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吴晓铃    

几年前,歌手霍尊的一曲《卷珠帘》,被歌迷惊叹“此曲只应天上有”。霍尊的歌曲,也被誉为国风的最佳演绎。记者1月13日获悉,由成都永陵博物馆和成都联创众娱文化联合发展有限公司出品的国乐观念剧《伎乐·24》推出推广曲《二十四伎乐》,邀请到霍尊演出。霍尊用他迷人的唱腔,将“二十四伎乐”的故事和蜀国诗意徐徐到来,将音乐传奇再现在人们眼前,成为献给千年成都的歌。

成都自古以来,有着天然的“音乐基因”。晚唐五代的前蜀王朝,曾为这座城市留下丰富的诗词歌赋和音乐舞蹈艺术瑰宝,作为五代十国文化研究中心的成都永陵博物馆记录着这个时代的风雅。尤其是它的音乐历史文化,其浮雕于永陵石棺床腰部的《二十四伎乐图》,是迄今考古发现的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及前蜀宫廷乐队组合的文物遗存,它见证着成都成为“古代东方音乐之都”的辉煌时刻,同时也是“天府文化”的代言。

不少文人墨客留下对于古代蜀地的描写,成都音乐盛景也可从中可见一斑。而其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杜甫的《赠花卿》:“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成都是历史名城,从诗中可见,那时的音乐就发展得很好了。

《二十四伎乐》由联创众娱出品,崔恕作词,霍尊演唱:崔恕根据杜甫的《赠花卿》和成都永陵博物馆浮雕石刻“二十四伎乐”,将蜀国时期成都的歌舞盛景“白描”出来;霍尊用他特有的空灵而雍容的声线将“二十四伎乐”唤醒,让其在时光长河中闪亮光芒,难以企及却又触手可得。两人强强联手,用音乐讲述了千年蜀宫的浪漫传说。

成都永陵博物馆给崔恕留下很深的印象,他说“我们在那个年代(晚唐前蜀时期),音乐的发展已经在世界前列了,为此我研究了箜篌、琵琶等乐器,也研读那个年代的宮词,在歌中设定了一个跨越时代,回到古代的场景。所以《二十四伎乐》的音乐里既有弦乐元素,管乐元素、又有弹拨乐元素。”

《二十四伎乐》的曲子里用到大量真实乐器的声音,包括箜篌、琵琶、古筝、箫等等,同时也结合了不少西方的乐器。

谈到对于国乐观念剧《伎乐·24》的看法,崔恕说:“我很喜欢剧场这种表演形式。话剧、歌剧、音乐剧、舞剧都很喜欢,我觉得现场是最有魅力的。国乐观念剧是一个新鲜的概念,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

而对于霍尊而言,此次受联创邀请演唱《二十四伎乐》是新的音乐尝试:不仅是将传统和流行结合,从内容上说更是从文物中挖掘了故事,又结合了诗词,让文物有了温度,从博物馆里走了出来。《二十四伎乐》绵延悠长,别有韵味,这样的一首歌在结合了雅致韵律同时又还原了千年成都的音乐氛围,非常难得。虽然之前霍尊演唱过崔恕的《红颜劫》《等风来》两首作品,但这次对于两人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合作,而且非常开心,在崔恕看来,霍尊对音乐的触觉和领悟能力都非常好,他的唱腔也为这首歌增色不少。这样一首充满国风元素的歌曲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在他的印象里,成都是一座“好吃、好玩、好慢”的城市,除了成都的“安逸”,这里还有着“二十四伎乐”,是“最具代表性的国风音乐元素”。

成都,一直被吟诵,一直被传说,却一直需要有这么一首歌来述说她的绵延悠长的历史和音乐文化,这首歌要符合她包容大气的气质,又能再现天府之国的美景;要有风韵,又能被记忆和流传;要创新,亦需兼容古典和传承。《二十四伎乐》毋庸置疑的做到了。崔恕和霍尊让国乐变成高雅的“流量歌曲”,将传统和流行结合,让古老的音乐迸发出新的生机。

不疾不徐,婉转从容,霍尊用独特的嗓音唱响了诗意的音乐成都,别具古典韵味。看似缥缈,但却饱含深意,述说千年成都音乐历史,只在诗中出现的意境,便随着歌声,浮现在听者的脑海。

一首《二十四伎乐》让人意犹未尽,仿佛想要再看看“奏长歌 舞绫罗”“若此去天涯不相逢 伎乐随风吟颂”“箜篌琵琶 起风波”......想要再看看蜀王和“二十四伎乐”的传说。

1月14日,《二十四伎乐》国风单曲将全网上线。

1月19日,国乐观念《伎乐·24》将在四川大剧院正式公演。