运营商的专业性是最起码的前提。村委会自行修建通信管路,是一种“草莽”行为。按照村委会的这番逻辑,是不是未来村内道路改造,可以收取“入村费”?电线、水管入村可以向电网公司、自来水公司要钱?如此狭隘的利益割据思维,实在不符合现代乡村充分融入当代社会的要求。

在互联网通信成为群众基本需求的今天,村委会与通信运营商“神仙打架”,最终伤害的还是普通村民的权益。此次事件一共影响4个村庄,500户左右用户,张薛庄村、袁薛庄村由于杆路损坏、光缆破坏严重,修复过程中遭到阻拦,断网长达20天。在此期间,人们熟悉的网络社交、娱乐、电商等各种应用都无法使用,相比光缆被破坏的经济损失,这笔群众感情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

在创建文明乡村的过程中,人民群众需要真正满足美好生活的文明状态,而不是片面的、形式上的“文明”。在推进光缆入地工作中,村委会工作人员的强硬姿态和不恰当的工作方法无疑令人担忧。经由此事,当地有关部门和村委会应当深刻反思:过去在哪些方面存在类似工作方法粗暴生硬的问题?某些外在“文明”形象的背后,是否埋藏着不文明甚至不合法的隐患?

通信权益无小事,人民群众的互联网服务由国家法律法规充分保障。作为“文明村”,不应该罔顾群众利益,而精于计算局部利益的“小九九”。此事造成的严重教训也提醒有关各方,推进光缆入地等乡村文明工程建设应循序渐进,在各方形成共识、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实施,而不宜为了推进“创文”盲目行事,为了结果而忽视过程的合法合规。否则,难免辜负群众期待,违背文明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